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都市言情>我的女友是恶女> 第八十五章 给他多加两个蛋

第八十五章 给他多加两个蛋

北原秀次抬眼一看,发现前几天换了主的那家店面重新装修完了,几个工人正揭去装修用的防尘网,让整个店面露出了崭新面目。

挺大的样子,好像吞了左右两间店铺连成了一体,成了这条街上的巨无霸,明显实力雄厚,而装修的更是古典雅气十足——门脸顶上是一溜的黑檐灰瓦,还做过旧,看起来很有传统韵味。两个巨大的白灯笼上浓墨写着“酒”字,笔锋圆润,如同醇酒,被高高悬挂在门的两侧,看起来十分醒目气派。

猛然间看上去有种百年传统名店的感觉,历经了沧桑岁月而不倒,明显经过名家用心设计,也不惜工本下了大本钱。

北原秀次看了几眼后便带着雪里回了纯味屋,一进门就发现福泽家都在门口张望。掌柜福泽直隆面色有些严肃,而冬美那个小萝卜头直接黑了脸,有些恨恨的望着对面那家店,小声骂道:“这些家伙,为什么偏偏把店开在咱们斜对面?这里明明已经有居酒屋了,非要来抢生意吗?”

福泽直隆轻摇了摇头说道:“把店开在哪里是对方的自由,这没什么,一番町那么多酒吧也都生存下来了,有竞争对手没关系的,我们做好自己就行。”

他在开解大女儿,但冬美根本听不进耳朵里去,还是一副恨不能冲过去把对面烧了的表情——她们家主要收入就来自于这间居酒屋,以前在这条街上一家独大,就算各方面都普普通通也能混个七八成客满,而现在来了个更大的,生意肯定要受影响,依冬美那惜钱如命的本性不生气就怪了。

但她不想和父亲顶嘴,不过心里又不服,偷偷嘟囔道:“说得好轻巧,万一没生意一大家子吃什么?吃老本吗?”

福泽直隆没再说话,只是又看了两眼,径直回书房了。他走了春菜才开口说话,拿着手机对冬美说道:“大姐,对面是家连锁店。”

“连锁店?”冬美一把抢过手机细看,对了对网页上的标志再对了对对面的店名,发现还真是。北原秀次也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对方是从京都跑过来的,属于一个大型餐饮集团“ARA”的一分子,大概是版图扩张想进军关中市场,第一手棋挑的几个点里就有街对面,而福泽家也是倒霉,属于被大集团战略AOE扫到了,纯粹的祸从天降。

如果说关东的东京都是日本现代化的代表,那关西的京都就是日本传统守旧派的代表了,感觉起来搞日本传统餐饮行业的话,对面要真是京都来的那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不可小觑,关中本地名店都不一定是对手——关中这个词可能不怎么恰当,不过名古屋人喜欢这么称呼当地,实际上地缘关系他们离得关西更近,口音也略偏搞笑型的关西腔。

不过名古屋本地人既不喜欢关西人,觉得他们粗俗野蛮,也不喜欢关东人,觉得他们市侩狡猾,还是自己看起来品格高尚比较舒服,便强行自立了一派。

但关东关西不和也是属于日本传统了,名古屋夹在中间很受折磨——住在这里连电线插座都要分两组,一组用关东的电关东的插头规格,一组用关西的电关西的插头规格,闹心之极,而且无论是关东和关西两方,谁扩张势力都往名古屋挤。

冬美看了一会儿对方的官网,心虚了片刻后环视一众妹妹说道:“别怕,对方就算是大集团连锁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店面是自己家的,不用付租金,比他们成本更低,而且我们选材用料更精细,食客们不会轻易动摇的。”

有点道理,但问题是你们家主厨厨艺不行啊,味道普通就是用心了使了好材料又有什么蛋用?北原秀次心里嘀咕着但嘴上没说,冬美这小萝卜头是在安慰妹妹们稳定军心,属于长姐风范,就别给她添乱了——虽然她自己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有底气。

北原秀次听了两句就直接往藏书室去了,现在瞎猜也没用,回头看看对面经营的怎么样再说吧,万一客源不冲突不就白担心了——对面看起来挺高档的。

雪里从来都是听冬美的,见姐姐不在意就直接丢到脑后了,哈哈一笑:“今天学了一身汗,我要去洗澡!”说着便往楼道口走去。

冬美一把把她拉了回来,小声问道:“他有好好教你吗?”她当然得问问了,要是好好教了就继续给北原秀次吃肉,要是没好好教就改回去让他继续啃萝卜干喝豆腐汤。

雪里是个诚实的孩子,连连点头:“有好好教的,鞠躬尽瘁了。”说着还拎了拎手里的袋子,“还给了我好多笔记让我背。”

接着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请示道:“姐姐,我觉得他讲的我听得比较明白,容易获益良多,以后全让他给我补习吧?”

虽然都是学习,但她觉得北原秀次比姐姐强,至少不会动不动就暴怒起来用力打她的头。

冬美一口就拒绝了,“不行,每周补习半天还能说是帮忙,要是整天帮你补习咱们就得给他补习费了,我又不是不能教你,干嘛要花那个钱!”说着她看了看雪里手里的袋子,直接拿了过来,掏出了笔记翻看,准备瞧瞧北原秀次给了妹妹什么好东西。

她这一翻一看就有点入神了,喃喃道:“原来还有这种方法吗?我都没想到啊,他从哪里学来的?难怪比我总分高了二十几分,有偷偷去补习班?狡猾的家伙……”

雪里站在一边没听清,弯下腰也看向笔记,好奇问道:“姐姐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冬美用力把笔记合上,抿着小嘴转着黑漆漆的眼珠子开始犹豫起来——是遵循公平竞争原则堂堂正正打败他还是做点弊?

她考虑了三秒钟,实在是受不了能赢北原秀次的诱惑,把笔记回了袋子里对雪里说道:“回头我拿我的笔记给你先看着,他的我先检查检查有没有错误,免得你学错了。”

研究研究这小子怎么学的,这是知己知彼,不算作弊!她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但终究还是要点脸的,心里有些发虚,又转头对着去了厨房的春菜喊道:“春菜,除了煎肉排再多给他加两个蛋。”

最多就当自己也让他补习了几次好了,这叫忍辱负重。

她拎着装笔记的袋子直接回自己房间了,而雪里很无所谓。对她来说那些笔记就是写了些字画了些图表的废纸,自行去洗白白了——木瓜又粘在一起了,好难受。

雪里没那份脑子去告密,春菜倒是留了心,生怕最近已经关系缓和了的豪猪和刺猬又开始闹矛盾,影响了她的大战略,便在饭前特意抽空单独找到了北原秀次,对他说道:“姐姐说你辛苦了,给你煎了两个鸡蛋补一补。”

北原秀次哑然失笑:“没什么辛苦的,帮个小忙而已,不过多谢了。”

也不能说小萝卜头完全不懂事,自己帮了她妹妹她就给自己改善伙食,虽然不值钱但也算是有心了。

春菜微微躬身表示不敢当多谢两个字,很有礼貌,接着又委婉说道:“你给二姐的笔记大姐看到了,很感兴趣,能让她也看看吗?”

北原秀次正洗手呢,随口道:“看吧,这种小事不用问,这么客气干嘛!”

他可是从来没拿冬美当过竞争对手的,高看铃木乃希一眼也只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就输了。他不服,他也有好胜心——是男人就没几个没好胜心的,被人击败了当然要找回场子,直接认怂的人不可能有什么大出息。

至于冬美,她和自己的目标没冲突,又没赢过自己,那就无所谓了。冬美的目标是名古屋大,明显是想留在本地上大学好方便照顾家里这堆老的病的小的无脑的,而自己的目标就活泛多了,只要是顶级名校全在选择范围内,没必要非得和冬美较劲抢名额。

春菜对北原秀次好感度立刻+2,更觉得他为人很大气了,要是换了她大姐,那真是抢也得把笔记抢回来。她温柔的给北原秀次递了毛巾,静静说道:“谢谢你了!”

“好了,别总这么客气!”北原秀次擦了手后准备去吃工作餐。最近已经可以单独享受整块的肉了,今天还要加上蛋,不知道雪里考到及格了那小气鬼会不会端上整条带鱼籽的鲜鱼、炖好的小母鸡感谢自己。

啊,有点想得太美了,那小气鬼到时会过河拆桥才是真的。

一群人吃过饭后,冬美赶羊一样又赶着大家去干活,而今天刚好轮到雪里休假,她又给雪里布置了一堆作业,然后将她关在了公共活动室里,不做完不准她出来。

雪里哭着喊着要去端盘子,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没半点屁用。

北原秀次依旧给福泽直隆当着帮厨,发现竞争促使进步果然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福泽直隆明显今晚工作认真了许多,处处精益求精,百分之一百二的用心做料理,不过他当厨子也没天赋,加倍用了心食客们还是毫无反响,像是做了无用功一样。

北原秀次瞧了瞧自己的【厨艺LV8】,觉得自己当大厨估计现在就能比福泽直隆强点,但他没法开口——他当了大厨,那福泽直隆干什么?反过来给自己打下手?去端盘子倒酒?直接退休归隐养老?

这个中年男人身体极度虚弱,感觉和七十岁的老年人都有一拼了,但仍然每天咬着牙站在炉灶旁硬熬,应该就是为了这一家大大小小的孩子们。

这涉及到一个父亲的尊严,能不能抚养孩子直到孩子长大成人,北原秀次确实很难张口。

福泽直隆注意到了北原秀次的表情,以为他也在心浮气躁——他大女儿现在路过店门口总要不自觉看一眼对面,虽然对面明显刚装修完还没开业——笑道:“北原君,守住本心,做好自己。”

“我明白,福泽先生。”北原秀次收回了心思,重新专注于工作上。

他现在和福泽直隆接触多了,越来越觉得他不像日本人了,倒像个中国传统文人,难怪养出了一群假日本人女儿。

福泽直隆最崇拜的偶像是王文成公——他平时就这么叫的——其实就是王守仁,也就是阳明先生。

这个人自幼习武,年纪大了倒转职成心学信徒了,也算奇葩一个。而劝了北原秀次读了一些杂书修身养性后,发现他“自学”了汉语,更觉得他真是个少见的天才,没事就拉着他说说王守仁的事儿,给他讲讲大道理。

这人心态也老了,真的非常喜欢讲大道理。

而北原秀次也是醉了,他一个中国人跑到日本来听一个日本武夫讲中国明代的文人学说,这说出去也没人信啊!

他低下头,小刀一划熟练的破开鱼腹还顺便勾出了鱼内脏。行吧,老老实实打工顺便刷技能,万一生意不好了,等技能高了偷偷帮这老家伙一把,算是照顾阳明先生的徒子徒孙了。

当然,说是这么说,其实他现在在这儿薪水不错,吃得也好,还有附加福利藏书室,轻易不想挪窝。

想让他丢工作可没那么容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