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都市言情>我的女友是恶女>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远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远征

福冈市是日本第六大城市,也是九州最大的城市,人口约一百五十万,同时也是福冈县的县厅所在地——玉龙旗比赛就在这个城市的博多区举行。

新干线车厢里很安静,只是偶有轻咳细语。夏织夏纱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挤在一起小声嘻嘻哈哈自拍,春菜抱着一本食谱坐在她们旁边安静阅读,对面是闷不作声的雪里和冬美,两个人中间夹着秋太郎那个小屁孩——这是福泽家九州旅行团。

隔了过道,北原秀次身边坐着阳子,她正好奇的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北原秀次当然不放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也把她带上了,至于百次郎送到了宠物店临时寄放——这是北原家九州旅行团。

同行其他人就是正式比赛人员了,除了式岛姐弟、北原秀次和冬美外,还有女子队的三名成员:三年级的方汁利子,二年级的越智秀、高野南;以及男子队三名成员:一年级的内田雄马,二年级的长谷川继良、小由纪夫。

一共大大小小十六个人,其中比赛队员路费住宿伙食都有学校补贴,家属的话就只能由式岛姐弟自掏腰包了——北原秀次最近手头比较宽裕,准备自己和阳子的费用自己负担,也算给式岛律减轻压力。

式岛律为了帮姐姐圆梦,算是下了血本了。

“欧尼桑,那边冬美姐姐和雪里姐姐为什么不太高兴?”阳子这是第一次坐新干线,也就是高铁,和想像中的火车不太一样,很新鲜的看了半天,然后扯了扯北原秀次的衣袖轻声问道。

她性格略有些内向,比较怕生人,而且跟着北原秀次出来害怕因为带了自己而让其他人不太高兴。

北原秀次笑了笑,低头对她耳语道:“不用管她们,期末大考她们两个都考砸了。”

这会儿时间已经到了8月3日,暑假都开始了大半个星期了,期末大考+文化祭狂欢已经过去,而几天前学校把考试成绩发了邮件,结果福泽家又是一阵好闹。

雪里不用说,又跪了,蝉联三次年级倒数第一,不过平均分提高了8分,这让北原秀次略感安慰——好歹辅导还是有点用的,这要年级第二和第六联手辅导分数再下降了,他和冬美就得拿头去撞墙。

不过换句话说,年级第二和年级第六一起辅导都救不回雪里这个笨蛋,也是服了!

冬美也跪了,排名降到了年级十位,差两分就掉出了前十名,当时要不是雪里条件反射一个饿狗扑食接住了手机,她的手机早就摔了个四分五裂。

而北原秀次笑吟吟的很满意,他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年级一位的宝座,不过是和玲木乃希并列的——并列的也是第一,没毛病,反正是第一。

北原秀次在这边笑吟吟的一派轻松,冬美隔着过道看了他一眼,低着头心里依旧有些不舒服。这次成绩退步了一些她有心理准备,毕竟家里发生了那么多事,请了不少假,而且还在参加剑道比赛,学习时间和专注度确实受了不小的影响,但北原秀次也没比她轻松多少,也是忙得团团转,结果排名上升了?梦寐以求的一位宝座最终还是落到了他手里。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的智力难道真和他有差距?这家伙是老天爷专门派来气自己的?

雪里偷眼看了看姐姐的脸色,小心翼翼拿出了一根棒棒糖含在了嘴里——乘务员送的,本来只给小孩子的,防止孩子哭闹影响其他旅客休息,不过雪里用清澈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乘务员,结果乘务员情不自禁也给她分了一根。

唉,姐姐心情又不好了,最近要老实一点,不然又要挨打了。

…………

“阳子酱,喝酸奶。”

“阳子酱,吃零食。”

坐在北原秀次和阳子对面的是内田式岛这对好基友。式岛律就不说了,本来就是个很温柔的人,而内田雄马守着好朋友的妹妹也难得正经起来,不说H笑话了,还对阳子十分客气尊重。

阳子甜甜笑着道了谢,她是认得这两个人的,和式岛律一起看过内田雄马在棒球场内被人吊打,知道这是她欧尼桑的好朋友,不过她还是用眼睛询问了一下北原秀次,等北原秀次笑着点了点头才接过吃了起来。

内田雄马拿着旅游指南翻到一页乐呵呵问道:“比赛空闲时咱们去这里玩吧?”

北原秀次无语的看了一眼,是博多大游乐园的彩页介绍,提醒他道:“内田,咱们是去比赛,别的人才是去玩的,你别搞错了。”

内田雄马信心满满道:“咱们三个人联手肯定赢,比赛不用管那么多,好不容易去趟福冈了,怎么也要好好玩两天!”

接着他又犹豫起来,“不过你们说,万一咱们打响名号了,起个什么外号好呢?名古屋三剑士?大福三剑客?”他说着看了另一边的冬美一眼,像她一样被起个短腿虎什么的就不好了,前车之鉴啊,有没有必要先自己想一个响亮点的?

带着你我怕被人起个外号叫“关中三贱人”,这内田雄马是式岛律抓来顶数的,能替主将争取休息时间就够了,没指望他过关斩将。

北原秀次由着内田雄马那里闲扯,低头看了看阳子,而阳子拿着一根巧克力棒向上一送就塞在了他的嘴里,甜甜笑道:“欧尼桑也吃。”

北原秀次嚼着笑问道:“出远门还习惯吗,阳子?”

“感觉很好,欧尼桑!就是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车上会很吵的。”阳子这小可怜也没出过远门,她那个破国立小学组织春游秋游连区都不出,直奔附近公园。

北原秀次温言给她解释道:“吵的那种是普通火车,用机车牵引拖着车厢,而新干线上采用的是动力分散的运行方式,在每节车厢上都安装了电动驱动装置,所以才这么安静速度也这么快。你要喜欢普通火车过会儿我们也要坐的,到了越后我们还要换特急到高冈,然后我们再坐北陆本线的城市间际列车去福冈,那个有声音。”

有些麻烦,理论上是四个小时能到的,但没有直达,来回换线大概要花五个小时吧!

阳子见识比较少,有些不好意思的又问道:“特急是什么,欧尼桑?”

“就是优先级最高的列车,一路上自动控制中心会要求所有列车给它避道,很少减速跑得快。”北原秀次很有耐心的给阳子普及着常识,他这种人出远门是一定会提前看地图的,把沿路都研究一遍再动身。

“原来是这样啊!”阳子甜甜一笑,看着温声细语的北原秀次有些想挽住他的手臂,只是担心影响不太好,不过能和北原秀次一起出门旅行已经很开心了。

欧尼桑干什么都乐意带着自己,有人关心的感觉太好了!

而北原秀次和阳子随口闲聊着,抬眼一看式岛律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便出言安慰道:“阿律,别担心了,现在想输赢没意义。”

式岛律这段时间也在努力训练调整状态,精气神还不错,可能就是有点患得患失吧!闻言静了静心,不好意思道:“人生中第一次胜负欲这么强烈。”

阳子在旁边一攥小拳头,小声道:“加油!”

北原秀次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他坐五个小时的车可不是跑过住一晚第二天首轮淘汰就打道回府的,必然是要拼一拼尽最大努力混个奖回来——职业级别的剑士参加高中级别的比赛怎么也能混个五人敢斗吧?

众人就这么一路闲聊着,换线换车,最后终于到了福冈,而福冈的车站就在博多地区,也算是省了点力气。

冬美是所有人中最忙的,按排春菜抱着秋太郎,手里抓着夏织夏纱中的一个——这对双胞胎只要抓住其中一个,另一个就走不丢——脚下踢着雪里的屁股,和放羊一样赶着一群妹妹一起前进。

玉龙旗比赛这届参加队伍一共八百多支,其中男子队伍五百余支,女子队伍三百余支,外加报个人战的游兵散勇以及为大赛服务的志愿、工作人员,搞不好要破万人,更何况还有专门远道前来观战的观众、记者,顿时博多市民体育馆附近住宿极为紧张。

这次比赛是暑期,也是自愿参赛,没有监督教师跟来,一切都由式岛叶亲自操办、式岛律辅助,而一行人背着护具剑袋赶到了提前订好的旅馆,是条偏僻小街,而式岛叶远远一指道:“就是那里了。”

夏织夏纱一起捂住了小嘴,惊喜道:“大酒店吗?”哇,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地方,过会儿自拍两张放到推特上,这次真是来对了。

式岛律有些尴尬道:“不是那里,是街头的旅舍。”

众人一起走到近前,发现就是那种供出差人士放住的普通小旅馆,还比较破旧。式岛叶订了两个大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而式岛律给福泽家单独订了一间,由他付帐。

到这里大家就算是暂时分开了,比赛的去比赛,游玩的去游玩,式岛叶吩咐了一声让大家自己安置行李,又忙着去大赛组委会签名报道。明天就是开场仪式、抽签,当晚才开始正式比赛——没有预赛,该大会只接受有历史战绩的队伍,直接分成男女组开始一轮一轮淘汰。

北原秀次把阳子的行李送到了福泽家的房间,不放心的叮嘱冬美道:“帮我照看好阳子。”阳子也是家属之一,还是和福泽家住在一起比较合适,而且全是女孩子,就一个秋太郎也才三岁多点,应该不算男人,没什么不方便的。

总不能他要求式岛律给阳子单独订一个小套间吧,那不合适。

北原秀次帮冬美看了那么久的孩子了,现在轮到冬美帮他看孩子了,那是没二话,不过没好气道:“知道了,你说了七八遍了,不会让你妹妹受一点委屈的。”

而阳子怯生生站在一边,不过小鼻子微动,心中有些猜疑:“这位冬美姐姐不是和欧尼桑关系不好吗?不是应该把自己拜托给雪里姐姐吗?而且……冬美姐姐身上的味道有点熟悉,好像以前在哪里闻到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