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1)

书名:告白偏差值

作者:林子律

文案:

网游恩怨一线牵,撩错对象也是缘。

《网恋掉马后被高冷学长盯上了》《清纯男大学生为何反复社死》

为了丰厚奖励,康辞在网游系统里绑定了一个表面对象。

虽然说好结束后就一拍两散,可朝夕相处,两人之间逐渐产生了微妙的火花。顺带,康辞偶尔跟对方吐槽班里新来的助教学长:恶劣,无趣,变态,而且情商特低。

总结:是个傻X。

网恋对象:哈哈。

眼看美好的网恋即将修成正果,某天,康辞突然发现处处针对他的冰山助教电脑桌面是一张熟悉的游戏截图?老婆竟在我身边?那我当着他面说的坏话能撤回吗

康辞:我这周末要生病,面基的事就改

陆朝南:今天吧。

康辞:?

陆朝南:五分钟后你宿舍,不见不散:)

陆朝(zhao)南x康辞

闷骚直球博士学长x稳中带皮大二学弟

1.年上,1V1,披着键盘网游皮的校园恋爱,轻松不虐

2.网游部分参考多个RPG游戏瞎捏的,有私设,玩女号的是攻(高亮)

标签:网游、小甜饼、校园、HE

第1章 不太顺眼

十月,黄金周假期结束的返校日,连续不断的清脆铃声打破了昏沉睡意,宣告着早八点的课即将开始。

虹大明德楼历史悠久,遗传自上世纪中期的红砖外观与内部工艺繁复的木质楼梯极具设计感,向来是虹市最受欢迎的复古风网红打卡地之一。可现在,这些楼梯和曲折走廊却成了通往教室的障碍。

上课铃响过好一会儿了,还在走廊上晃荡的要么是来得早进教室自习,要么纯属路过,都走得优哉游哉。于是,为数不多的个人焦虑就非常显眼

让一让!借过!谢谢!

穿运动服的男孩花蝴蝶似的穿过人群,背着包,三步并作两步地踏上最后一层台阶,像一颗子弹冲向走廊尽头的小教室。

还没靠近,先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穿透墙壁钻入耳朵。

康辞?

那声音清而亮,尾音还带着点令人耳蜗发麻的磁性,没怎么用力但足够听清了。大约没有得到回答,那人便又懒散地提高了两三分贝音量:

康辞?

穿运动装的男生脚下一顿,疾冲过去时差点跌到,但也人未到声先至地几乎喊破嗓子:

到!康辞到了到了到了!

清朗声音吸引所有人注意,教室中,大家整齐地看向门口迟到的男生。

他顶着一头深棕微卷的头发,因为奔跑现在乱得像个鸟窝。男生的长相天生就讨人喜欢,皮肤白,有小狗似的无辜的圆眼睛,眼角略微下垂。这时皮肤泛着健康的粉红,额角一层细密汗珠亮晶晶的,平添运动感。

男生挠挠头发,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举起一只手:我就是康辞说着调整呼吸,抬起头时看见讲台上的陌生男人,一愣。

诶?怎么是男的我没走错吧?康辞退回教室外确认门牌号,501,是这教室啊。那个老师,你

陌生男人捧着名册,眉角一扬:怎么?

我康辞为难地说,我记得顾青教授明明是女老师

教室里传来几声哄笑,夹杂着几声代课学长之类的说词,康辞听不清,还在迷惑,余光瞥见前排扎着马尾的女同学朝他拼命使眼色。康辞接到暗示,莫名地望向讲台,前两次上课见过的的中年女人正坐在那儿,赫然才是本门任课教授。

康辞脑子里嗡地一声。

闹笑话了,意识到这一点时康辞的脸更热,他立刻朝男人鞠了个90度的躬: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我

迟到了就少说几句。身形颀长的男人戳在讲台边,满脸好整以暇,仿佛刚才看了一台热闹的独角戏,话这么多,要不这节课你来讲?

康辞:啊这,老师,我

还没求饶,那年轻男人收敛了似有似无的笑意,冷起一张五官端正的脸:康辞是吧?你迟到超过十分钟且错过了课前作业答疑环节。按学校的管理条例和学院规定,这节课应该给你记缺勤,有意见走流程填申诉表,没问题就去坐好上课了。

康辞:

明明对方只重复了学校规定并无任何言重,他却瞬间红透了脸,甚至前所未有地开始羞愧。已经不是小学生,迟到这种事换做平时也不会太往心里去了,但是现在同学们各不相同的的视线落在身上,突然重若千钧。

被那人目光审视着,就像这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而他甚至不知道这是谁!

康辞的两条腿仿佛灌了铅,拎着书包戳在原地,后背一层热汗。

好了,也没正式开始。到底是课程的正牌教授顾青起身打了圆场,康辞,下次多注意,啊?迟到就不给你记了,快回座位。

前排,有个戴眼镜的男生听说,小声地阴阳怪气:嚯,少爷。

换作平时康辞肯定非要跟他计较一番,但今天他什么心情都没有,只朝女教授鞠了一躬,嗫嚅着说谢谢顾老师,随后飞快地回座位了。

靠窗倒数第二排,室友黄家新已经给他占好了风水宝地。

康辞抱着书包,胡乱拿出课本往桌面一堆。

其实就迟了那么两分钟,放在过去,他根本不会太难受。可现在,康辞心里的小人儿活像被曾经视而不见的门槛绊倒,摔了一跤,随后撒泼打滚地闷在心里哇哇大哭。

废话,都读大学了,一堂专业课因为迟到被当众批评下不来台

这福气给谁都不想要吧。

算了算了,也是有错在先。

康辞自认倒霉地看向讲台,那个白衬衫西装裤的男人居然还站在原地,把一本花名册翻出了民法典的架势,继续挨个点名。

眉心微皱,康辞戳戳身边的室友:小新,顾老师不上课?这人谁啊?

黄家新正埋头看笔记,闻言用笔尖一指白板右侧三个大字。康辞循迹而去,眉头一皱,小声地念:什么陆陆朝(chao)南?

朝阳的朝,不是朝向的朝。黄家新纠正他念错的多音字,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专程强调了的顾老师的学生,这学期咱们的助教。

康辞一撇嘴:助教又不能上课,也这么拽?

黄家新呵呵一笑:你知道他是谁吗?

康辞:不就是个研究生么

错,博士!黄家新压低声音,而且什么叫就是个研究生,你这态度就不端正。

康辞无言以对:行,我错了,他什么来头?

黄家新装模作样一扶眼镜:顾老师今天介绍了,陆学长和别人可不一样,刚从国外回来就被招进了顾老师的课题组,据说学术能力在课题组里是这个。他比了个大拇指,随后感慨,哎,但这学霸看着就不太好相处!可惜咱们之前那个助教学姐有求必应人美心善,我现在还真想她

等下,刚回国?康辞抓住了重点,他在国外哪儿读研究生?

黄家新:不清楚,但是重要吗?不重要。人家才博二已经发了两篇C刊了康康你记得不,咱们学校博士毕业是不是也就要求两篇来着?

掰下黄家新伸出的两根指头,康辞估算了一下论文含金量,再看向讲台边那人,目光顿时变得复杂。

四分敬佩,三分惊讶,两分记仇,还有一分看怪物的疑惑。

学霸不去做研究跑来当助教?

图什么,上课点别人名再冷嘲热讽的快感吗?

咦,好变态。

但黄家新的情报大大增加了康辞对陆朝南的好奇,他不由得抬起头,仔细打量那人。

十月的虹市暑热未退,陆朝南穿一件低立领的白衬衫,浅灰色西裤,都是偏休闲的款,衬衫扣子被一丝不苟地系到了最上面。大约教室里有点儿闷,袖口略微挽起,露出左腕上一支样式简约的男士手表。

长得不能说不好,窄而薄的单眼皮,眼尾略挑,目光有神,高鼻梁,一双仰月唇。分明是略显轻浮的长相,被他周身的沉稳与漠然一压,竟然意外地平衡了。西裤衬衫的搭配在他身上并不显老气,反而有几分青春感,配上冷淡清高的书卷气质

饶是刚才有所过节,康辞也别别扭扭地承认:长得真像个人哈。

那可不!我们班女生刚差点疯了,这气质,外形,再加上这镀金的简历黄家新叹了一声,恐怕全研究生院也难找出第二个了。

康辞嘁了声:有用吗?脾气这么臭肯定注孤生。

黄家新:

精神胜利法扳回一城,康辞心情总算收拾得差不多。

说话间点名结束,助教还不能讲课,陆朝南又翻回花名册第一页,按老师的要求开始检查上周布置的小作业这门课雷打不动的规矩,每周都要写一个当周时评与专业知识相结合的演讲稿,再在课前大家一起讨论。

黄家新终于想起来关心康辞:对了,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不是说昨晚要回宿舍吗?

闻言康辞五官皱在一起正要大吐苦水,讲台突然传来一个冷清的声音:康辞。

他条件反射地猛站起身:到?

衬衫笔挺的学长礼貌而虚假地对他弯了弯眼角: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说说?

康辞:

还以为这事就算完了呢。

因为顾青教授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康辞几乎从不准备小作业,万一中招都靠临场发挥,左右这个作业也不太占平时分。但这次对方既然给了台阶,康辞也不是不懂事,知道陆朝南八成为了让他挽回点面子避免被记缺勤还算有点良心了。

稍一思索,康辞想,任课老师温柔,同学早习惯了自己得过且过的德行,再说也不会比刚才更丢脸了,区区助教,难不成还敢让他挂科吗?

而且这多简单呢!

立刻胡编乱造,试图熟练地蒙混过关。

康辞用了五秒钟想到周一全网推送的一起特大交通事故,凭借记忆力简单阐述了经过,结合专业知识敷衍地做了个简单的分析。

同学配合地鼓掌,康辞笑笑,刚准备坐下,陆朝南斜倚着讲台把他叫停了。

康辞:还有什么事啊学长?

陆朝南看着康辞,一双幽深又薄情的眼中古井般波澜不惊,隐约透出不满:法律关系没错,责任主体和分配也没毛病。但这些都属于一年级的教学内容,你现在大二了,是不想展开探讨还是思辨能力还停留在刚入学?

一开始康辞还有些不甚在意,可随着对方言辞越发锐利,他的脸渐渐有些发红。等陆朝南最后一句重话说完,教室里已经鸦雀无声。

气氛尴尬,顾青见康辞面上挂不住,正准备再打个圆场,陆朝南补了最后一刀。

哎,算了。他悠悠地叹了口气,说这么多也没用,你以后记得认真准备吧。

康辞:

是在嘲讽,是在开嘲讽吧!?

后面顾青教授说了什么,又让陆朝南找个位子坐,这些康辞都听不见了。他满脑子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都没嘲讽过我草啊读到博士了不起吗的疯狂弹幕,猛瞪着陆朝南,试图用意念将人移除出教室。

不仅事与愿违,结果好像还起了反效果

陆朝南抱着笔记本四处看了圈,选定康辞斜后方的角落位置。

康辞瞳孔地震。

故意的吧!

找茬是不是?还让不让人好好上课了!

怒气值在这一刻莫名被点燃了,康辞阴沉地转过脸,正对上陆朝南。

两人目光猝不及防撞在一处,几分钟前犀利言辞、刚进门时冰冷吐字重现脑海。康辞自以为面露凶光,哪知对方表情更加不善,脸色冷得蒙了层霜,不闪不避地盯着他,仿佛在无声地询问:你不看讲台看我干什么?

只过须臾,康辞败下阵来,讪讪哼了一声转回原位。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看这人顺眼了。

这状态也听不进去讲课,为了缓解焦躁,康辞干脆把手机夹在课本中间开始玩。他点开QQ的聊天框,早上七点发的那条还没收到回复。

该不会又在睡?康辞想着,恶作剧似的又发了一条。

无情砍崽:南瓜瓜起床没[探头.gif]

刚发出,康辞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手机振动的轻响。

他没往心里去,继续给QQ头像为一只小狐狸的人弹着对话:

早知道不赶开服买道具了,差点迟到[痛哭]

班里新来了个扑克脸,第一节 课跟他结了梁子[囧]

求安慰QAQ

随着他消息一条一条地往外发,后排手机振动愈发频繁,好像是什么人正在催命似的消息轰炸,康辞听得不免起了好奇心。

那排就坐了陆朝南一个人,他在干什么?

学霸上课会玩手机不?康辞想着,不露声色稍微侧了侧身用余光偷窥。看见陆朝南面无表情地解锁了手机,似乎在查看谁的消息,接着手指飞快地开始输入

哇靠,业务繁忙。

不过大清早的夺命连环催,听这个频率,难不成是女朋友?

康辞正要和身边做笔记的黄家新分享自己的新发现,课本中间夹着的手机屏幕一亮,跳出一条QQ消息。

小南瓜:我也在上课

小南瓜:道具谢啦[玫瑰]

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