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16)

他没话找话地问:学长,你今天来运动会干什么?

帮忙。陆朝南回答得简单明了。

你们也被抓壮丁?康辞有点儿想笑,不会吧,研究生院不是单独的嘛。

陆朝南原地喘了口气,才说:我有别的事。

所以听语气是不打算深入讲了,康辞本想和他就此聊聊天,顺带八卦下那位据钟岁岁回报的漂亮学姐和陆朝南什么关系某人上课回手机消息的频率康辞可还记得,绝对有情况现在看来是泡汤了。

不管怎么说,康辞小声地道谢,学长,今天还是多亏你了。

陆朝南搂着他的大腿,往上一抬,重新找到着力点,嗯了声,毫不谦虚地领了康辞的心意:应该的。

诶?康辞愣了愣,什么应该?

陆朝南却说:没。

至于为什么应该,他不答,康辞到底无处知晓。

等日后回过神,想到自己曾经数落过的那些话,康辞脸红了多久,陆朝南也不得而知。

勉强算是扯平了吧。

运动会开在周末,抽调走了医务人员后校医院就更萧条。走廊里空无一人,康辞低头看摔伤的膝盖,抬头看陆朝南趴在挂号窗口。

只能挂急诊,陆朝南个子太高,目测超过了一米八五,填表时不得不弓起背难受地蜷缩。坐在里面的值班医生估计心情不太好,刷学生卡时满脸愤怒,陆朝南面对她一点脾气也无,低声答应着,把挂号单收好。

不是说送进校医院就可以了么,怎么还不走?又看医生又拿药的,康辞靠在旁边,无数次把我回宿舍随便处理下就行咽回了肚子。

都被背着走到这儿了,再说算了,他可能会被陆朝南当场暴打。

康辞痛觉神经不发达,刚摔时痛得够呛,过了那阵子除了隐隐的胀没什么知觉。他略一观察左脚,好像有点肿,但是正常现象就没往心里去。

行了。陆朝南顺手把学生卡递回给康辞,去那边坐着。

这话说得像陆朝南不陪自己,康辞心里一块大石头悄然落地的同时,又有什么难以言喻的失望托着他。矛盾地自我拉扯,他终是抿了抿唇,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向急诊室。

陆朝南没有跟上来,他回头时,对方的身影也消失在校医院挂号处了。

算了吧,已经很够意思了。

康辞自我暗示,伸长了破皮流血的左腿,缓缓地坐在急诊室外。

只开了一个诊室所以头疼脑热都积压在了门口,排着长队,康辞腿脚不便,没着急站着等,拿出手机想打两局游戏,一看信号,又傻了眼。

虹大的校园网间歇性失灵,急诊室位于走廊深处,他的5G都变成了E网。

康辞沉默片刻,干脆收起来,百无聊赖地打量排队的人群。

有个女孩子可能发烧了,戴着口罩;有个男生大约胃痛,满头冷汗地捂住了小腹,该不会吃哪间食堂窗口吃的吧;和朋友一起插着耳机听歌的女孩,不停打电话的男生,最末尾的一对情侣正亲亲密密地抱在一起。

大家好像都有人陪,再不济手机那边等着某个朋友回复最近的问候。

刚才还是应该让钟岁岁陪自己来的,死丫头没自觉,就这么把自己扔给了陆朝南。黄家新今天刚好回家,否则现在两人肯定玩上switch了

怎么要等那么久,开运动会就不能多放几个医生在医院了吗?

运动场附近没见人,过来还是见不到人。

早知道还是回宿舍自己涂药,都怪陆朝南,非要说万一挫伤软组织。他最好别乌鸦嘴,否则

视野里出现一双熟悉的篮球鞋,停在了面前。

康辞若有所感,抬起眼皮。

饮料,茶,水。陆朝南向他敞开一个购物袋,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都买了。

各色的水瓶外壁凝结起一层小水珠,袋子中也仿佛氤氲起冷气。陆朝南短时间内去而复返,可离得最近的学生超市都在几百米外。

康辞心里忽地很软,像被谁化骨绵掌似的拍了个手印,短时间内都无法消弭了。

他挑了瓶无糖的青柑普洱,自觉应该对陆朝南笑一笑的,嘴角却僵硬,只得飞快地弯了弯眼角:谢谢学长。

陆朝南说没事,随后在他身边坐下了。

你走路去买的吗康辞小心地问出口,还是共享单车?

陆朝南掏出钥匙扣给他看:自己的,就停在宿舍那片。

康辞说这样啊,自觉无话,目光倏忽落在陆朝南的钥匙扣上。

通常男生不太会用钥匙扣尤其已经过了大学阶段陆朝南指尖却吊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塑料小人。有点像盲盒,但不完全是,白发,身负巨剑穿道袍,表情严肃,因为是二头身凭空多了几分憨厚可爱。

这套小人他也有,而且是大全套,江山年初刚发售的游戏周边。

学长,现实遇见游戏同好的激动战胜对陆朝南的偏见,康辞条件反射地问,你的钥匙扣玄门?

陆朝南偏过头:嗯?

御剑江湖?康辞指了指塑料小人,今年刚出的,你也玩这游戏?

啊,大学时候都在玩。陆朝南摊开手心,玄门小人便安静地躺着,他目光带着笑仿佛追忆青春,过年路过授权店,看见了,就顺手买了一个。

你玩的玄门吧。康辞笃定地说,一般玩家都会买自己的本命职业。

陆朝南点点头,没头没尾道:不过出国的时候延迟太严重,AFK了一段时间。

诶康辞本想顺便问他在哪个服,思绪被这句出国拐走了,学长你是在国外读的研吗?

在德国念的LLM。去年毕业想找实习,遇到陆朝南不易察觉地中断,片刻后才继续说,遇到一些事,就先回国了。工作刚找好,顾老师那边有个机会,就先读着,打算过几年再说。

康辞暗自咋舌,LLM可不是好读下来的,更何况陆朝南去的学校肯定很优秀。再思及那两篇C刊,冷不丁地想:那他岂不是回国一年就发了两篇文章?

学长你好厉害。康辞由衷地说。

可能并不在意这份夸奖,也可能听得太多了,陆朝南只沉默地把玩着钥匙扣,半晌,略带感慨:所以如果现在有机会,很多事就去做吧。

康辞左顾右盼:你在对我说?

如果你在听。

康辞情不自禁眨了眨眼:哦但你为什么不在国外读博啊?

陆朝南却仿佛没听见这句话,他抬头看了眼排队情况,起身:行了,差不多轮到你了,咱们先过去等。

康辞缩回受伤的腿,正要站起来,陆朝南搂过他的肩。

被他半抱着,从门口扶到就诊椅坐好,康辞鼻尖始终萦绕着薄荷烟的辛辣味道。他心猿意马,第一步没站稳,差点趔趄。

陆朝南握住康辞肩膀,往下滑,稳住他时,手掌的温度透过皮肤浸入神经末梢。

他的手居然很冷。

刚才,陆朝南对上康辞的眼睛,不易察觉地避开直视,有句话没说对。

嗯?

你一点都不重。

陆朝南说完,勾住康辞的肩膀,把他送进急诊室。

手臂外侧,随着这句话落入耳郭,皮肤还没消散的冰凉触感好似只停留了一秒钟,就被急速升温的热度须臾蒸发。

作者有话说:

前几天法定假期,所以申请到了周五才能入v,更新频率问题,明天请假一天,周五双更,周末也更新~

谢谢大家3

第20章 怎么回事!

膝盖破皮,脚踝扭伤,还有轻微的软组织挫伤。校医写着单子,以平淡无奇的语气下结论,没啥大问题,注意冰敷再吃点消炎药就可以了。

康辞哦了声,低下头,脚踝越来越肿,比半小时前观察时显得越发严重。

被陆朝南再次扶着走出诊室安置在等候大厅的角落,惹得刚拿完药的女生看向他们眼神微妙了两三秒钟,康辞忍不住反抗。

学长,我真的没事,你要忙什么就去忙吧

你怎么回宿舍,单脚蹦?陆朝南无情驳回了抗议,待着,给你拿药,伤到腿不是开玩笑的,会影响睡觉。

女生噗嗤笑出声,紧接着提上药袋子迅速跑了。

康辞:

他觉得他们的对话很怪,但又找不出到底哪里不对。

药房窗口就在挂号处正对面,男人站在那儿,安静等候时不玩手机也不闲聊。陆朝南不驼背不含胸,像一棵挺拔的树,樟树,杨树,或者是青松,是竹。

凝望他的背影,康辞不禁想到了九华山的那片苍翠欲滴的竹林。

如果一直玩游戏的话,陆朝南应该去那里做过任务吧。

突然记忆就有了玄妙的重合,连带着,康辞无端觉得对方气质很适合玄门这个职业。

设定里是惩恶扬善的名门正派,端正,出尘,还带着点严肃古板。有道是RPG游戏玩得久了,角色和玩家会互相影响,越发彰显出一些特质,康辞忍不住猜陆朝南玩游戏的状态,是一直这样,还是玩了玄门变本加厉?

不玩游戏之前,陆朝南会有别的模样么?

御剑江湖,陆朝南。

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关键词,就这么突兀地连在了一起。

相处多时,庄女士老说康辞吃软不吃硬,那对比之下陆朝南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如果真的铁石心肠互看不爽,陆朝南压根不会抓他起来。

正百无聊赖地脑补,画面中的绝对主角走向康辞,仍是一张冷脸:行了,走。

康辞没转过弯:去哪?

我宿舍。陆朝南说,理所当然将胳膊伸到康辞面前示意他抓着自己站起来,还是本科那边也可以借到冰袋?

冰袋?康辞皱着眉问,要这个干什么

是陆朝南的问题还是他脑子进浆糊了,否则怎么会听不懂中国话?

陆朝南顿了顿,目不转睛、自上而下地凝视康辞。单眼皮,眼尾又带点勾,细密睫毛倏忽一闪,眼底那颗浅色泪痣便也像有光掠过。

他耐心地从头解释:医生刚刚说了你脚踝扭伤,还有擦伤很严重,对不对?

嗯。康辞点头,被陆朝南的语气吓得一哆嗦。

太温柔了。

好像这一刻,他们之间的糟糕与冲突都可以立刻清零。

温柔的陆朝南继续问:医生说要冰敷,对不对?

算了,还是别清零了。

不习惯。

康辞头皮发麻,不知如何回应只好嗯了声。

我宿舍有冰袋。陆朝南嘴角抿了抿,像很难得对别人发出邀请般不自然,说完了,走吧。

博士楼住宿条件比本科好不止一点,在亲身踏入之前,康辞就对单人间+独立卫浴有所耳闻,但并不羡慕反正他是读不到博士的。

不过他真没想到还能有小冰箱。

房间比预料中更大,床在一侧,书架式的书桌摆在另一旁,至于衣柜也是独立的,更像单身公寓。康辞略略看了眼陆朝南的书架,除开基本大部头专业著作、一些德语原版书,剩下的大都也是社科类书籍。

初次见面并无惊喜,和房间主人的气质如出一辙。

电脑是台式的,正在待机。旁边,陆朝南上课时带的银白色笔记本合拢了,被一本装订好的论文压着,透出点勾画痕迹。

康辞不自觉,想看哪个倒霉蛋落进陆朝南手里,刚有动作就被抓了个正着。

陆朝南拿起那叠论文塞到了最上层,眼皮略略低垂,没说不准碰,也没表现出对他动作的反感,只说:我去拿冰袋,你先随便坐会儿。

书能看吗?康辞问。

陆朝南点了点头,把凳子拉开,让他伸着腿坐好,又问:痛不痛?

真不痛,学长,我没什么大的感觉。康辞重复太多遍,已经有点烦,可他知道陆朝南是出于关心就耐着性子补充,小时候摔了一次,后面就不怎么怕痛了。

陆朝南眉梢微挑,大约不知如何接话,径直背过身去阳台了。

康辞百无聊赖,够不着上排书架,先打量陆朝南的摆设。

书桌很能体现人的性格和态度,陆朝南的桌面上,除了笔记本电脑,一个可口可乐玻璃杯,最引人注目的是电脑音箱旁摆的几个盲盒小人。

真看不出来,他收集得还挺有品位。

钟岁岁是盲盒狂热爱好者,常在朋友圈分享所以康辞对此被迫接受了诸多讯息,对几个高人气的造型十分眼熟。

一开始觉得记这些没用,现在歪打正着,开始分析陆朝南的收藏了。

星座系列,还是天秤座;猫咪系列连隐藏都买全了,真壕;太空系列的好像还差个宇航员,但有最难抽的小飞船;御剑江湖和某国内大厂联名出的门派小人,陆朝南出人意料地买了涂山和玄门,有个没拆包装,看不出来

康辞内心发笑,陆朝南竟然喜欢这种小女生才热衷的东西,可又觉得对方的爱好与外表反差过大,甚至有一丝诡异的可爱。

尤其那个粉红色戴帽子的小羊,严肃的小脸,与陆朝南有神秘的相似。

越看越像,他又想摸一摸了,只是还没手欠就听到了脚步声,康辞连忙正襟危坐。

但改不了嘴欠的毛病,康辞问:学长,你喜欢这些啊?

陆朝南的目光清清淡淡掠过那排盲盒,说了句还行,然后出人意料地半蹲下身,单手握住康辞的小腿拉向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