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4)

[附近][雨里萧瑟]:你自己心里没数?

康辞顿时无言以对,他最怕上来直接动手,完了还一脸打你就打你还用挑日子吗的人了,根本没法道理。

[附近][无情砍崽]:[汗]

[附近][雨里萧瑟]:给你个提示,玄铁。

[附近][无情砍崽]:?

[附近][雨里萧瑟]:少装了,你今早在地下钱庄抢了我老婆瞄准了的玄铁,我们帮会的人密聊你高价收购你没看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块玄铁是内定的。

[附近][无情砍崽]:啊?

这下康辞是真的懵了,他看一眼雨里萧瑟ID下的帮会名,赫然发现他是本服第二大帮天下第一的人。可问题是大帮会也要讲游戏规则,地下钱庄的东西既然放上去,那就是全服的人都可以去抢,哪有内定之说?

退一万步讲,就算几个大帮会对稀缺道具有了自己的分配规则,也不代表他们这些无名之辈就失去资格了吧?

偏偏雨里萧瑟根本不觉得逻辑有问题,又开喷了一句。

[附近][雨里萧瑟]:玄铁只配强者拥有。

康辞现实中没什么脾气,游戏里却跟开启了第二人格似的,小火苗倏地窜上来。

[附近][无情砍崽]:你们有病吧?

[附近][无情砍崽]:钱庄上的东西明码标价就看谁手速快不知道?

[附近][无情砍崽]:笑死,全帮会的人抢不过我一个,是不是该反省?还强者?

[附近][无情砍崽]:而且我没有义务回你们私信,凭什么你们想买,我就要卖?哦,大帮会的需求是需求,我的需求就不是?谁稀罕那几个臭钱啊!

[附近][雨里萧瑟]:那你想要什么。

[附近][无情砍崽]:???

不讲道理、鸡同鸭讲、逻辑硬伤,康辞简直怒从心头起。他一撸袖子正准备当喷子,那边终于从小南瓜攻击中缓过来的草莓蛋糕酱开了口。

她用的附近语音,声音软糯,好像故意给谁听似的无比委屈:老公,算了,本来也是我不好这块铁就让给他吧,我们去刷本嘛。

[附近][雨里萧瑟]:老婆乖,我们再和他商量下。

[附近][雨里萧瑟]:[无情砍崽]兄弟,你也看到了,主要是我老婆就差这一块铁就能做神器,等了好几个月了,要不你让让吧。我可以给你高阶材料,绝品附魔,只要是不绑定的你随便开价。

还带唱红白脸打感情牌的?

康辞倒吸一口凉气,他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句你们能不能滚就差回车键发送,有人手速比他更快。

[附近][小南瓜]:QAQ可是我也只差一块啊。

[附近][小南瓜]:你给你老婆买铁,我老公也是给我买铁呀。

[附近][小南瓜]:QAQ怎么不讲道理的!

[附近][小南瓜]:我上论坛去818你们哦!

康辞:

他无端被对方两个QAQ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小南瓜的威胁确实戳中了雨里萧瑟。

虽然小南瓜在单人PK榜上有名,无论他和康辞却都不是什么大帮会成员,不玩竞技的就不认识他。而雨里萧瑟这么嚣张,恐怕在天下第一都有头有脸。但相对的,越是大帮派越不想上818,尤其是这种不占理的情况。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真的委屈,来追杀康辞的就不只五个人了。

果然,听见要写818,草莓蛋糕酱的声音更弱了两三分:我们只是来商量的,你们怎么那么凶啊!不给就不给了嘛

[附近][雨里萧瑟]:呵呵,[小南瓜][无情砍崽],记住你们了,走着瞧。

雨里萧瑟纠缠未果带人撤退,漠北剑庐门口这一亩三分地重新恢复了清净。

康辞回忆起这高开低走的一出,先是怒火犹在,随后想起了什么:他刚才没看错的话,小南瓜叫他老公?还打QAQ卖萌了?

他们不是前段时间还相敬如宾么?

难道是今天这块铁真正带来了对方的动摇?

日久生情,诚不我欺。

但是发展也太快了,他还没想好婚礼在哪儿办呢!

先买外观吸引他的注意,再送烟花卖萌,在野外混战中义无反顾地加入战局单挑对方中心人物最后还不忘打几个QAQ一口一个我老公宣布主权?

好,网恋也是恋,既然决定了他就会负责的。

[团队][无情砍崽]:老婆,我懂你的意思了[亲亲]

[团队][小南瓜]:?啥

看来是害羞了,不用躲,鸭头,我知道你的心思。

康辞做了个重大决定,他把语音转到团队频道,故作正经地把声音压低了他日常说话偏清亮,有股少年气,不算难听。但在未知年龄的网恋对象面前,19岁的男生当然想装得稍微成熟一些博取对方好感。

这还是他第一次开麦呢,初次印象很重要。

康辞说:你先喊我老公嘛,我们在月老那登记过,这很正常。

[团队][小南瓜]:

[团队][小南瓜]:逢场作戏别往心里去

哦。

康辞愤愤地、又没什么意外地关了队伍语音。

[团队][无情砍崽]:看见这个了吗,是我的心[心碎]

[团队][小南瓜]:哈哈

康辞一撇嘴,见对方问现在去洛阳城吗,暂且放下了道阻且长的网恋之路,乖乖地回归正题,陪小南瓜去锻造神器了。

锻造师收了图谱和玄铁,需要等三炷香时间才能真正收获。小南瓜利用这个时间差在旁边的材料商人处买了后续冶炼升级所需要的晶石道具,康辞全程蹲在锻造师旁边,找小南瓜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他心情放松后话就多,特别是经历了如此奇妙的一天早晨拍东西,在学校遭遇扑克脸,回游戏又被奇怪地追杀恨不能把所有事都告诉小南瓜。

打字太慢,小南瓜估计也懒得看,说:你直接开麦吧听都听过了。

康辞想了想,于是开始玩弄游戏内置的变声器。

他挑了个小黄人音效,叽叽咕咕地,吐槽时有种特别的喜感。

那个人真的像脑子有病,说话也阴阳怪气的听着特别不舒服。康辞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就把我训了一顿。我都那么大了,在他面前跟个小学生一样!哦,还不能得罪他,不然我作业平时分没了。

小南瓜问:是你们老师?

康辞意难平起来:算是吧,特讨厌,我怀疑他故意整人。

小南瓜说:以后你进入社会能遇到更奇葩的。

康辞笑了笑:你遇到过?

小南瓜认真地打字:差不多吧,就最近认识的一个同学,我明明是在好心对他提建议,他却好像我骂了他一样怼我,语气很差,还瞪人。

原来真有无缘由的恨意。康辞心里无端平衡了点,反过来安慰小南瓜,不过你拿到神器了,三次元的不顺心可以在游戏里弥补下。诶我们晚点去看风景吧?翡翠湖那边,截几张图给你当桌面?

不了,作业还没处理完。小南瓜发了个悲催脸,存完钱我就下了。

康辞看一眼时间都快十一点半了,发自内心地同情对方:老婆,你确实比我更惨!

[团队][小南瓜]:

[团队][小南瓜]:能别这么叫我了吗?

康辞疑惑:为什么啊?我看那个萧瑟也这么喊草莓酱啊。

收到这句话后,小南瓜良久没有动弹。

等把发着光的神器收好,红衣少女朝后退了一步。

神都洛阳在虚拟世界中有着繁华的集市、巍峨的城墙,以及永不过时的灿烂春天。

抱着银狐的少女双手一撑,坐在了街沿的花坛护栏上,娇小身躯转向康辞,光线变幻,系统脸看久了也有一丝可爱。

[团队][小南瓜]:草莓蛋糕酱是妹子。

[团队][无情砍崽]:?

[团队][小南瓜]:我是男的[笑哭]

[团队][无情砍崽]:。

[团队][无情砍崽]:那

[团队][无情砍崽]:老公?

作者有话说:

会遭报应的!!!

明天更

第5章 有脸红到

你真那么叫他?黄家新不可置信地压低声音,老公?

康辞捧着一个比脸大的海碗狼吞虎咽三食堂最有名的兰州牛肉面,排队常客,为了这一碗他等得肚子都瘪了敷衍地点点头。

黄家新追问:然后呢?

康辞:原地下线了。

餐桌对面的损友霎时爆发出一阵狂笑,惹得旁边吃面的同学侧目。康辞泰然自若,等黄家新笑到快喘不过气了,才说:有那么好笑吗?

不是,黄家新顺着自己胸口,咳咳也对啊,换成我肯定也吓得直接踹网线。康康,你厉害,继续加油。

康辞没懂他的意思:加油?

打击人妖号,从我做起!黄家新握拳,你看论坛上多少兄弟被人妖号骗钱骗色,咱们要高度警惕。

康辞差点呛到:不至于他把买玄铁的钱给我了。

黄家新:诶?

而且南瓜不一样,他没骗我自己是妹子,我们俩结侠侣不代表就是那种关系。康辞的表情看不出惆怅,虽然我之前对他确实有一些好感吧算了,等以后再说。

再说?黄家新不解,再说什么呀,你们都是男的诶!

康辞一拍筷子:图开心不行吗?

啊?

字面意思。康辞说完,站起身,吃饱,有事,先走了啊。

留下黄家新茫然地坐在原地。

他说得不假,各种游戏M,单机,网游康辞几乎玩了个遍,除了找开心,暂时没有别的企图。

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提起爱好是打网络游戏,通常都会被父母和现实生活充实的朋友们所不理解。在传统认知中网络游戏是电子鸦片,精神毒药,只有那些不务正业、逃避现实的人才会沉迷其中,正经人是不会玩的。

哪怕网游拿了国际大奖、电子竞技成了奥运项目,这种偏见也不会有任何改进。

康辞没法说,他玩游戏虽然远远达不到成瘾的程度,但父母依然颇有微词: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多跟同学朋友聚一聚呢?

康辞没办法解释。

父母以为小孩子的感情总是天真无瑕的,却不想现在的孩子比当年复杂,表面都很乖,私下里问题却越发多了这些怎么可能在家长面前暴露。

因为入学军训时把同学想得太单纯,一不小心把家里情况过早说出去,康辞现在都在为自己的不谨慎买单。大学同班那些阴阳怪气的男同学不想理会他,刚好,他也懒得融入对方的圈子,被当成自暴自弃也无所谓。

学习么,还不就是那么回事。

于是整理心情的途径回归了AFK一年的御剑江湖。

各种游戏里,御剑江湖是康辞玩得最久的。除了高考那年没上线以外,休息时间总会碰一下,哪怕什么都不干,就找个风景优美的角落挂机也比出去玩快乐,康辞从中获取了现实不能给他的安宁与归属感。

不过游戏结识的亲友来来去去,合则聚,不合则散,康辞还是第一次对谁有了特殊的依赖感。

试想,对方完全不认识你,不知道你年龄、身高、长相,你们相识毫无预谋,从一开始互相不客气的问候、配合,到现在逐渐放下芥蒂,互相吐槽生活遇见的奇葩事。

他对小南瓜的好感与男女爱情无关,更接近内心的交流共鸣。比起建立在现实基础上的友谊,康辞觉得反而与小南瓜的相处更纯粹简单。

至少小南瓜不会因为他爸是副院长,就对他冷嘲热讽吧?

想到这儿,康辞又有点郁闷。

他提前抛下黄家新离开,就和副院长有脱不开的关系。

虹大的新图书馆刚投入使用不到一年,外观是偏欧式的复古风小白楼,内里从装潢到功能分区都极具现代感。

二楼以上的借阅室按书籍类型分开,一楼的下沉空间就是只对校内开放的自习区。自习区又分绝对安静和可以说话的区域,整体都是原木色调,两个区域之间有隔断,确保独立性。不仅通宵开放,懒人沙发、免费WiFi、空调地暖一应俱全,还专程建了咖啡吧提供饮品。

虹大学子都亲切地管它叫失学堂,意思是来这儿除了学习,干什么的都有。

钟岁岁就约康辞在这里见面。

康辞抵达时,她坐在落地窗边的高脚凳上,捧着一杯咖啡,笑容明艳地朝康辞招手:哥,这里!

她给康辞买了可乐,放到现在温度刚好。玻璃杯外壁凝结出细小水珠,康辞道过谢,看也不看钟岁岁先咕嘟咕嘟喝掉一小半,感觉口干舌燥有所缓解。然后他掏出手机,预备打开一个游戏

女生坐不住了,忍不住推搡他一把:别逗我了,东西呢?

康辞看她猴急的样子,笑了笑把运动背包从肩膀卸下,再自其中拿出一沓打印好的A4纸递给钟岁岁:喏。

钟岁岁双手比心:谢谢哥,你真好!

她要拿,康辞却往后缩了缩:这个资料虽然没用过,但里面的数据早过时了。钟岁岁,我丑话说在前面啊,少去打歪主意,我爸到时候一看就知道了。

哎呀就看个建模思路,你又不是不知道双学位多难读钟岁岁不满地撇嘴,一边翻看一边说,对了哥,黄家新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吗?

他?康辞愣了愣,应该不知道,怎么了?

钟岁岁无辜地说:他昨晚突然找我,问我总请你吃烤肠喝可乐,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我说没,他还说我骗他,早就看出来了

咳咳!康辞一口可乐差点喷得满身都是,想起先前黄家新对钟岁岁百般献殷勤的模样,忍俊不禁了,这傻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