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都市言情>我的女友是恶女> 第一百三十七章 庆功宴

第一百三十七章 庆功宴

强壮的男生抱着可爱俏皮的女生欢笑着旋转,裙角飞扬,落叶轻舞,银铃轻脆,柔情蜜意,那场景绝对可以称得上浪漫。但如果反过来,强壮的女生抱着帅气的男生拼命旋转,男生被离心力甩的双腿离地一脸惊恐,这场景……

北原秀次坐在出租车里还是觉得不妙,当时几十个记者在,百分百被拍照片了,这万一上了报纸会遗臭万年吧?

他决定回头专注提升一下力量,免得下次雪里再办这种鸟事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他一个男生天天锻炼身体,竟然还是拧不过雪里这个女生,被雪里拦腰一抱根本无法挣脱,这太令人难堪了,很伤男性自尊。

万幸雪里力气确实够大,甩着他转的像个风车一样也没脱了手,不然搞不好他现在就不是坐在出租车上,而是躺在救护车里了——当时脱了手他肯定得飞到观众席上。

比赛结束后他们又直接跑了,授旗颁奖是在玉龙旗比赛最后一天,暂时没了女子队什么事,而式岛叶心情激动之下要履行承诺,带着“首席功臣”雪里去吃鳗鱼饭,而且是请所有人,包括家属团。

这真是大出血了,这么多人加上雪里的恐怖饭量进了略高档点的鳗鱼专门店搞不好要二十万円起步,刷爆了式岛老爹的信用卡不至于,但回去挨骂估计也免不了。

不过式岛叶不在乎,今天她高兴,还特意找了一间当地最有名的鳗鱼专门店——日本人或许会在家里做寿司,但吃鳗鱼饭一定会去鳗鱼专门店,那玩意一般人做不了。

鳗鱼、寿司和天妇罗并称为“江户之味”,而这三种料理也出了三位在日本号称神级料理师的人物:鳗鱼之神金本兼次郎、寿司之神小野二郎、天妇罗之神早乙女哲哉。

由此可见这种料理受欢迎程度,也能看出鳗鱼饭的制作还是相当讲究的。

首先是选材,必须是真正的日本河鳗,最好还是天然的日本河鳗。比如金本兼次郎那种五代传承的名店就只用天然河鳗,但经常没货,所以一年下来倒有四五个月是关着大门的——日本河鳗已经被吃的快绝种了,很难捞得起来,养殖的话还只能捞野生鱼苗回来养,问题是野生鳗鱼苗也不好捞,所以产量极低,现在基本上一般店家都是用海鳗来充数了。

什么东西好吃又少,那价钱自然就像是坐了火箭一样直接上天。

本来在日本江户时代鳗鱼是粗鄙食物,下层人民直接烤了用手抓着猛吃。到了现代已经不行了,拿来盖饭已经贼贵,普通工薪阶层只有在重大日子为了犒劳自己才会去吃一次,成了奢侈品。

其次是制作工艺麻烦,做一份真正的鳗鱼饭讲的是现杀现烤,大约需要四十多分钟的时间,要经过生剖、串鱼、素烤、蒸、蒲烧五道工序,而每一步专门的制鳗师都需要修炼多年——杀鳗三年、串鳗八年、烤鳗一生。

比如杀鳗,需要活切才能美味,而怎么固定鳗鱼就是门学问,同时杀得慢了血流太多影响味道,杀得快了片的不均匀烤制时无法做到火候一致,生的生糊的糊,纯属浪费食材;

比如串鱼,手法要准,不能破坏鱼皮鱼肉,只能通过皮肉之间的脂肪层,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没练过的人串出来十分难看,一烤就七扭八歪;

比如素烤,鳗鱼油脂浓厚而肉嫩,怎么把油烤出来而肉不会焦也是有独特手法的。

其中讲究还是很多的,日本人可能是民族性的原因,格局较小很擅长在细节上下功夫,连杀条鱼都要分成关东派、关西派、四国土派、九州上派、北海道冻鱼派——名古屋也有鳗鱼饭,不过是在关西派上发展出来的,弄出了个鳗鱼三吃茶泡饭。

而区别嘛,比如关西和关东的区别就是切鱼从背下手还是从肚皮下手,关东必须切鱼背,大概是以前武士集团很忌讳“切腹”,认为不吉利。

在鳗鱼饭专门店里,所有料理技艺都是围绕着鳗鱼进行的,精益求精,一般料理屋、居酒屋根本比不了,所以轻易不敢提供鳗鱼饭——福泽直隆以前对鳗鱼连碰都不碰,知道拼不过这些好几代人专门研究怎么把鳗鱼做好吃了的店。

再次就是酱汁了,也就是鳗鱼的调味问题,怎么把鳗鱼的鱼骨及身上零碎熬成酱汁调味,每家店也都是有自己独门秘方,往往经历了数代人反复调整,仅花的时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这些北原秀次也早有耳闻,不过他虽然是个厨子却不怎么贪口舌之欲,没想过去尝尝,但能沾了雪里的光吃一次也是挺有兴趣的——夏天是吃鳗鱼最好的季节,号称“鳗鱼饭是日本夏天的风物诗”。

就是等的时间有些长,雪里有些焦燥不安,但也不敢催促,很担心影响了鳗鱼饭的味道,比赛都没这么紧张过。

北原秀次四处观望了一下,看这家店的装修觉得料理绝对不会便宜了,借着式岛叶去洗手间洗泪脸的时间小声提醒雪里道:“咱们尝尝味道就行了,别拼了命的吃。”他怕雪里吃上瘾了一口气把式岛叶吃成了破产户。

雪里惊讶道:“她说想吃多少都可以的。”她是个实在孩子,从来不知道客气。

内田雄马坐在旁边听到了,插嘴贱笑道:“没事,北原,阿律家很有钱的,他老爸是大福工业的高级干部,一顿饭吃不穷他们。”

北原秀次看了他一眼,笑问道:“你老爸也在大福工业工作?”

他觉得也八九不离十,私立大福学园就是大福工业集团开的,估计初衷就是想给集团子弟提供一个良好的就学环境,好提高员工的归属感,算是福利待遇。

内田雄马从不在意个人稳私这东西,随口道:“没错,我老爸和阿律老爸是同期,不过我老爸混的不行,哪天被踢到海外去都有可能。”

北原秀次有点明白了,原来你和式岛律还勉强算是世交啊,长辈都是同事兼朋友,难怪你们从幼稚园到高中都混在一个学校,不过你们总分到一班也算是超级有缘份了。

不过他环顾了一下长条桌这十几个人,又好奇问道:“这里还有谁家里的父母也在大福工业工作?”

内田雄马扫了一眼,“高野学姐、方汁学姐、长谷川学长都是,还有那个小由纪夫。”

北原秀次默算了一下,一开始准备参赛的十个人中就有七个人长辈是在大福工业工作。不过也算是正常吧,大福工业集团直属的员工就有七八千人,加上关联企业搞不好能凑两三万人,算是关中地区新兴的霸主之一,孩子多也能理解。

内田雄马看见了小由纪夫不由有些发狠,这两天小由纪夫没少怼他们这个一年级三人组,住在一个屋里连早上刷牙都要教训两句,还总支使他们三个跑腿,不由咬牙切齿道:“北原,咱们找机会收拾一下小由那混蛋吧?”

他不是想打人,打前辈在学校里容易被集体敌视,他一般报复别人就靠传八卦散布谣言——现在全年级没有不知道冬美是个大骗子,身高根本没有一米五的。

北原秀次也觉得小由纪夫让人很不爽,总是无事生非,不过现在不是搞内讧的时候,笑道:“等开了学再说吧!”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又问道:“小由纪夫家里和你们家、阿律家里没交情吧?”

“没有,他老爹和我老爹、阿律老爹不是一派的,关系相当差。”

北原秀次秒懂,财团里面也是大山头下面有小山头,派系林立绝非和和睦睦,内斗相当激烈,不时有人被发配到荒山野岭——内田和式岛两家应该是同一派系互相扶持的关系,这小由家就是敌对派系了,最起码关系不融洽。

他们正在那里闲聊着,而式岛叶回来了,她这会儿心情由激动转为了亢奋,一举果汁就叫道:“为了胜利,干杯!”

众人一起举杯沾了沾唇,而式岛叶一饮而尽——也就是店里不肯卖酒给他们,不然今天式岛叶这精神头能喝个烂醉。

式岛叶是在洗手间里洗了N把脸才终于相信社团有了一个冠军了,而且还有人破了纪录,这真是喜上加喜了,用力拍打着首席功臣雪里的背认真说道:“雪里酱,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雪里摸了摸头乐呵呵地说道:“不辛苦,以后有事再叫我,我肯定还会好好干活的。”

方汁利子也举着果汁杯子柔声说道:“雪里酱,谢谢你了!”

她其实才是最幸运的,在观众席上坐了两天就混了一个冠军——雪里是用的替补选手的名额,方汁利子受伤了也还是队伍的一员,她才是标准的什么也没干就混了个荣誉,别人至少一回战还都上过场。

越智秀和高野南也都很高兴,根本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也跟着一起举杯,就冬美不太开心——赢了是不错,但她希望是她拼命奋战赢得冠军,而不是坐在那里看戏。

雪里连忙也举起了杯,乖乖说道:“方汁姐姐是因为我受的伤,我难辞其那个什么,必须承担责任,还好没有输,不然我真是无颜面见江北父老了。”

方汁利子一时卡了壳,接不太了话了,而北原秀次好心提示道:“她指的是名古屋的富江,咱们学校在富江以北。”

方汁利子明白了,而式岛叶现在很护着雪里,直接说道:“雪里酱,利子受伤的事和你无关!利子,这笔帐我回去会找北条那个烂人清算的,一定给你个交待!”

方汁利子性格很柔顺,微笑道:“部长,算了,都过去了。”

“我心里有数!”式岛叶性格也很坚毅,估计在学校也不是好欺负的货色,心里自有打算,也不想多提北条铃,而且目前对方确实已经退房走人了,转而笑道:“鳗鱼饭来了,大家开动吧!”

雪里期盼已久了,而大碗被摆到了她的面前,她仔细看了一眼激动道:“三层的?”烤制好的鳗鱼片一层叠一层,浓香四溢,米饭反而是陪衬了。

她一开始根本没敢想能放开肚皮吃鳗鱼,只要能盖住碗再浇上酱汁她就满足了。一层就很开心了,双层是意外惊喜,三层有点不敢信了。

式岛叶温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笑道:“快吃吧!”她真的好喜欢雪里,性格也好还有才能,要是能用那个倒霉弟弟换这么个可爱妹妹,她愿意再倒贴福泽家一千万円。

“我开动了!”雪里轻拍了拍双手就夹起了一块酱汁浓厚的鳗鱼小小咬了一口,片刻后整张脸上全是幸福,欢快叫道:“比我想像中好吃!”

接着她转头对北原秀次道:“秀次,以后咱们也自己做鳗鱼吃吧!”

北原秀次也正品尝呢,觉得这家店号称百年老店估计不是骗人的,做鳗鱼确实有一手,没有半点鱼腥气,大概是先把鳗鱼空腹养了一两天,然后白烧后再清蒸,最后才刷酱烤的,而且各方面火候都把握的极好,明显经过了反复试验——吃到嘴里肥而不腻,十分绵软,入口即化,只留满嘴浓香。

要算厨艺等级,起步也要LV10,确实是数代的积累现于一刻的终极体现。

北原秀次正考虑这家店要是开在纯味屋隔壁,自己要是没有那几个厨艺的附属神经病技能干不干的过,听到雪里满含期盼的话冲她笑了笑——吃这一顿就行了,就别做白日梦了,你姐那抠熊样儿不可能允许大家在家里吃鳗鱼,吃个肉包子她都要嘀嘀咕咕的。

不过他还是存了坏心眼想把人家的百年秘方吃出来,但细品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可能,鬼知道中间环节人家加了什么。

他放弃了,转头看了看阳子,发现阳子在家属桌那里被夏织夏纱夹着也正吃得香甜,而阳子很敏感的注意到了北原秀次在看她,立刻抬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出来玩还是很开心的,交到了朋友还能吃到好吃的,剑道比赛也挺好看。

这拿了冠军心情都愉快,众人都吃得很欢,不停说笑,而内田雄马一边吃着一边向式岛叶贱笑问道:“部长,女子队拿了冠军你请客吃鳗鱼饭,那我们男子队要是也赢了你请客干什么?”

式岛叶现在已经知足了,她脑洞再大也不敢想今年冠军都是自家的,不过她现在心情非常好,看内田雄马这总教坏了弟弟的混蛋也顺眼了不少,轻笑道:“你们好好打就行了,万一真赢了我请大家在博多玩两天,费用全算我的。”

内田雄马惊喜道:“真的吗?”他就是随口问问,开玩笑的意思居多,真没想到式岛叶会这么大方。

“真的!”式岛叶随口就应下了,就算男子队真赢了她最多把卡刷爆了回去被禁足,为此换个冠军那绝对值得。

北原秀次抬头看了看式岛叶,觉得她现在精神可能亢奋过头了,属于没喝酒就自然醉的那种,而内田雄马转头就对北原秀次认真说道:“北原,你要加油,能不能去博多大游乐园住两天,我可就全指望你了,拜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