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17)

过分亲密的动作,康辞一愣,连忙往后缩:干什

冰敷。陆朝南答。

他单膝跪地,认认真真拉过康辞的腿,不顾还踩着运动鞋,让对方踏上自己大腿方便下一步动作。球鞋脚印在干净的运动裤,薄薄的一层灰,还带着点泥,平时总整洁得像有强迫症的陆朝南却任何在意。

他都不看那个脚印,说:别动,要是碰难受了就讲。

康辞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嘴唇发烫,脸大约也红得要命了。

居高临下,康辞用力抓住椅子边缘,感受脚踝肿起的地方一阵舒服的冰凉。为避免冰袋直接接触皮肤可能会带来的副作用,陆朝南还在中间垫了一块毛巾,包裹着,一点一点地加力度,贴住肿胀边缘,再往里。

他的微凉的手指裹住小腿固定,慢慢地往下挪,指腹的纹路几乎印进肌肤。每一下脉搏,每一次跳动,他们都好像深刻地彼此共享。

这认知让康辞更恐慌,来源于未知却气势汹汹的共鸣,不讲道理地逼迫他快速接受。

游戏是游戏,好感是好感

可是。

康辞没有在现实里第二次对同一个人心跳加速。

脑子里蓦地响起一个声音,像来自良心深处,拷问他:你在这儿脸红耳热,小南瓜呢?你不是该喜欢小南瓜的吗?

对啊,小南瓜呢?

康辞还分不清欲望和感情的分界线,只知道这一刻陷入了混乱。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脚踝传来的令他舒缓的凉意是真的,陆朝南专注冰敷时眼睑处羽毛状的阴影是真的,指腹移动时擦过皮肤的黏腻是真的,连他的呼吸,温热,洒在伤处激起一层细微颤抖都真实得不能再真实。

可是,那个虚拟数据堆砌而成的江湖,小南瓜从巨石跃下拦在他和敌对玩家中间也是真的,说着QAQ和跟你一起很好玩也是真的,对话中每个字、每个小表情也都来源于一个身份不明但康辞着实朝夕相处好久的人。

只不过这些朝夕相处隔着网线,建模,代码,还有纸片似的单薄文字。

而青春期以后初次汹涌的情感切实发生在当下,十平方米的宿舍秋光潋滟,晒得陆朝南的发梢浅成好看的金色。

康辞头脑发晕,在一片朦胧中想:我真的要疯了。

好了。陆朝南的话打断他高烧般的妄想,腿也重新归位,把消炎药吃了。

康辞还眩晕着,一个指令一个动作。

陆朝南洗了个手回来,他还保持着吃药的姿势没动。青年大约觉得他困了,便说:你现在是回宿舍,还是在我这儿休息?

康辞望向他:学长你不要说话惹人误会

有吗?陆朝南无辜地说。

康辞:要不我还是闭嘴吧。

他已经连话都不会讲了。

既然状态这么糟糕,康辞觉得这就该结束,可刚才冰敷完,脚踝扭伤一阵刺痛。

陆朝南大约看出康辞不自在,索性说:这样,你等我到大阳台收个衣服,然后骑车送你回宿舍,很快。

康辞含糊地答应一声,顶着两只新鲜出炉的通红耳朵,欲盖弥彰地扭过头。

房间已经不窄,站着两个人还是逼仄,陆朝南离开后空气仿佛一下子清新了些。康辞掩耳盗铃地趴在他的书桌上,既忐忑,又惶恐不安。

他到底在紧张什么,害羞什么,对着陆朝南脸红什么?!

这叫精神出轨!对得起小南瓜吗!

啊!要疯了康辞用头抵着桌面,手张开,胡乱地挥了几下。

啪嗒,一声轻响,好像掀翻了东西。

康辞唯恐不小心碰倒了陆朝南的盲盒,匆忙抬头,却对上一片光亮。

他迷茫地眨了眨眼。

手指擦过鼠标所以激活了休眠状态的电脑,陆朝南不知道怎么设置的,居然跳过了输密码解锁,就这么大剌剌地摊开默认桌面

不,不是默认。

康辞看见了一张游戏截图。

熟悉的建模,似曾相似的画面,红衣少女和黑衣侠客静静伫立。

身后,星河倒悬,满天清梦。

这不是

这不是

他和小南瓜的截图吗?!

康辞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双手按住太阳穴。

怎么会,出现在陆朝南的电脑里!!!

作者有话说:

晚上还有一次更新嗷

第21章 我全都要.jpg

陆朝南的电脑桌面是他和小南瓜的截图。

他为什么会有这张截图?

康辞一下子死机了。

从辨认出截图的第一秒钟开始,而后发生的事,康辞全程如漂浮于云端。

他还在震惊,捕捉到陆朝南开门时一声悠长响动,康辞几乎是条件反射般伸手摁掉了显示器。对方抱着几件衣服进来,他端正坐在原处,仿佛刚才只发了几分钟呆。

被扶着下楼,安排在单车后座,偶尔一两句对话,掀起衣摆的风。

桂花香早就没有了。

直到黄家新代替陆朝南把自己扶回宿舍,坐在熟悉的座椅上,康辞无意识地用手机敲击了好一会儿桌面,才从仿佛断片一样的空白中回过神来,有了思考整件事的理智。

但他的脑子仍转不过弯,无法说清到底从哪儿开始。

天河一线的风景,截图后他开玩笑说南瓜瓜拿去当桌面。

那张桌面他好像没有发给过别人。

所以陆朝南认识小南瓜?

不,恐怕不只是认识

同在虹市甚至同在百花西区和溪南区。

同样遇见了不对付的冤家。

同一天停电。

比你大好几岁,读书。

我也在上课。

那我下楼买个电筒。

停电,深秋的桂花开到晚期,馥郁得晕乎乎。唯一明亮的超市里,陆朝南找他借钱买了一支手电筒,两对五号电池,一盒薄荷烟。

他们走回宿舍的五分钟,手电的光像被他握在掌心的星辰。

虹市的夜晚本来没有星星。

像一串珍珠摔断了,当每颗都被拾起,重新拿一条线后没费多大劲就顺理成章地再次串连。于是曾经无法解释的事全都有了合理结果

比如他总似曾相识的1015,同时是小南瓜的账号密码,以及陆朝南的邮箱前缀。因为陆朝南不用QQ邮箱、班级交流也只用微信,康辞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现在想起全是破绽。

再比如为什么他会在那天关掉电脑出门去学生超市后,立刻碰见了陆朝南。

他早该想到的。

因为停电了,下线了,他要出门,陆朝南也要出门。

他也早该想到,为什么在游戏里总一起卡顿。

因为他们用了同一个校园网。

他们在同一个地方。

所以。

陆朝南。

小南瓜。

所以

陆朝南=小南瓜?

等式在脑内浮现的第一瞬间,所有的怀疑与困惑突然全部消失。

康辞的手微微颤抖,随后只剩下一个念头。

怎么会这样康辞呢喃着捂住脑袋拼命抓乱自己的头发,混沌又无助,陆朝南是陆朝南居然我怎么会喜欢小南瓜,我怎么

老婆,宝贝贝,南瓜瓜。

我只喜欢跟你一起玩,只有你一个亲友。

不,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

康辞慢半拍地从满脑子浆糊里捞出除暧昧话语、若有似无的暗示以外,另一件极端恐怖的事:所以,这么久了,我都当着他的面说了什么

第一天遇到个扑克脸就结了梁子,倒霉。

我看那个助教爹味有点重。

他是不是变态啊我越反抗他越兴奋?

在我宿舍安监控了

情商太低了每次和他说话就没不费劲的。

押着我学了一中午,是变态吧是的吧是的吧!

恶劣,无趣,读书读傻了耶。

某天对着陆朝南想下药只叫一瞬失言,尽管差点社会性死亡,尚且有转圜余地。

彼时彼刻,正如此时此刻。

准网恋对象其实是变态助教学长已经很可怕了。

比准网恋对象其实是变态助教学长更可怕的是,他当着本人毫不留情地吐槽了对方。

比吐槽吐到了本人面前更更可怕的是,他一边吐槽学长是变态,一边熟练地对学长卖萌我好喜欢你QAQ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QAQ我想跟你当面聊嘛QAQ南瓜瓜QAQ老婆QAQ

他喊陆朝南老婆了。

他还约陆朝南面基。

他好大的胆子想和陆朝南直接奔现。

所以现在是换个星球生活比较快,还是直接投胎更好?

康辞往后一仰,差点掀翻了椅子摔倒在地。他抓住床梯保持平衡,末了绝望地想:救命,这次是真的社会性死

等一下,好像还有一点,挽救余地?

如同绝处逢生,康辞险险地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现在的情况是他知道了小南瓜是陆朝南的游戏账号,电脑桌面是直接证据。但这件事目前并未被陆朝南发现,对方的表现也无比淡定,都没多看显示器一眼。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知情吗?

除了虹大的关键信息,康辞觉得自己没泄露过隐私。

但虹大有几万学生。

他藏得这么好陆朝南应该不知情吧!

不知情,不知情不知情不知情

黄家新转过身时,看见的就是康辞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模样。

他忍俊不禁:康康,你在作法吗?如果要诅咒崔洋的话扎小人比较快,我有个御剑江湖的基友,据说他们村寨里祖传养蛊,要不

闭嘴。康辞闭着眼,充耳不闻,我在祷告。

黄家新当他是摔伤腿时顺便磕碰到了脑子,嗐了一声:小可怜,晚上想吃什么,你新哥帮你去买,太远的不行啊。

康辞:我要飞升。

他满脸煞白地说这话,居然很能唬人。

黄家新刚要习惯性调笑,顿了顿,看见康辞脸色觉出不对劲来。他连忙绕过寝室中间的几个快递箱子走向康辞,拍了拍他的肩。这一摸,触到了满后背的冷汗,本来开玩笑的心情全部消失,担忧占据了上风。

怎么搞的?黄家新皱起眉,你不舒服吗?去校医院的时候,是不是没有做全身检查?陆学长也真是,都没

不要提那个名字。康辞气若游丝,是我对不起他。

黄家新:啊?

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骂他是扑克脸,更不该怀疑他是变态。

黄家新:这都什么跟什么

原来他真的装了监控。

康辞说完,噗通一声栽倒在桌上。

接受这件事已经需要极大的勇气了,康辞还要面对无穷无尽的尴尬。尤其他尚未消化掉不知是噩耗还是惊喜,就收到了一条组队邀请。

[系统]:[小南瓜]邀请你组队。

看清某三个字时,康辞只犹豫半秒钟,拔了网线。

混乱在这一刻好似有些许明晰,他疯狂头脑风暴指向了暂时性的结果:绝对绝对不能让陆朝南知道他就是无情砍崽,否则死路一条。

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再和陆朝南有任何交集。

先切断联系,再慢慢绝交,从此江湖不见无事发生。

尽管听上去很渣男,但总比陆朝南后期从蛛丝马迹中自己发现这个事实两个人再无法面对彼此的好。他们才刚从彼此敌对的状态有了些许缓和,在慢慢地改观,削弱第一印象,是个很好地开展友谊的转折点。

就遇到了这件事。

康辞不合时宜地暗道:钟岁岁是神棍吗?这什么命运的安排。

但安排太曲折离奇,他有那么一瞬间连满身极品装备的心血账号都不想要了,只求陆朝南要么明天就失忆,忘掉无情砍崽。

要么他永远都别知道。

陆朝南的世界里,康辞和无情砍崽只能活一个。

康辞深吸一口气,总算从快崩溃的绝望中暂时回过神。

就这么定了,只活一个。

电脑屏幕还有御剑江湖的启动图标,康辞抿了抿唇,第一次理智战胜了本能反应,在打游戏的黄金时间把启动器关掉了。

他随手打开一篇论文,强迫自己用学习忘掉现实世界发生的一切戏剧场面。白纸黑字不过脑子,康辞就像在机械地看,手机震动了两下,他忍了又忍,终是拿起来。

不出所料,确实是QQ。

小南瓜:又停电了?

小南瓜:今天还刷战力值吗?

这句话似乎给出某种暗示,小南瓜陆朝南并没想过那么复杂的事。

果然读书读傻了。康辞喃喃了一句。

他思索很久,觉得不回复不好,回复又没办法撒谎。

最终,康辞狠心地第一次没搭理小南瓜,连不刷都放弃回复,径直把QQ状态调成隐身并在此之前取消了对小南瓜的隐身可见。

QQ安静了。

陆朝南的确是个很有分寸的人。

可论文也看不进去,康辞自我放弃般趴在桌面。

脸颊贴着手臂内侧感受到滚烫温度,如他预料一般,他现在估计连眼眶都是红的。他像发烧了,脑子乱,体温高,心跳快到不正常。

难堪,丢脸,尴尬,后悔,内疚

好像所有他不曾经历的心情突然都有了准确描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