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13)

好吧,听谁说也不重要,毕竟情绪都写在脸上了。

康辞暗自腹诽着拒绝要讲究话术,琢磨如何让陆朝南别记恨,一边观察陆朝南的表情,猜测如果他给出肯定的答案,干脆应声就不想参加,对方是不是打算下一秒把他吃了。

可对方英俊的五官各自归位,神色平和,专注凝视谁时,单眼皮会有一层小小褶皱,深褐色眼珠像琉璃般掠过一道烁烁的金色。

睫毛还挺密的

右边居然还有颗泪痣。

对了,他今天说话怎么这么温柔?

距离近,站着不动,康辞竟就此有几秒钟出神。

简单的问题没有立刻等到回答,陆朝南觉得康辞在为难,直截了当地问:如果真的不想参加,你就直接告诉我,行吗?

啊?我没康辞回神,强迫自己将注意力从陆朝南的脸移开,目光躲闪,说话变得磕磕巴巴,不是,你刚、刚说什么?

比赛。陆朝南重复,不想参加直接跟我讲,别憋着。

他的眉心舒展,仍然很耐烦,认真倾听的姿势等待康辞。陆朝南好像释出一点不常展露的包容,就真的可以接受一切答案。

反而康辞忽地被陆朝南弄得不太好意思了。

他是知好歹的人,分得清谁真正对自己保有善意。陆朝南刚开始和他有点误会,后来主动道歉,又帮他改综述,还教他怎么写论文就算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集,陆朝南教他的这些东西或许很久都用得上。

这方面而言,康辞不得不承认陆朝南是个不错的人除了说话偶尔低情商。

我康辞喉头微动,我没说不参加啊。

陆朝南意外地问:你不是之前还在烦吗?

康辞当他暗指那天两人在教室的交流,嘴硬道:就、就后来想了下,你的话也有道理。本来我也不是为了谁学的,这东西应该不占太多时间。

陆朝南仿佛如释重负,他眼睛弯了弯:好。

笑起来也怪好看的。

而且康辞发现,陆朝南真心实意笑的时候,先动的总是那双眼睛。

脑内天马行空地有那么一个瞬间,康辞奇怪地想:如果,小南瓜长一张陆朝南的脸,或者陆朝南有小南瓜那么体贴

他同时遇到两个人,而不是先遇到小南瓜

会选谁?

我全都要.jpg

但这也太不道德了。

康辞掐了把自己的手腕内侧,暗道:别想不可能的事。

两人走出食堂,康辞低头看着手机,全然没在意路线。

行至岔路,陆朝南伸手拉住康辞的卫衣帽子往右边引了引。他顺从地跟过去,并肩走了两步,身侧高了小半个头的青年忽然问:微信发你的三篇论文看了么?

康辞随口道:还没,没时间。

陆朝南的疑惑直接而坦荡:没时间?你昨晚和今早好像都没课。

不是,我私事。康辞昨晚满脑子都是小南瓜不对劲,哪来的空去微信敷衍连发三篇合计多达两万字论文的助教,又回过神陆朝南的后半句,顿时炸毛,而且你为什么知道我课表?!

我背了你们专业的必修课表。陆朝南平淡得像与他讨论午后多云的天空,二年级的选修课不多,算了算,昨天夜间和你们必修不冲突的只有票据法。但这门课显然你不会选,太枯燥,至于早上嘛,大家都不爱早起。

康辞无言以对:你还真是算无遗策。

是我个人的小爱好,凡事讲证据,当证据链串在一起时就会有趣味的发现。陆朝南话里有话地说,朝康辞皮笑肉不笑地一扬嘴角。

哦。康辞没听懂,感觉他有些瘆人,自觉道,我会抽空看论文的。

陆朝南:学习一下王教授关于责任分配那篇的综述写法,不要一味复制粘贴原文,加一点你的评述我对你有信心。

好的。康辞回答,被他突如其来的夸奖弄得窘迫又得意,表情复杂,不过学长,你别对我太有信心了,我完全没经验,就重在参与而已

这可不行,陆朝南问他:你现在要回去午休吗?

康辞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当下便摇头。

陆朝南拍了拍身后的单肩书包,友好地对康辞说:离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去自习室坐坐吧,我请你喝咖啡,饮料也行。

还有这等好事?

他简直要对陆朝南彻底改观了。

可连谢谢都没说出口,英俊的助教十分好心情地对康辞说:刚好带了电脑,你可以用这段时间先看一篇论文,我随时答疑。

康辞:

康辞:哦。

改观个屁,他就应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陆朝南!

什么如果小南瓜长陆朝南的脸!

滚蛋吧!

小南瓜就算不理他,那也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

作者有话说:

康,你的想法很围险。

明天有更新w

第16章 愈演愈烈

中午被陆朝南按着强行学习了一个小时,再上课,康辞身心俱疲,也短暂忘记了要找小南瓜问对方心情如何,回寝室后躺在床上不想起床。

翌日满课,加上很快到死线的作业,康辞终于有空玩游戏时,居然又到了周末了。

白露过后气温骤降,深夜凝结出的霜在早晨微微融化,成了三月的雪。康辞用整个上午看完陆朝南发给自己的参考论文,不用他说什么,康辞已经懂了自己的问题在哪儿,迫不及待想要实践并不只为了陆朝南的表扬。

正对着电脑疯狂打字,卧室门被毫不犹豫地推开。

康辞头也不抬:爸!你又不敲门!

两鬓花白的中年男人端了杯牛奶,随着一声清脆的响,他将杯子放在康辞手边,不情不愿地提醒:你妈让我给你拿的,小心别撞翻了。

嗯好。康辞敷衍地说,等会儿喝。

他继续改论文,不时低头看一眼陆朝南给的批注。半晌,身边人似乎还在,康辞转过脸,用表情无声地提醒你怎么还不走。

康寰置若罔闻。

作为虹大经管学院副院长、统计学博导、著作等身的教授,康寰经历过多少大场面,眼下,看着亲儿子闭门不出不仅没有打游戏还在看论文,不由得一时心情激荡。

康寰指向电脑屏幕,不可置信地问:你这是,你要挂科了?

康辞:

他突然察觉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陆朝南的说话方式是熟悉的不入耳,原来从小听到大,早就产生了过敏抗体。

我报了这学期的文献综述大赛,这是题目。康辞说,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太得意,就随便参加一下,你也别太反应过度了。

哦,哦康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声音小了起码二十分贝,那你加油。

康辞矜持地点头:出去吧。

再轻轻一拍康辞的肩膀,康寰压抑着内心欢喜,留下句遇到问题别问我,我也不懂,不顾康辞脸色由白转青了片刻,一路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他贴心地带上房门,随后找客厅看电视的妻子老泪纵横去了。

康辞无奈一笑,忍不住想他去年是何等的放弃自我,以至于在家看个作业,他爸都能像他考上哈佛似的恨不能马上宴请四方。

下一秒,康辞的笑容很快收敛。

他好像现在才发现,上大学以来,不知暗地里康寰为他叹了多少气。

少年不一定都能成功,可漫长人生总会有醒悟的某个时刻,电光石火如醍醐灌顶,过去与将来在脑中兀自绘出一幅壮丽蓝图。哪怕未来不可能实现,在许多年后回想突然提起干劲的这一刻,仍然会有所触动。

康辞不确定这是不是属于他的那个时刻。

但他这时确实放下了其余的一切。

从白天到晚上,除了例行的运动东两小时,康辞把综述按照陆朝南的批注和新学的方法近乎重头修改了一遍。他揉揉酸痛的手腕,往后一倒,瘫在了床上。

整天没怎么看手机,班群里又是99+未读提示,他懒得去翻,干脆退出了微信。

QQ也亮着红点,康辞打开,心跳莫名地加快了。

这几天,他和小南瓜每天都不怎么讲话,但火花仍岌岌可危地维持住了。至于游戏,两个人各忙各的,康辞想问的没问出口,到后来,他也分身乏术,只够每天说个早安。

本以为冷淡几天,好感酿成的喜欢又会退回原有位置,但看到小南瓜对话框后的小红点时,康辞一下子翻身坐起来。

冷淡是催化剂。他想,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对话框。

小南瓜:今晚有空上游戏吗?

小南瓜:买新衣服那么久,想截图

小南瓜:我截不好看[可怜]

想干什么?

把两条消息看了三遍,康辞浑身一振,不是打竞技,不是刷副本,是截图!

情侣杀时间烧点卡专用的截图!

还发表情,是撒娇吧,是吧是吧是吧!

果然,之前的冷落根本和他没关系!哼哼!

康辞摩拳擦掌,看了眼时间也是晚饭后了,给小南瓜回复开游戏等你么么么,等游戏更新的同时打开论坛,翻出了最新的几个截图攻略贴。

这个不错,有点雪山飞狐的感觉;那个也很厉害,像神雕侠侣;听说紫竹林有个小角落置景神似笑傲江湖,可以去看看

康辞研究着截图帖,几乎挑花了眼。

御剑江湖不少地图都做得像模像样,江南水乡、海岛胜景、大漠黄沙一应俱全,雪山、城市、湖泊也都应有尽有。不少对副本和竞技都不太上心的玩家也愿意花大量时间泡在游戏里,就为给自己的角色截一些好看的图。

康辞从小看武侠小说和电视剧,对类似的氛围很有情结。虽然御剑江湖整体的设定偏玄幻,因为外观与场景留有发挥空间,仍能让他得以满足心中的武侠梦。

对康辞而言,截图有时是纯杀时间,有时又用以纪念游戏中的一些重要时刻。认识小南瓜后,他也软磨硬泡过,想让小南瓜加入。无奈对方好似全不上心,除了不久前偷偷在草原地图截的那张还没有很满意的合照。

而现在,小南瓜居然主动提出,想和他截图,看风景。

角色原地跳了两下,再坐好。

屏幕外的康辞忍不住想:所以,现在是小朋友心情好了,准备又跟自己开始愉快地网恋么?不行,不能说得那么绝对

但总之他是有戏了吧?

叮咚,侠侣专属的上线提示音响起,康辞中断思考,连忙弹过去一个组队申请。

[团队][小南瓜]:来了!

你今天很开心嘛,还用感叹号,康辞直接开了语音,为什么前几天好像在郁闷?

[团队][小南瓜]:遇到一些棘手的事,不知道怎么处理。

康辞好奇:什么事啊,你现在处理好了?

[团队][小南瓜]:也没有

[团队][小南瓜]:不过走一步看一步吧。

康辞说好吧,没过多问小南瓜现实的事。他隐隐有个猜测,却因为太过私密比前几天更开不了口,于是拐弯抹角地打听:我们今天去哪里截图?

[团队][小南瓜]:都行!

这么快乐?康辞忍俊不禁,挑选着地图时顺嘴问,要不就九华山吧南瓜,怎么突然有兴致?以前跟你说得我嘴都秃噜一层皮了,你还嫌麻烦。

言语间穿红裙的灵族少女已经传送到了身边,小南瓜还是那身1688元的限量时装,不过又换了个发型从原来时装配套的披肩发+丸子头搭配变成了双马尾,更显得灵动可爱,还有点小精灵的意思。

康辞拉近镜头,惊讶地啊了声:南瓜,你不用系统脸了呀?

[团队][小南瓜]:下午换的。

眉清目秀的一张脸,妆容不算艳丽,只在眉心贴了一点金色花钿。短脸大眼睛与涂山的灵族设定非常般配,像山林中脾气古怪又自在随心的小女孩。

待机状态下,少女做出一些动作,脸上的表情便细微而生动地变化。

饶是康辞并不是个萝莉控,这时也忍不住感叹:真的太可爱了!你上哪弄的脸?这肯定不是你自己捏的吧。

[团队][小南瓜]:别人捏的。

[团队][小南瓜]:上次买衣服送的美容优惠券,再不用过期了。

还真是你的作风。康辞笑起来,他忘了压着声音装成熟,充满少年感的笑声朝气蓬勃,说起来,你这个星期是不是考试了?

[团队][小南瓜]:没有啊

[团队][小南瓜]:为什么你这么想

康辞:我感觉最近高中都在月考了吧,然后下个月要期中考试

[团队][小南瓜]:那个

康辞蓦地被打断,问:怎么啦?

[团队][小南瓜]:我不是高中生。

康辞一愣:靠,你难道是初中生?

[团队][小南瓜]:。

[团队][小南瓜]:我成年很多年了。

[团队][小南瓜]:这个账号的绑定身份证,是我妹妹的,她读高三。

康辞:

他完全没想过身份证和账号使用者不是同一个人的情况,这时只觉得自己笨得要命,连这种可能性都忽略!

你怎么

不说啊?

话到嘴边又止住了,康辞懊恼地抓着头发。

对,小南瓜从来没说过自己是未成年!

那天他因为触发防沉迷被迫下线后,康辞就开始脑补小南瓜是个还在考大学的小朋友,并从各种自以为是的地方找来证据,越发印证了这个说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