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历史军事>扶风歌> 第十二章 伏牛寨(上)

第十二章 伏牛寨(上)

伏牛寨这个地名,在任何官方典籍、文书之中都不存在。然而对太行山中的化外之民来说,这是个声名如雷贯耳的地方。

太行山中共有不服朝廷管束的山寨二十一处,其中规模最大、最为繁荣的就是伏牛寨。伏牛寨位于上党郡南部,太行关和羊肠阪道之间,是几处不属于太行八陉的翻山小路汇集之处。数十年来,各种上不得台面的人物如私盐贩子、江洋大盗、绿林好汉、逃亡佃户等等在此聚散,又有种种行当如销赃、聚赌、带路偷越关卡之类以之为据点,久而久之,就有了伏牛寨这个朝廷弃民的渊薮。

远远望去,伏牛寨矗立在一座山峰顶端。这山峰高耸入云,四面陡峭,崖壁几乎呈直立状,两面是深不见底的山涧,唯有通过一条斗折蛇行的石梯才能登上去。在山峰的顶端是一片方圆数十亩大小的平地。平地上有许多屋宇,这些房子毫无规划可言,互相挤压堆叠着,令陆遥不由得想起前一世在电影中看到的里约热内卢贫民窟。

众人正待前进,道路两旁突然跃出一群人,手持铁铲、粪叉等农具拦住去路。这群人衣衫褴褛,个个都瘦的皮包骨头,眼神却极其凶恶,仿佛猛犬也似。

当先领路的护卫王德并不惊讶。他扬声道:“我等是张寨主的客人,前日里曾来拜访过。各位,还请放行。”

那些乡民脸色漠然,静默无语。其中为首的一个走上前来看了看王德,点点头,转身就走。其余人等紧随着他一哄而散,身影没入道路两旁的密林中,很快就不见了。既无阻拦,众人策马再行。前行约莫半里,地势渐渐高了起来,道路顺着地形左弯右绕,每隔十几丈就是一个转角。在道路两旁,零散分布着小块农田和一些屋子。

正赶路间,陆遥忽然带住马,侧过身去。一名青袍人双手抱肩而立,正冷眼向这里观看。此人身材高大肥胖,面相桀骜,满头乱发随风飘舞。发现陆遥看他以后,他并不回避,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依旧向着这边肆无忌惮地扫视。

王德从陆遥身边经过,淡然道:“陆将军不用理会他。这人是新近投靠伏牛寨的并州剧盗项飞,最是凶恶不过。”

“原来是他。”陆遥微微点头。早曾听说过这项飞的名头,此人乃是并州著名的盗匪头目,在并州南部诸郡为恶多年,手底下的人命少说也有百十来条。数年来,刺史府广发海捕文书,甚至曾一度调用官军抓捕,却也没奈何得了他。

既然王德发话,陆遥不欲多事。他一带缰绳,拨马追上其余众人。

又走了不多时,只见一名中年汉子从前面奔了过来,距离老远就连连作揖,高喊道:“贵客来了!在下有失远迎啊!”

裴郎君打了个眼色,王德立即迎了上去,拱手道:“张寨主。”

从乡民拦路验看到这张寨主迎接出来,前后不过半刻的时间而已,也不知是用什么渠道传递的信息。这伏牛寨虽是化外之地,布置却不简单,不能小觑了它。陆遥心中暗暗想着,打量起眼前这人。

张寨主皮肤黝黑,满面风霜,身上的粗布衣服还打了几个颜色不同的补丁,穿着像极了一个农夫。然而从走路的姿势、手和肩膀的细节上,可以看出此人绝对是一名经受过战争洗礼的强悍战士。

张寨主哈哈地笑道:“王先生客气了,张某不过是个迎来送往的管事而已,哪里当得寨主之称。”他压低嗓音问:“前日里刚从我这里出发,如何这般快就返回了?莫非有什么不妥?”

王德沉着脸:“匈奴大军逼近太行,沿途关隘难以通过。”

“各位都是贵人,所谓千金之体坐不垂堂,谨慎些好。”张寨主连连点头。他张望了一番其余人等,又问道:“老苏那些人在哪儿?怎么让你们自己回来了……”

“姓苏的那拨人,行到半路竟然想杀人越货。你们伏牛寨中人办事,都是这样的么?”王德顿时怒气勃发。

“怎会有这种事?”张寨主微微一惊。

王德怒哼一声:”怎会有这种事?张老儿,这话该我问你才对!”

“王先生莫恼。若那苏某果然如此肆意妄为,我伏牛寨规矩森严,绝容不得这等败类。我立刻禀报大寨主,擒拿苏某等人,重重处置!”

“无须劳烦大寨主。”王德摇头道:“苏老大以下十六人,已然尽数伏法。张寨主若是有心,不妨遣人去收尸。”

“……”张寨主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眼前这帮“贵客”是数日前来到伏牛寨的,其首领,即那名裴姓青年似乎与大寨主有旧,见面时厚赠金帛财物,十分慷慨。现在看来,他们不仅手面极大,手段之辣也算少有。

他想了想,此事还是交给大寨主去操心吧,索性顾左右而言他,谈起了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任凭王德不依不饶,连声指责伏牛寨办事不地道。

张寨主与王德说话,裴郎君等人只在后面站着,并不出声。张寨主是老江湖了,知道这队贵客自恃身份非常,无意与草莽中人结交,于是也不来攀谈。他与王德应和了几句,便赶紧抬手肃客而入。

此后的山路太过险崛,宽不过三尺的道路,左边是近乎直立的石壁,而右边就是云雾缭绕的深谷。很多地方实在无法开辟道路,便在石壁凿洞,往洞里插上木桩,再用木板横铺在桩上,形成栈道。人行其上,恍若行于天路。

众人俱都牵马挪步,步步惊心。小心翼翼地走了半个时辰,才登上伏牛寨。

在山下远看尚不觉得,登上峰顶四周眺望,只见一片苍苍茫茫的空旷天地,层云堆叠之下,青灰色的大山仿佛波涛滚滚,一直连接到远处的天际。而长河如练,穿行于壮阔群山之间,更增添了万千气象。

这两天众人在穷山深谷里穿行许久,抬眼望去都是山崖峭壁,到此时终觉霍然开朗。裴郎君叹道:“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此时方能体会先贤的胸怀气魄。”

张寨主沿途随行,前后照应着,这时也登了上来。大概是因为攀山辛苦,满脸的热汗。

虽然出了苏老大这桩意外之事,他依旧客气殷勤,将裴郎君等人一直带到了伏牛寨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座客栈。这客栈规模委实不小,三进三间,楼上楼下。客栈里的住客为数不少,他们划拳饮酒,大声叫嚷,甚是哄闹。

当然,裴郎君自不会住在这等腌臜地方。众人在张寨主引领下穿堂过屋,直抵一个幽静小院。小院位于山顶平台的边缘,院落的形制与通常不同,院门开于正南,房屋位于东、北两边,而西侧低矮院墙之外便是峭壁悬崖。凭栏远眺,可见一道瀑布从山巅飞洒而下,令人心旷神怡。房屋内的陈设虽不奢华,却收拾的一尘不染。院门处,六名青衣仆役束手而立,十分恭敬。

“各位贵客先安顿下来,休息休息腿脚。”张寨主笑容可掬地道:“大寨主稍后就到。”

听他这么说,裴郎君突然冷哼一声,自顾走进正屋里去。

眼看裴郎君神情不愉,王德的言语立刻严厉了三分:“张寨主,你休要总是打岔。你们伏牛寨的向导谋财害命,要不是我们警醒,险些出了大祸。此事非同小可,总得有人给出个交代来。”

张寨主苦着一张脸道:“王先生何必如此。我们伏牛寨哪里管得到那些山民?我们不过是做个中人,介绍你们两家相识而已……”

“嘿嘿,张寨主前日里还发些豪言,说什么伏牛寨在这千里太行山说一不二,跺跺脚山摇地动,此刻却推说管束不了山民,分明是敷衍!何况哪怕中人也少不得作保,你伏牛寨难道就敢说没有一点点责任?”王德大摇其头。

这话说的可就有些冲了,言下之意分明是伏牛寨浪得虚名,言而无信。张寨主顿时牛眼瞪起,打算反驳两句。

忽听院门照壁外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我来迟了,我来迟了!裴家……裴家郎君可千万莫要怪罪!”话声中,照壁后转出一名女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