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历史军事>扶风歌> 第八十一章 晋阳大战(十七)

第八十一章 晋阳大战(十七)

陆遥所承担的压力,远比他部下诸将所了解的更加沉重。

此次来犯匈奴大军总数约莫四万余。扣除分布在介休、祁县等地的几路人马以外,陆遥估计他们实际能用于主战场的兵力约莫两万八千。这个数量接近刘琨所率领的晋阳军主力三倍。越石公率部与其正面对抗,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昨日清晨,信使报来刘琨军令:晋阳军主力与汉王刘渊大军激战连场,双方死伤都极其惨重;因此,后方陆续集结起的兵力都会向隰城调动,不会再有援军派往祁县方面。祁县的战事,全由陆遥负责。

越石公竟然放心让陆遥这样的新晋将领承担一个战略方向的攻防,固然体现了他用人不疑的非凡气度;可对于陆遥而言,压力实在是很大——他必须依靠现有一千五百人不到的力量,抵挡匈奴五千余众。

匈奴大军强在兵力占优、普遍精锐程度也在晋军战士之上;弱点是他们越过晋军据守的介休北上,粮食补给很成问题,因而不利于久战。

与匈奴恰恰相反,晋军的弱点正是他们的兵力和战斗力。哪怕陆遥信心再足,也不会认为他部下的晋军拥有与胡人正面对撼的能力;但是晋军占据地利,他们依托昭馀祁东侧诸多高山密林、湖沼河流,坐拥碛山和竭方山两处要地,又扼守团柏谷隘口,形成了坚强的防线。

可是,匈奴人主力的转移,打破了过去几天里两军之间的微妙均势。不知道敌军的目标,就不可能针对性地组织防御。晋军原本所依靠的地利优势就此摇摇欲坠,使得战局陷入了极端险恶的局面。

匈奴人的目标是什么?晋军的两支部队在碛山、竭方山的防御都十分稳固,足可以抵挡五倍以上兵力的围攻,这一点不因浓雾而有所改变。因此,匈奴人趁着大雾转移,其目的不应该是碛山与竭方山的晋军。

那么,难道他们的目标是团柏谷?那更不现实。通往团柏谷的道路一共只有四条,除了山脚下经过的大路以外,三条小路崎岖难行,根本无法容纳大军穿越。更重要的是,四条道路全都在晋军的严密监视之下,匈奴人根本无法偷越。

既非碛山和竭方山,也不是团柏谷,那匈奴人的目标是什么?

匈奴人究竟意欲何为?他们现在会在哪里?他们下一步会做些什么?我军又应当如何应对?陆遥反复地推敲思考着,只觉得头痛欲裂,索性重又取了地图细看。

这份地图是军中常所用之物,但在陆遥看来,实在过于简略。诸多山川河流都只是寥寥几笔涂抹而过,其间的路途远近标注也多有谬误。陆遥索性唤来军中向导询问,自取了笔,先将有关地貌一一补齐在地图上。

祁县的地形东南高而西北低,山地、丘陵、平原、湖沼、河流皆有,地形复杂多变。此刻他所处的碛山就是祁县南部的诸多山峰之一。晋军的两支兵马分别驻扎在碛山和相对而立的竭方山,不止通往北方向的官道,另外三条可通行人的南北向小路也都在晋军俯瞰之下,堪称飞鸟难渡。

横贯祁县南北的官道从两山夹峙之间而过,通往祁县县城。县城里的居民早就尽数迁往晋阳,此刻只留下一座空城罢了。官道再往西北,则是重要隘口团柏谷。团柏谷以北是一马平川的原野,直达晋阳再无阻碍。

碛山下不远处是龙舟水,又名侯甲水。原本东西向的河道被碛山所阻,打了个弯往北流去,最终从群山之中奔涌而出,在碛山以北二十余里处的沼泽地带汇入汾水。

陆遥眉头紧皱。祁县乃是匈奴右部所在,因此他们对这里的地理是极清楚的。可陆遥在并州从军多年,军中又有本地人作为乡导,对祁县地形的了解也并不逊色于胡人。问题是,晋军据守的碛山和竭方山的确是要地,他实在想象不出胡人的主力转移到了何处。

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继续一笔笔地往地图上添写。

麓台山在碛山的南面,南距京陵十五里;北距碛山大约四十余里路程,若是走小路,还会更远一些。此山山形险峻,是祁县与武乡的分水岭。山中有一胡城谷,谷中汇集众多溪流成一河川,名唤胡谷水。胡谷水东流数十里,在祁县最东端的一个无名湖泽与洞涡水汇合,再转向西北,沿途斗折蛇行,最终在团柏谷以南汇入汾水。

画到这里,陆遥悚然一惊。

胡谷水!

胡谷水水量甚小,而且河道蜿蜒曲折,落差甚大,根本无法行舟,因此陆遥起初并未注意。但是……若胡人的将士们够狠够勇,他们便可以编木为筏,顺水漂流而下!这条河流虽然往东绕了极大的一圈,但一来在与洞涡水汇合处有个湖泊可供休整;二来下游的水量渐渐增加,足可承载大舟;三来,沿途更恰恰可以借复杂的地貌避过麓台山与碛山晋军的监视,直抵晋阳东南最后的要隘团柏谷!

没错,定是如此!胡人的主将石勒是河北马贼出身。这种险中求胜的用兵,不正符合马贼那种胆大妄为、火中取栗的路数么?果然是个狠角色!果然是个亡命之徒!

陆遥掷笔而起,大步迈出营帐,高声喝道:“传令下去,诸军整顿装备,半个时辰之内拔营!”

传令兵刚要退下,陆遥忽又喝道:“且慢!”

若石勒并未走胡谷水的水道呢?若是敌人只是借浓雾下山,寻一隐蔽的所在潜伏;我军自乱阵脚,岂不是反给了胡人可趁之机?陆遥完全可以想象,晋军离开碛山营地以后,如果遭到胡人的突击,那必然是惨败的局面!胡人将领石勒很有可能这么做,因为隐匿行藏、伺机毙敌的手段,不也是马贼最擅长的套路么?

又或者胡人最终并无行动呢?自己等于仅仅因一个猜测,就主动放弃了重要的战略据点碛山,导致胡人直接威逼团柏谷。这样重大的指挥疏漏,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陆遥皱紧了双眉,不由自主地在营帐前来回踱步。他反复地思量着敌人可能的动向,浑然不觉周身冒出了大汗,将几重衣物都湿透了。

“将军!将军!”

陆遥抬眼去看,只见沈劲、何云二人纵身下马,飞快地奔来。

“启禀将军,我等无能,未能发现胡人主力所在。”沈劲羞惭道。

陆遥打断沈劲的话语,急切地问道:“你们搜索麓台山附近地形,可曾注意到胡谷水左近有何异样?”

“呃……”沈劲一时语塞。他与何云对视一眼,犹疑地道:“倒并无什么特殊的地方。胡谷水南岸就是麓台山,胡人将水边整片的林地都砍倒了,因此视野甚是开阔,我等不敢过于迫近。”

“整片林地?”陆遥突然大声喝问,将沈劲吓了一跳。陆遥又凝重地问道:“你们仔细想想,他们砍伐林木,会不会是要编造木筏?”

沈劲眼前一亮,惊道:“很有可能!”

何云补充道:“我们在胡谷水的下游曾见到不少搁浅在岸边的零散木料……很有可能是他们编造木筏的余料!”

陆遥击掌喝道:“就是如此了!”

他心情振奋之极,大声道:“传我将令,立即整顿兵器、甲胄,其他辎重全部抛弃。全军自后山撤往龙舟水,然后登船去团柏谷!”

“登船?”匆匆赶来的薛彤惊讶道:“道明,你莫非是弄错了?往团柏谷去得走陆路!龙舟水不通往团柏谷啊?”

陆遥一把抓住薛彤,将他拉到大帐中的桌案前:“老薛,你来看!”

既然确定了胡人的动向,陆遥转瞬间就已想好了应对之策。敌人走胡谷水的水路奇袭团柏谷,固然隐蔽,速度却快不起来。胡谷水河道蜿蜒,先往东绕个大弯,再一路折向正北,路程不下百余里。纵使胡人天刚放明就出发,此刻也不过刚到半途。

晋军此刻出发,若是走陆路官道的话,经六十余里路程到团柏谷,山路起伏难行,哪怕强行军也需三个时辰。时间上勉强来得及,但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在团柏谷以南的野外与胡人撞个正着。胡人兵多且悍,野战为陆遥所不取也。

“故而,我们要走这条路!”陆遥在地图上重重一指。他方才已向乡导打探得清楚,龙舟水在碛山折弯以后,几乎笔直往北,直到约莫二十里外汇入昭馀祁。

昭馀祁乃是上古以来天下知名的大泽,近邬县者称为邬泽,祁县境内的称为祁薮,其周边又有无数连绵的湖沼,地形复杂之极。龙舟水河口的东侧是大片淤积的浅滩,而浅滩的另一边,就是源出象谷的象谷水。

象谷水在这一段与昭馀祁的连绵沼泽湿地几乎汇拢,随后却又一路往北,途经团柏谷的北口,最终在阳邑县汇入汾水。

这条路线,到团柏谷的路程至多五十里;更不要提龙舟水和象谷水都是河道开阔的大河,利于行船。而且之前为了防止胡人偷越龙舟水,晋军早就将上下游的渡船全都集中起来看管。计算船只数量,足够载下陆遥所部。其中虽然需要以人力拖曳,将船只从龙舟水移到象谷水中,可是有数百名将士齐上,并非什么难事。粗略估计行程,只需两个时辰便能绕到团柏谷以北,将将比胡人超前一步。

兵法如弈棋;纹屏上所争者无非先机,兵法亦如是。陆遥信心十足道:“胡人走水路,我们也走水路!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精神状态恢复了,但愿身体状态也尽快恢复,hoho。感谢各位读者老爷持续支持,继续求点击红票收藏啦!

另外感谢倪一、yy67382183、铁手無情几位朋友的捧场。谢谢倪一的鼓励,有生皆苦,日子还得过。谢谢yy67382183,给举人老爷请安。

/txt/139/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书趣阁_船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