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8)

从他第一句发言开始,康辞立刻猜到接下来会说什么。

听着比他爹更像爹。

陆朝南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为什么爹味这么重?说得这么流利,是不是早就打算教育他了?

话音落下后车内良久没有声响,康辞敷衍地嗯了声,气不过,又说:学长,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这么排斥,康教授知道了也会很担心。陆朝南说,我想,康教授不会愿意你连同学关系都处理不好吧?

都说了不是我的原因!康辞不禁提高了音量,有些事、有些人,我心里有数,不用你指导我如何与人相处!我交朋友有自己的原则,就算是我爸也无权干涉。你凭什么站在他的位置上替他教训我?

陆朝南顿了顿,语气仍很平静:我没有教训你,更不可能替康教授说话。我只是提建议,改不改是你的事,完全可以不用听。

你怎么不去劝崔洋?!康辞恼怒道,他不找麻烦,什么事都没有了!

陆朝南皱起了眉:他也有个副院长父亲吗?

康辞:你什么意思?

火药味一触即燃,陆朝南冷淡道:康辞,你的出身决定了你在学校的一举一动必然有人关注,甚至你的所有荣誉、奖状都会有人拿上放大镜仔细端详,妄图从中找漏洞。你该知道这不是针对你自己,如果这都受不了,那当初为什么来虹大念书?

这次不是脸热,康辞心口闷,感觉被陆朝南羞辱了。

他很想对陆朝南吼一句我是堂堂正正考进虹大的,到底是握紧了拳头,没有挣扎。有的话就是多说多错,他本以为陆朝南和崔洋之流不一样,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亏他那天晚上还觉得两个人或许可以正常交际!

许久安静,康辞别过头:学长,前面路口有地铁站,我还是坐地铁比较好。

陆朝南顺从减速:晚高峰地铁你挤得上去么?

晚高峰的高架路我也不想走。康辞打开车门,咬牙切齿,谢、谢。

冲突归冲突,但事实证明陆朝南说得没错。

康辞第一次经历晚高峰,原地等了三班地铁才顺利上车,全程像只罐头里的沙丁鱼,在快窒息的时候终于抵达目的地。

出发时间晚了,路上堵车,还去挤了地铁,康辞打开家门已经错过了饭点。

妈,我回来了。康辞低头换鞋。

庄怡丽坐沙发里看电视,转过头来:吃饭没?

康辞没胃口,推说吃了,拖着残破身躯上楼回房间。他继续打两把竞技或者去哪儿挂机来回回血,这一天过得不怎么跌宕,可他却觉得身心俱疲。

好不容易感觉有点好事发生,又飞快地急转直下,仿佛生怕他过得太顺心。

相比之下,康辞倒是宁愿游戏里被天下第一追杀几次。

开电脑登录御剑江湖,康辞独自刷了几个野怪捡掉落的低级材料,屏幕中间跳出了小南瓜的上线提醒全屏粉红的侠侣专属提示,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康辞突然来了精神,连忙发过去组队申请。

[小南瓜]加入了你的队伍。

[团队][无情砍崽]:南瓜瓜啊啊啊啊QAQ

[团队][小南瓜]:。

[团队][小南瓜]:怎么了

康辞迫不及待地开了语音:我不行了,我今天真的太水逆了!不管你耳机有没有坏,你一定要听我吐槽否则我会原地憋死哦,我们可以一边做任务一边聊这个,今天你的战力值刷满了吗?

[团队][小南瓜]:没呢,刚上

[团队][小南瓜]:你慢慢说,不急

那我们先去刷本吧。康辞嘀咕着,等会儿比较闲再跟你说。

战力值是御剑江湖独特的加成系统,每周为一个循环,副本、精英野怪、竞技甚至包括生活技能的熟练度都会对战力值有所提升。而战力值越高,在战斗中就能打出更高的伤害,所以对有装备需求的玩家而言每天刷日常任务就变得十分必要。

康辞和小南瓜先做副本,再去竞技场打满十次任务,胜多负少,奖励收获满满。

不知不觉,游戏时间过去了快三个小时,他无比郁卒的心情终于有了一点起伏。

之后的野怪与生活技能相对轻松,康辞挂机刷厨艺熟练度时被问了一句你今天哪里不开心呀,一撇嘴,委屈卷土重来。

还不是那老师呗。康辞习惯在小南瓜面前这么叫陆朝南了,今天我和班里同学起了点冲突,他居然觉得是我的问题,还让找自己的原因。明明就是那个同学故意恶心我,到他嘴里好像这些都成了我该承受的一样?你评评理!

[团队][小南瓜]:啊

[团队][小南瓜]:你和同学什么冲突呀?

康辞卡壳了,这事说来话长,他一贯不太想把现实的详细信息暴露给网友小南瓜和他再亲近也是网友破了例,再加上他知道两人同城,很多界限就会从此模糊。

就差不多你看我不顺眼傻逼你好,我也是一类的吧。康辞最后说,其实我觉得很幼稚。

游戏内,小南瓜提着足足有萝莉体型半人高的铁锤做锻造,好一会儿才弹出对话框。

[团队][小南瓜]:那个老师是不是年纪很大了?

康辞算了下他和陆朝南的年龄差。

六岁,代沟都有两条了,于是大放厥词:确实!

[团队][小南瓜]:难怪,老一辈人有时说的话不中听,也许思考的角度不一样。下次你敷衍几句就行了,别跟他吵得太厉害。

我没和他吵。康辞心虚地小声解释。

他被小南瓜这一番话说得竟有些后悔那么对陆朝南了,如果好好说话,不负气下车,他们是不是还可以稍微多拓展一下,就不会搞得现在连下次见面怎么办都没主意了?

[团队][小南瓜]:嗯,不吵就好。

[团队][小南瓜]:不过你上次说他故意接近你?现在还这样吗?

啊这,康辞愣住了。

故意接近吗?好像也没有太故意。

可今天又帮他解围、送他回家,尽管后来走向不太对劲

我觉得,有一点点吧。康辞含糊其辞地说,其实我真没故意,可能他也想跟我搞好关系,但每次刚对他有点改观,他就大约八字不合吧,否则没法解释我们俩为什么总是互看不顺眼。

[团队][小南瓜]:[哈哈][哈哈]

[团队][小南瓜]:不顺眼就不顺眼,这个学期而已。

康辞之前告诉过小南瓜自己是大学生,对方这句话没毛病。他细想也是,陆朝南再讨人厌,这学期顾老师的课一结束,他们不就再无交集了吗?

或许等不到结束,陆朝南学业忙起来之后,肯定就没心思来本科听课了。

你说得对,我不该为一个人这么纠结。康辞笃定说,南瓜,你真是我的好老婆,跟你聊完心情好多了。

[团队][小南瓜]:那就好诶。

[团队][小南瓜]:但是别叫我老婆。

我就随口一说嘛你又不会当真的。康辞抿了抿唇,按捺住不可名状的私心,故作正经地转移话题,哎才十点多,我们还可以去刷一次剑冢

他话音未落,只见对话框里弹出一个好字

小南瓜的模型原地消失了。

随即,系统不留情面地用黄字提醒:警告!您的江湖侠侣小南瓜被开启防沉迷系统,12个小时后方可上线!

康辞:诶?

他看了眼上线时间,到现在不过三个小时而已,他平时玩疯了也没有遇到过这个提示。而且,他认识小南瓜这么久,通常都是晚上玩两到三个小时。

怎么今天

是哪里超过了规定期限吗?

康辞突然发现了盲点。

御剑江湖是实名注册制,最低年龄14岁,且规定14岁到18岁的玩家连续游戏时间不得超过三小时。超出的后果就是自动开启防沉迷,强制退出,12小时候方可再次登录

康辞最开始玩的时候还没这么严格,这份警告套餐还是第一次见。

他双手离开了键盘,不可置信地瞥一眼底端的QQ对话框。

所以小南瓜

未成年?!

现在未成年说话都这么成熟的吗?!

作者有话说:

紧 跟 时 事(其实是政策出来前就写了大纲 蹭到了(不

南瓜此时此刻想必是非常懵的

欲知后事如何,下章切南瓜视角ww

第10章 成年了吗

虹市,百花西区。

陆朝南对着屏幕上的防沉迷保护开启字样无言片刻,关掉了游戏。

御剑江湖是他刚上大学时公测的,陆朝南作为最初的一批老玩家,很是沉迷了一段时间。后来虽然AFK过很久,但重来,依然选择了继续玩,对这游正处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阶段。自己大号扔给基友和代练打理后,因为答应了某人,陆朝南暂时玩着小南瓜。

小南瓜的号不是他的,他也没想更改绑定身份证获取更多游戏时间。

防沉迷不是坏事,算作变相提醒陆朝南该去看书了。

只是突然下线,往常连游戏抽风卡退时都要咋咋呼呼问他怎么没了的无情砍崽,怎么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要不先告知他一声

这念头刚浮现,就被陆朝南否了。

他是被防沉迷,如果开始解释那么势必要把游戏账号的前世今生全部提一遍。耗时太久,他也并不想对网友诉说太多涉及现实的东西。

虽然无情砍崽是很可爱,他们关系也很近

算了,等他问到再说好了。

整晚打游戏都坐着,这会儿腰不太舒服。陆朝南站起身从书架拿出看到一半的专著,斜躺在床尾,倚靠叠成方块的被子翻开读。修长的腿往最近的一张小凳子上靠,是个不怎么优雅的葛优躺。

卧室是温馨的浅色调,摆设简洁,家具有点旧却保养得很好。床头倒扣着一个相框。除此之外,只剩下床头挂的一副南极冰山照片是唯一的装饰。

书没读几页,紧闭的房门被有节奏地小心翼翼地敲了几下。

陆朝南抬起眼,过了会儿缓慢起身:请进。

卧室门被推开后,戴银边眼镜的中年男人不进屋,只原地站着。他身材清瘦,不高大,也并不英俊,岁月未曾让他发际线后退、小肚子发福,看得久了,在同龄人中竟算得上很出众,能称一句儒雅斯文。

小南吃不吃宵夜?男人笑起来很有亲和力,海鲜馄饨。

陆朝南还拿着书,预备举起来用学习当理由拒绝对方的好意,男人笑眯眯地补充:哦对,小茜刚下晚自习回来,吵着想吃馄饨,我记得你也爱吃,干脆一起吧?

原来不是专门为他做的。

陆朝南心安了许多,点点头:哦,好,我把这两页看完就来。

男人离开时没有锁门,客厅里隐约传来两父女的对话。陆朝南拿着书站在原地,被间或漏进耳中的只言片语提醒差点被忘记的事,周末了。

他跟康辞提前离场,并没有和班里同学一起吃饭。

虽说车上的小争论没有影响陆朝南的胃口,回来后,他只记着无情砍崽约的固定游戏时间,再加上不是特别饿便先来打游戏了。这会儿外间家常气十足的喧闹入耳,烟火味十足,哪怕原本没想吃,现在也饥肠辘辘。

放下手里的书,陆朝南抓了抓头发,站在门口踌躇片刻再出去。

二十来年,他始终难以面对的不是冷漠与忽视,反而成了别人无微不至的关爱。

临河的小区地段金贵,又是大平层,房价自然也不便宜。

陆朝南知道这套房是自己母亲出的全款,但交房后她却鲜少在这儿长住。起先娘家亲戚不少嚼舌根,说什么小陆大了迟早成家立业房子最后不就便宜软饭男,薛璞从不解释,等三姑六婆看见陆俭明这些年对整个家庭的付出,纷纷自觉缄口了。

薛璞的钱,装修也是按薛璞的喜好来的,大平层,地中海风格全家人都满意,除了陆朝南在这个四口之家,他好像从来就是异类。

平时陆俭明自己住,再多鲜花和马赛克拼贴都冷冰冰的。现在半开放式厨房传来一股一股的鲜香,电视转播足球比赛,终于有了与装修相符的温馨。

铺着浅蓝色桌布的餐桌边坐着一个少女,校服还没有换掉,小麦色健康皮肤,深黑头发扎成麻花辫,面无表情地玩着手机。

陆朝南拉出少女对面的座位,轻描淡写地招呼:回来了?

闻言,少女猛地把手机扣在桌面,小脸多云转晴,速度堪比川剧演员:我听爸说你在家,赶紧回来了哥,有没有想我!

没想。陆朝南给她拿筷子,你明天不补课?

补的呀,明天再去,你开车送我嘛。陆小茜怕他不答应,赶紧卖乖,我回来都是想你了,你倒好了,冷血无情的

陆小茜,怎么对你哥说话的,谁教你的这些?端着馄饨的男人陆小茜的亲爸陆俭明走出厨房,不等少女解释什么,继续道,饿就吃完去写作业,高三了,自己不知道着急,你要是有你哥学习上一半的定力

他还没正式开始唠叨,客厅的手机却响了。

陆俭明拿起,看了眼来电显示后急匆匆地回卧室接听。他向来觉得陪孩子吃饭是父亲的准则,现在难得不在桌边,陆小茜浑身都松弛了。

肯定是妈咪打来的。她一撇嘴,接着笑起来,这么着急,是不是妈要回国了?

把装满馄饨的碗推给她,陆朝南无奈地说: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陆小茜摇头晃脑地干掉好几颗馄饨:你不要学他的腔调好伐啦,是不是想把他那半句话接上哦?要有你哥一半的定力,我和你妈还用为你上大学的事发愁吗!嘶,同一个妈生的,学习成绩这块儿我怎么没遗传到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