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15)

作者有话说:

中秋快乐~

明天继续更新嗷

第18章 把手给我

那天难得气氛好,游戏场景细致得近乎让人沉浸其中,听着耳畔的虫鸣鸟叫,康辞回过神时,藏在心里的邀请已经脱口而出。

然后,当头棒喝,打得他满眼金星。

就算他说不是拒绝

但还是被拒绝了吧。

尽管说得那么隐晦也并不像告白或者别的什么的。

小南瓜不想和他面基,四舍五入就是对他并没有那么好奇,也并不愿意两人从网络基友或许也有绑定侠侣但这只是康辞一厢情愿发展到现实。

康辞气馁一整个夜晚。

然后,想通了。

他最擅长自圆其说,告诉自己:从来没提过见面,小南瓜估计都还是懵的,而且没告诉过他坐标,可能把别人吓着了。不喜欢把游戏的事拿到现实中,这也属实正常。

至少他把那句话讲出来了对不对?

他的好感正在发酵,量变积累着质变。康辞无法否认,越接触,他好像越对小南瓜这个虚拟角色背后的人感兴趣。一旦说出口,像曾经遮遮掩掩的暗示变作了明示,不仅对小南瓜起作用,也对康辞有了莫大推动。

喜欢说出来后,只会更加喜欢、越来越喜欢,得不到回应就不会放弃。

再想想就再想想,同在一片天空下,迟早有机会的。

康辞睡了一觉后好多了,连带对陆朝南反馈来的综述修改意见都异常顺眼,心情极好地给对方回了个三克油的表情包。

他的微信和QQ分得很开,一边属于游戏朋友,一边则是现实的交集包括班群、专业群互不打扰,很方便。

康辞休息日不怎么上微信,这时看见班群的未读信息那么多,想了想还是决定翻一翻。

关于运动会报名的公告

这学期过得好快,原来都要到十月底的校运动会了。

去年刚进校,什么都不懂就被忽悠去参加了项目,本以为和高中运动会一样是全校都会在,结果只有开幕式时班里整整齐齐了半小时,然后各自鸟兽散。

大学运动会不仅不会为运动会专门放假,还丧心病狂地把时间安排在不上课的周末,简直约等于变相加班。更别提除了运动员和裁判,根本无人在意,引起关注的程度还不如院系之间的各种球赛。

去年,康辞被班里以没有男生为由骗去跑了个接力,没进决赛,当即就想以后再不去凑这个热闹,他又不是专业运动员体育学院不还在呢吗!

本着看热闹心情点开报名表,脑子里是我倒要看看谁今年还这么傻逼参加运动会,两秒钟后,康辞放下手机,揉了揉眼。

他怎么突然看见自己的名字了?

还是1000米?

没睡醒。

对,一定是幻觉,他都没吭声,怎么会报名呢?

康辞静静地在床上坐了五分钟,深吸一口气,再次打开了班群。

报名表中间,男子1000米比赛后赫然跟着两个字。

从小到大写了无数遍,闭着眼都

康辞一个电话打给了黄家新。

对方昨晚不知熬到几点,接电话时声音都是迷糊的:喂,康康,大清早

为什么我会在1000米的名单上?康辞几乎崩溃,昨晚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就去网恋了没看群,睡了个觉起来怎么会这样!

黄家新沉默许久,才说:你看记录啊。

行,我看,现在看。康辞索性把手机开了免提,群记录翻得几乎食指酸软,最终定格在一个抽签小程序。

同班几乎都是一群玩咖,除了聚会积极,其他时间都各自为政,尤其学校要求的集体会多基本能逃则逃。遇到义务劳动、讲座必须出人,怎么排队都不能做到全体都满意。

于是崔洋找了这个抽签小程序,每次都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的结果,就是康辞在并未表态的情况下硬生生被安排去长跑了。

康辞语气逐渐冰凉:我他妈你们抽签,好歹先说一声

我昨晚提醒你了来着,喊你把那些简单的项目先占了黄家新弱弱地说,但你没回,十二点多,你睡了?

康辞:

那个点他确实已经睡觉了。

因为心情太郁闷。

谁会在周末开、班、群!康辞咬牙切齿,我以为他们又在聊什么拼多多剧本杀密室逃脱!崔洋狗东西,这么大的事不艾特全员?

不怪康辞愤懑,抽签结果就很诡异。

法学院男女比例不协调,班里男生统共只有十来个。扣除已经自愿报了项目的,去当志愿者无法兼顾运动员身份的,弱得像豆芽菜或者体重200斤这类跑完可能会出人命的,最后抽一个出来跑1000米

抽到康辞的可能性近乎于100%。

人工操作,绝对的人工操作,黑幕!

康辞脑子转过了弯:崔洋整我,是吧?

黄家新沉默了。

康辞:我杀了他。

黄家新念了句佛:故意杀人十年以上,最高死刑,你冷静点。

两人在电话中相对无言许久,黄家新听康辞的呼吸从急促到逐渐平稳,以为他想开了,试探着问:康康,你能跑1500吗?我记得你体能还可以

能跑,但我不想。康辞说,我现在想杀人。

黄家新立刻挂了电话,以免被殃及。

美好周末就此泡汤,此后的几周,康辞都闷闷不乐。

文献综述大赛,突然被报名的运动会,愈发不要脸的班长都说否极泰来,康辞却觉得这场水逆没有尽头,从遇见陆朝南,他就没经历过一件好事。

连以前还会对他mua的小南瓜也变成我怕你会失望!

果然,他和陆朝南就是八字不合。

八字不合最近大约学业太忙,两周没有来听课了。而这两周里,康辞除了要应付正常的作业,还要为生米煮成了熟饭的运动会准备。

他甚至没精力找崔洋打架,只想快点到11月初跑完1000米拉倒。

游戏没怎么玩,每天和小南瓜按部就班清理完日常任务,双双下线,吹水说废话都变得很少,变相地,两个人都在为那天一时失言冷静。

虹市的秋天拖得慢,却来得急,仿佛只是一场夜雨,就冲刷掉了全部夏天的燥热。

轻薄凉被换成蓬松温暖的羽绒被,空调不再终日调到24度,校园里,树叶在秋光中绿得发黑,竟成了一年中最茂盛的浓郁色调。

体育馆中喇叭播放着慷慨激昂的运动员进行曲,因为缺少观众,回声萧条。

康辞换了身便于运动的衣服,短裤,宽大背心里面穿白T恤。他随手把碎发全捋到后脑扎了个小辫子,从钟岁岁手里接过一瓶水。

康康,你可是跑过半马的人,加油拿名次!钟岁岁握拳。

真站在这儿,生无可恋倒凭空消了一大半,康辞拧开瓶盖:用得着你说?

他有奇怪却强烈的胜负欲,也是在前几天才突然想通。如果一切都成为既定事实,无法反抗,那不如让崔洋看笑话的期待落空,可以算间接打了他的脸尽管康辞仍从心底觉得这手段低级、幼稚。

等着吧。康辞开始拉伸,存心搞我的都没有好下场。

没错,给他点颜色!钟岁岁说完看一眼终点处,眼睛亮了亮,诶,陆学长又来了!

康辞被这个又字弄得口舌瞬间麻了:什

他是不是专程来看你啊?钟岁岁浮想联翩地说,为什么你们总能遇见呢?这是命运的安排,是维纳斯的指引

康辞:钟岁岁我提醒你,你是党 员,不要搞封建迷信。

学长旁边怎么有个漂亮姐姐,我靠,哥!钟岁岁对康辞的话置若罔闻,我得去帮你看看,万一那是学长的女朋友你就没戏了啊!加油,我等会儿回来!

谁稀罕有戏,我要谈恋爱也是和小南瓜

康辞甚至懒得往钟岁岁八卦的方向看,径直开始热身。

啦啦队员聊胜于无,除了运动员就是裁判和志愿者,康辞站在起跑线上时,冷不丁和拿着记录本的崔洋看了个对眼。

加油啊!戴眼镜的男生朝他笑得很标准。

康辞没看见似的别过头,目视前方。

起跑,调整呼吸,一切都很顺利,康辞跑出去半圈,却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的直觉一向准得可怕,康辞看向身边面生的人,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

离终点还有一百米时,他的预感成真了。

身边不知哪个学院的男生忽然加速。

康辞原本领先一个身位,优势不大,他还在思考要不要闪开,或者也加速保持两人之间的距离,后肩被一股生猛力量往前用力推搡

康辞蓦地失去重心。

天旋地转,他来不及做出反应,半边身体已经触地擦着操场的塑胶跑道被撞到人造草皮上。疼的感觉尚未袭击他,康辞转过头,那男生也跌倒在地,后面几个人放慢了跑步的速度,远处,几个志愿者迅速围过来。

膝盖的伤这时才传递到痛觉神经,康辞抽了口气,伸手想撑着地面爬起来,可刚接触到又是一阵钻心刺骨的痛。

我靠康辞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呼。

手掌全破了,膝盖脱了一大块皮全是擦伤,还有撞伤的淤青,流血不止。

那个男生也没好到哪儿去,正被同学七手八脚地扶起来。

比赛的插曲成了场上最大变数,康辞原地保持摔倒姿势缓了好一会儿,余光瞥见崔洋朝这边走近,立刻想要靠自己起身他绝对不要被崔洋看笑话。

视线内,出现一双干净的篮球鞋,微风拂过时,他闻到那股熟悉的薄荷烟味道。

康辞一愣,抬起头,正对上淡漠的棕褐色眼睛。

起得来吗?运动衫版本的陆朝南挡住崔洋的路线,说得熟稔,做得自然,半弓下腰示意康辞,手给我。

手心相贴伴随着拉扯力度,比单纯交握更真实。

康辞起身时,他觉得自己感知到了陆朝南的脉搏,居然有些许地快。

嘶康辞吸一口冷气,不经意左腿落地,又是一阵触电般的剧痛,我操!

不要说脏话。身边的人语调沉稳。

康辞:

康辞:学长,我都这样了!

陆朝南扫了眼他的伤:嗯看见了,带你去校医院。

带?

怎么带?

脑海中疑惑尚未问出口,握着他手的青年短暂放开。紧接着,陆朝南站在康辞面前背过身去,朝他勾了勾手指,指向自己的后背。

你、你背我?康辞不可思议。

陆朝南没说话,后脑勺却写着:别浪费时间。

不远处,钟岁岁捂着嘴朝他比了个大拇指,康辞忽然慌得脑子里一团乱麻,连擦破皮的地方还在流血都没有知觉,语无伦次:其实我可以走我真的可以你扶着就

陆朝南转过头,面色不善:背,还是抱,选一个。

作者有话说:

你管这叫情商低?.jpg

明天不更新,俺要加班(尔康手

第19章 资深玩家

康辞当然不会选抱,他还要脸。

别别扭扭地扶着陆朝南的肩膀找重心,康辞还没做好准备,冷不丁先被一把握住腿,随即身体一轻,回过神时,陆朝南已经往前走了。

上次被人背或许还要追溯到小学三年级的暑假。

夏日炎炎,回南桥老家避暑时,康寰带他和钟岁岁去游泳。不在游泳池,而是在没有开发成旅游景区的山涧中,一个相对封闭的池塘,水流缓,人少,能够在附近玩一整天。他满心欢喜地跟着去,然后就在即将下水时摔伤了膝盖。

现在右边膝盖还留着两个蚊虫包似的疤,康辞记得那天他哭得很大声,被康寰一边骂男孩子哭什么哭一边背回了停车场。

那是一种厚重、放心而温暖的安全感。

时隔多年,康辞没想到,陆朝南的后背也一样让他能忘记伤口的血和痛。他别着头,努力让自己挺直腰减少接触面积,却不得不将手搭在对方宽阔的肩上。

操场的运动员进行曲仍斗志昂扬地唱着,喧闹离他们很远,十一月初,风已经有了深秋的凉意,可阳光刺眼。

康辞不安地眨着眼睛,几乎有些冷寂的气氛里他说:学长,你看你走那么慢

痛吗?陆朝南突然问。

啊?

所以他走那么慢,是担心伤口有蹭到哪里更严重?

暗自猜测的想法似乎很靠谱,康辞的心跳是须臾之间加速的。他背挺得更直,生怕被察觉,说话时差点咬了舌头:不痛不是,痛,但

痛就少说几句。陆朝南原地站着,不耐烦地以命令的口吻说,还有不要那么端正那么僵硬,趴下,不然背着吃力你以为你很轻?

康辞:

行,还是那个他熟悉的陆朝南。

这下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了。

康辞搭在陆朝南肩膀的手往前伸,不客气地十指扣在一起。他的下巴索性枕着陆朝南的肩,反正不管怎么样对方都没多想。两人拉近距离,之前的暧昧却好像烟消云散,只剩下纯纯的襄助之谊。

离校医院还有一段路,可能陆朝南是对的,姿势改变后他的脚步轻快不少,呼吸也没那么急促。重心改变的缘故吗,康辞不自禁地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