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历史军事>扶风歌> 第三章 守战(上)

第三章 守战(上)

深夜。距离上一次战斗不过半个时辰,匈奴人再度鼓噪大进。

在密如飞蝗的箭雨掩护下,第一批的数百名胡人迅速逼近寨墙,把粗制的云梯架起。

上方的晋军用砖石砸将下来,顿时打翻了数十人。那些胡人坚忍之极,竟然丝毫不退,转眼间便从几个方向攀上城头,大砍大杀起来。晋军的阵脚为之一乱。

“胡狗们真不知死活!”薛彤嘿嘿冷笑着飞扑过去。他挥刀迅雷一击,破开两柄狼牙棒泼风般的防御劈入面前胡人的胸膛,又飞起一脚将尸体猛蹬下去。在这段寨墙下密密麻麻站满了匈奴战士,被尸体一撞,立刻滚倒了一大片。

身边的王巍奋力格开直刺来的长槊,咬牙道:“今天让他们见识爷爷的厉害!”话音未落,他忽然发出声痛呼,原来稍一走神,左胁被削去好大块皮肉、鲜血飞溅。但他趁此时机欺近身去,挥刀刺死了对手。

这个寨子虽然坚固,毕竟无法与那些大城相比,寨墙的阔度至多不过容二三人并行。双方便在狭窄的区域中展开了逐寸逐分的血战。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脚下便布满了双方士卒的尸体,淌出的鲜血把地都洇得湿滑了。

寨墙的左侧,陆遥带着他的百余名士卒守的甚为稳健。这些士卒大都使用长矛,往往以三四人为一组攻敌一人。胡人中纵有武艺高超之辈,但架不住晋军士卒们训练有素,手中长矛密如急雨般从几个方向连连刺杀,往往挡不了几下便惨叫一声,胸前、左右肋、下腹等处多了几个血洞。

而在另一侧,性格勇悍的薛彤冲杀在第一线,长刀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可是胡人踏着同伴的尸首抢上,依旧舍死忘生的猛攻,片刻间他身上就多了数道伤口。这短兵相接的近身格斗最是凶险,连续斩杀六名敌人后,薛彤只觉气力衰竭,不敢恋战,向后急退。恰在这时,一条满面虬髯的壮汉将掌中开山巨斧盘旋舞动得如车轮般猛冲上来,还未逼近,激起的劲风已然扑面。他手中的巨斧大如门扇、怕不有数十斤重,但此人挥舞起来恍如灯草,足见他定是身手绝伦的勇士。

薛彤认得此人乃是围攻城寨的胡人中最凶悍的数人之一,巨斧的锋刃上已不知染了多少弟兄的鲜血!他心知身后兵士绝没有人是这持斧大汉的对手,以巨斧这等重型兵器的杀伤力,万一被冲乱阵脚,损伤必然极其惨重。几个念头闪电般转过,薛彤双足发力蹬地,如同下山猛虎般反冲过去!

当的一声巨响,周围众人只觉耳中剧痛,原来是薛彤以单刀格挡巨斧,与那持斧大汉硬碰一招!这一下纯是力量比拼,没有半分投机取巧的余地。薛彤在空中一个滚翻落回原地,那大汉却飞跌出数尺开外,连五官都渗出血来。

这大汉名唤贺楼可,是部族中著名的勇武之士。他天生神力,能手格猛兽,更曾得异人传授武艺,不料却在薛彤手底吃了亏。

来自草原的健儿,有的是遇强愈强的韧劲。贺楼可稍一退后,旋即揉身再上,他的身躯壮硕如熊虎,动作却比猿猴更加快捷,刹那间挟带大股罡风飞扑而至。

当的又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响,两人互驳一招,各退三步。

薛彤喉间一股腥咸的味道冲向脑门,几乎喷出好大口血来。他毕竟后力不济,这一招却吃了大亏。

而贺楼可大吼连连,再度挥动巨斧而来,声威较方才更加猛烈!

薛彤心知万万接不下这一招,不禁暗叫苦也。

忽然间听得陆遥喝道:“薛兄我来助你!”只觉左肩一沉,空中裂风之声大作!

原来陆遥注意到了这一头的危急,急赶而来助战。因寨墙狭窄不容第三人,他纵身跃起,在薛彤肩头一点,舞动掌中丈六银枪,向贺楼可发起凌厉无匹的反攻!

陆遥在薛彤肩头借力,足足比贺楼可高出七尺有余。他掌中银枪更有神鬼莫测之机,漫天枪影居高临下袭来,便如天际落雷般直取贺楼可。

好个贺楼可,虽然此刻招式已然用老,他吐气开声,硬是将巨斧收回。但见火星四溅,金铁交鸣之声大作,陆遥的长枪连刺,却尽数被贺楼可拦了下来。陆遥微微冷笑,单足在薛彤肩头一点,腾空追射向贺楼可,手腕翻动间,尖锐的破风之声急剧响起。枪乃战阵之兵,本不适合在这近身肉搏中使用,但陆遥的枪法确有独到之处,纵横来去无不自如,贺楼可措手不及,一时间左支右绌,狼狈万分。

贺楼可再接数招,终于站立不住,趔趔趄趄地往后退去。恰在这时,一柄长剑如毒蛇般无声无息地刺入贺楼可的下腹。原来贺楼可全神贯注于抵挡攻势的当口,杨意悄然掩至,偷袭得手!

杨益虽是文官,剑术却相当了得。他心机甚深,始终避在士卒之间,直到此时才暴起发难,果然命中,不禁心中大喜。不料贺楼可浑身钢筋铁骨,受痛后肌肉立即紧绷,长剑刺入贺楼可腹肌一寸后再也无法深入,沿着腰侧斜斜划开。

“卑鄙!”贺楼可怒发如狂,纵声大吼,巨斧如泰山压顶般砍向杨益。杨益终究不是沙场上你死我活的武人,万万没有料到这胡人大汉竟然如此强横,刹那间竟似呆了。

眼看杨益就要被巨斧分作两片,又一道身影中宫直进,搂头盖脸地挥刀向贺楼可劈去。这一招攻敌所必救,原来是王巍拼着脊背挨了一刀,终于摆脱其他匈奴武士的纠缠及时赶到。

无奈之下,贺楼可挥动大斧迎向王巍,飞起一脚向杨益踢去。王巍武艺本来逊色,立刻被震飞出去,掌中刀弯作曲尺也似,持刀的右手虎口震裂鲜血淋漓。杨益更惨,贺楼可含怒奋力的一脚岂是他吃的消的,被踢出数丈来远,也不知断了多少跟肋骨,痛得死去活来。

贺楼可击退两人,却失了重心,踉跄地滚倒在地。几名晋军士卒眼看机不可失,挥舞刀剑向他猛扑过去。

“小心!”薛彤大呼。

但是已经晚了!下一个瞬间,残肢飞舞,血光暴现。沉重无匹的巨斧在白刃战中最能发挥威力。贺楼可浑身浴血,状如魔神。他掌中巨斧盘旋飞舞,每一击落下,必有一名士卒化作碎裂的肉块。

又是一名士卒奋不顾身地冲来,只见他脚步虚浮,显然武功低微。贺楼可狞笑一声,左手撑地将欲站起,右手巨斧贴地平砍,立刻将那士卒一条小腿生生剁下。

不料那士卒虽然重伤,但前扑的势子丝毫不减。他双臂张开,刹那已将贺楼可的右臂环抱结实,狂吼道:“弟兄们上啊!”

贺楼可猛抽手臂,急切间怎么也撕扯不开,于是挥起左拳便打。他本用左手支撑身体,这下又滚翻倒地。那士卒被他挥拳重击,自然是筋断骨折,但却拼尽了濒死前最后的潜力,无论如何也不松开双手,尤自嘶声大吼道:“弟兄们,上啊!”

锋芒一闪。

丈六长枪矫越如龙,破空而来。

贺楼可正想扭腰闪避,长枪已贯胸而入。

贺楼可满脸不信的神色,低头看了看正插在左胸心口部位的长枪,一尺有余的精钢枪尖已完全没入体内,鲜血沿着枪缨泉涌而出。

“南蛮子……”他低声咕哝了一句,双眼立刻失去了神采。

陆遥眼中凌厉的光芒一闪而逝,也不见他双手动作,长枪仿佛有生命般瞬间回到他的身侧。贺楼可失去生命的庞大身躯轰然瘫倒。

胡人的气焰顿时消褪,他们一时失去了再战的意愿,飞也似的退去了。

薛彤急奔向前,扶起那拼死抱住贺楼可的士卒,触手体温尚暖,却已经没有了呼吸。薛彤紧紧抱着他的尸体,慢慢跪倒在地。

脚步声响起,陆遥来到他身旁,低声道:“好汉子!”

薛彤点头:“好汉子!”

不远处,杨益挣扎了几回仍旧站不起身,只得仰天躺着,扭头去看扶着雉堞喘息不止的王巍:“王兄,多谢你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去你娘的。”王巍对他终是没有好脸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