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5)

钟岁岁管庄女士叫小姨,两人生日只差大半年,又是一起长大,她图顺口,一直只管康辞叫哥而非表哥。这关系不是不能说的秘密,但两人读大学同系不同班,平时也只有几门必修课要一起上,就决定低调做人了。

哪知没瞒得过室友的火眼金睛,康辞叹了口气,心道:黄家新憋了这么久才问会不会因为他跟钟岁岁走得近了?

要不改天找个机会稍微给他透个底?

康辞这么想着,思绪游离了片刻,目光落在吧台边的一个青年的背影上。

对方穿灰色T恤和运动裤,胳膊与小腿肌肉线条结实又好看,同色系发带撩起前额的碎发,露出一双冷淡的眉眼。好似结束锻炼不久,他的额发还有两三分湿润,端着一杯刚买的咖啡四处寻觅空座。

衣服衬得那人肩平腰窄,再加上腿长,简直鹤立鸡群。刚暗自喟叹一句身材真好,对方转过头来,康辞一瞬间黑了脸。

怎么是陆朝南?

他匆忙侧身,本可以装作视而不见,无奈

陆学长,好巧!钟岁岁热情地招呼,跳下高脚凳跑过去,你在找位子吗?我们那边刚好有个空座,赏个脸?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呢。

陆朝南点头,对钟岁岁温声说:那就打扰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向落地窗,在看见康辞时,陆朝南也肉眼可见地脸色僵硬了一秒。但他脚步微顿,径直在康辞旁边的空位落座。

钟岁岁等他坐好,迫不及待地开始跟陆朝南探讨专业问题。少女天生没心没肺,已经完全忘了前两天康辞跟陆朝南上课时刀光剑影的那一出,大约还有点缺心眼,宁可半趴在小桌上、伸着脖子和陆朝南聊,也绝口不提换个位置。

虽不参与谈话,康辞随便听了几句,默默地承认:博士确实不是白读的,站在学术角度上,陆朝南脑子里着实有点东西。

比如老师讲得太绕以至于大部分人都没听懂的某个知识点,陆朝南用了个恰到好处的案例稍加点拨就十分清晰。钟岁岁从书包里摸出笔记本,康辞想走的欲望也没那么强烈了现在又没事,他这么说服自己。

落地窗配高脚凳,康辞从紧张中放松后绷着腰不太舒服,便往后靠了靠。

触感却不是原配的铁艺靠背。

偏过头去,康辞发现两人现在的姿势时,眉心刚皱起一条褶皱。

为了方便与钟岁岁交谈,陆朝南一条胳膊自然地搭上了康辞的椅背,右手肘撑着桌面,半个身体都侧了过来。但高脚凳之间的距离有点近,椅面又太窄,这时从背后看,陆朝南几乎把康辞圈在怀里,一本正经地讲解着两个名词的区别。

更要命的是,陆朝南一直在对着他讲话。

康辞注意到这一点耳垂几乎瞬间就烧起来,顷刻红得几乎透明。

他的声音不算低沉,吐字清晰颇有磁性,为避免影响别人,他说话非常小声,尾音轻飘飘地往下一压,落在康辞耳郭时,轻而易举地引起神经末梢一齐震动。

莫名因那人的声线心猿意马了几秒钟,康辞眼睛猛眨,拿手背匆忙擦过下半张脸,感觉嘴唇都在发烫。

他心跳加速了。

敏感的探测仪不经意暴露给康辞一点莫须有的想法,他暗道一声草,掐了把自己,企图压下这阵来势汹汹的害羞。

可是越在意,生理反应就越发不受控。

青年运动后冲过凉,沐浴露与体温一道微微蒸发出温暖的清新薄荷香,说话时声波仿佛有形,如涟漪般温柔拍打一块顽石,手肘放下时呼吸稍微打乱,修长指尖随言语重点敲击桌面,唇齿间一点不易察觉的尼古丁气息

康辞讨厌抽烟,当时当地,他居然没觉得难闻。

因为陆朝南的音色、今天的打扮刚好是他最喜欢的那类型吗?

还是安全距离已经被打破,让他无暇去顾忌对方身上的烟味或浓或淡?

停下,不要去想了!

大脑凶恶地给每一个神经元下命令,但本能反应抵抗太明显,见效缓慢。

康辞如坐针毡,没法忽视半靠在椅背的那只手,分明距离是礼貌的,动作是规矩的,但他就是无法平静,脑内一边放烟花,一边无比嫌弃地默念你离我远一点

脸怎么这么红?陆朝南偏头望向他,生病了?

康辞:

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头、痛。

陆朝南收回了椅背上的那只手,他从那个黑色的运动背包深处掏出薄薄的一片铝板,递给康辞:吃这个。

康辞没接:下药?

被他前言不搭后语地顶了一句,陆朝南可能没听懂,解释道:止痛片。

康辞:

他这才回想起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自习区有人小声讨论题目,翻书响动,咫尺之遥陆朝南严肃的表情、钟岁岁憋笑憋得快崩溃的扭曲五官,康辞都再不想顾及。

他直觉这破地方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尴尬地抓起那两颗小药片,拔腿就跑。

作者有话说:

明天休息嗷

第6章 多大点事

过了几天安宁日子,仍没被钟岁岁放过。等作业交了论文写完了,康辞果然收到钟岁岁揶揄的微信:那天,陆学长,春心萌动?

康辞回复:?滚

钟岁岁:真该拍张照让你看看脸有多红[怒骂]

钟岁岁:不过你以后说话注意点啊

钟岁岁:张嘴就是黄色废料,我怕影响你在陆学长心里的形象[祷告]

康辞:?

钟岁岁:需要帮忙打听他喜欢什么类型吗[捂嘴笑]

康辞:游戏去了

他发完这句话,把手机倒扣在桌面。

前因后果随时间流逝已不可考,当时当地,下药两个字脱口而出,紧接着空间仿佛万籁俱寂。康辞已经记不得他怎么跑出的自习室,回过神时脑子里嗡嗡的一片,始终没想起当时自己产生的奇思妙想。

也许真的是被什么夺舍了吧

陆朝南到底听没听见?

本就印象不佳,他现在会怎么看我啊

救命了。

康辞绝望地砸在书桌上,一声无比惨痛的低吼:啊!

手机壳写着KEEP CALM,刚换的,用以随时自省,现在看来效果不佳。康辞放空地趴了会儿,然后坐起身,开始和电脑桌面相对发呆。

水杯边,陆朝南给的小药片安静躺在一片纸巾里。就是普通止痛药,康辞弹了下,感觉无比烫手,想扔,觉得有点不识好歹,不扔吧看到它们,他就难以抑制地想到那尴尬的二十分钟,思绪蔓延,等回过神时嘴唇又开始升温。

体质如此,康辞恨透了心跳加速总能诚实地被这部位温度变化反应。

尤其是他还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他抿了又抿嘴唇,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猛灌小半瓶冰可乐后终于觉得自己缓了过来。

知道他性取向的人除了高中时关系比较好的两三个同学外,也就钟岁岁了。

那几个同学出国的出国,北上的北上,都没在虹市继续深造,假期再见面,可聊的东西多了,就没再把康辞这个当成稀奇去讨论。至于钟岁岁也不是存心,她调侃归调侃,平日里嘴巴严,忠实地保守着秘密。

关系好的朋友大都不会因此戴上有色眼镜,对别人,康辞却没那么虎,更不敢直接对康院长和庄女士坦白。

他有自己的考虑:第一,康辞没有交过男朋友,也没有对具体的某个人产生过冲动,内心对自己喜欢同性还存在一点摇摆;第二,他是成年了,可惜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持续啃老;第三,就算爸妈想得开,出柜后侥幸没被打断腿,康辞也没想好未来应该怎么规划才能给他们的理解一个交代。

归根结底,他还没有遇到过那个能让自己为之豁出一切的人。

爱情也许真有另一个名字叫义无反顾。

康辞年纪不大,尚存在罗曼蒂克猜想。但再怎么样,那个人也不可能是陆朝南。

将已经发生的事清除出脑海,康辞打开QQ,最顶上的聊天框停留在那天约游戏交易,此外就没什么过界对话。

那句玩笑似的老公叫懵了小南瓜,对方匆忙下线后康辞直到第二天才问小南瓜要不要帮他拍个竞技需要用的武器加成道具,对方回了个好,又加了句谢谢。此后几天,小南瓜没上线,说自己忙,过段时间再刷任务。

还好,没有把话说死就跟他永别了。

比起对陆朝南的脸红,康辞目前更关心自己能不能再跟小南瓜一起玩。当亲友就当亲友,总比祸从口出再江湖不见好。

他一边启动游戏,一边问小南瓜:刷好感度?

过了会儿,小南瓜回复:来。

御剑江湖的好感度小爱心会在好友列表的详细信息窗口显示,上限是12颗,只能通过一起刷在线时间和做任务提升。

随着好感度提高,可以解锁一些特殊功能和称号比如好感度达到3颗心以上可以跨地图互相召唤,6颗心能拥有刻有双方ID的挂件,可交互跟宠

特别的是,每颗心快刷满了需要去特殊NPC处领取升级任务,设置初衷本是为营造仪式感,到后来却基本变成鸡肋。论坛甚至不乏因为情侣刷好感没刷满已经分手的情况,时间一久,游戏节奏越来越快,也没什么人会专程攒爱心了。

康辞和小南瓜即将刷满3颗爱心,需要做升级任务了。

他飞往桃花洞,等着小南瓜过来。

桃花洞是升级好感度专属的副本,内里四条路,每次挑战的BOSS不同,据说越往上越简单。康辞等了会儿,红衣少女的模型出现在入口,原地跳了两下。

[团队][小南瓜]:走吧

[团队][无情砍崽]:我能开麦吗?

说不出缘由,康辞感觉自己像憋坏了,或者一定要嘀咕几句才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小南瓜才说:好。

仍选了小黄人音效,仿佛这样能让康辞藏起一部分真实的自己。他操纵着角色往任务地点跑,一路随手解决掉沿途小怪。

前几天你不在,憋死我了,这星期差点社会性死亡。康辞叹了口气,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老师吗?

上次提到陆朝南,小南瓜以为那是他的新老师。康辞懒得解释那么多,何况陆朝南现在做的一些事也确实和中学老师没区别。

[团队][小南瓜]:嗯,他为难你了?

不是,算我说错话,他当时表情有点微妙,眼神就像在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康辞挠挠头,好在没在上课的时候,不然被其他同学知道了

[团队][小南瓜]:会怎么样?

康辞:肯定会当笑话逢人就讲,那我太丢脸了。都怪他,没事跑过来挨着我坐,我又没要和他说话的意思,靠那么近!

[团队][小南瓜]:

[团队][小南瓜]:女老师?

男的。康辞语气不自觉染上一丝嫌弃,反正其他同学都挺喜欢他,我不行。

[团队][小南瓜]:在学校还是要保护好自己。

啊?康辞意识到他的言外之意,不是你想的那种,就肢体接触太近了我有点不自在,再说了,俩男的。

小南瓜过了好一会儿,发来一串很长的文字。

[团队][小南瓜]:不管男女,都别太大意了。虽然我不太了解你和那位男老师的情况,可如果不是在课上的话,他的有些动作如果过界了你最好直接提醒。学校的师生关系很容易形成权力压榨,不舒服了就要说。

康辞本意是稍微释放下无法对家人朋友吐槽的心情,没有真和陆朝南计较,被小南瓜这么一说,思维拐到了另一种奇怪的可能性,霎时又有点耳朵发热。

他险些咬了舌头,目光闪躲:但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团队][小南瓜]:防人之心不可无。

康辞:哦。

[团队][小南瓜]:到位了吗?我开了。

到了到了,我喊个倒计时。康辞连忙说。

不得不说,小南瓜带偏康辞的同时成功缓解了他的尴尬,专注游戏中。

桃花洞升级任务的BOSS需要默契度,两个人分别占据两个位置,同时开始,同时结束,一旦某方失败就得重新来过。他和小南瓜一起刷了无数个副本,脑中有对方的大概输出速度,再加上康辞开着麦,不时提醒几句、报个进度,居然一遍就过了。

打BOSS打得风生水起,随着任务完成的金色字样出现,两人ID后缀的爱心又多了一颗,成功解锁相互召唤的技能。

康辞调整着键位,心情放松:对了瓜哥,我得跟你道个歉。

[团队][小南瓜]:?

就是,之前那些玩笑康辞打过腹稿,尽管现在耳朵有点红,语气却听不出异常,当时不知道你是男的,很多话没轻没重。比如叫你那个什么。

南瓜瓜,宝贝,还有老婆。

康辞捂着脸,感觉无论如何不能重复一遍了。

[团队][小南瓜]:多大点事。

我错了康辞嗫嚅着,不自禁放软了声音,但是我现在游戏里就你一个亲友每天一起玩,你别因为这事就不理我,行吗?

[团队][小南瓜]:不至于。

[团队][小南瓜]:跟你一起很好玩[转圈]

康辞笑笑,为这句很好玩感到宽慰,他清了清嗓子:那现在说开了,我能跟你提一个小小的请求吗?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我觉得吧我们俩算熟悉了,你老打字,我在这儿说话,多不好。

[团队][小南瓜]:还行。

不是不是,你非要我把话说清楚吗?康辞彻底服了,我想,要不然你也开麦吧。反正都是男的,不会有那些花里胡哨,实在不行你也开个小黄人。

[团队][小南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