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20)

[系统]:[小南瓜]邀请您组队。

康辞卧槽一声,条件反射,猛地摔掉了手里的鼠标。

今天先遇到雨里萧瑟的追杀,又因蓝昭,短暂忘记了自己还在躲着某人。康辞看了眼时间,小南瓜通常并不在晚饭前上线,怎么

冷静,冷静,先别自乱阵脚,一味躲着他只会露出破绽。

不就是要跟陆朝南组队么?

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专心扮演冷酷的杀手就行了。

康辞深吸一口气,自我暗示了三遍我不知道陆朝南是小南瓜,然后手抖着,点了对方申请组队的确认键。

哥,晚上你有空送我去舞蹈教室吗?陆小茜推开门。

陆朝南把耳机偏开一边:让你爸送。

料到这结果,陆小茜嘁了声。她走到书桌边,不出意外地发现陆朝南的电脑屏幕正在游戏中,干脆抬了个凳子赖在旁边不走了。

火舞衣服真好看啊她感叹着。

陆朝南无比敷衍地嗯了声。

被冷落惯了,陆小茜知道他做事向来专注,并不把陆朝南的无视往心里去。她安然地坐着,从书桌不客气地拿了罐新的可乐喝,然后专心地围观陆朝南打游戏。可很快,少女发现陆朝南好像在挂机。

屏幕里,红衣少女正跟在一个黑衣侠客身后,看着对方埋头挖草。

陆小茜一开始还以为有什么玄机,过了五分钟,发现两人没有任何言语接触,忍不住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陆朝南诚实道,他想挖点黄金药草吧。

陆小茜无语了:我当然看出他在挖草你在干什么?你不是开了两个窗口吗?

陆朝南:蓝昭挂在家园等帮战结束。

哦。陆小茜钝钝地应了句,那个夜隐是你新朋友?

算是吧陆朝南心虚,清了清嗓子说,之前你的号触发山海相依了,和他一起的。所以我们就结了侠侣,做任务用。

陆小茜:

陆小茜:你们什么关系?

游戏亲友。陆朝南隐藏了另一部分。

陆小茜:男的女的,知道你玩人妖号吗?喂陆朝南,你以前都不会和秦关月以外的人组队诶,而且还只看人家挂机

陆朝南沉默片刻:不关你的事。

他说话难得有点别扭,陆小茜嗯了一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诶,你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走了好久,但他好像不是很想理你的样子你对人家有想法吧,不然至于这么怂吗?

陆朝南:我就想熟一点拿大号跟他一起玩。

你大号?陆小茜灵动的眼睛转了转,都上大号了,就这么喜欢吗?

屏幕里,红衣少女脚步微顿,莫名其妙原地放了个位移技能,往左飘出十来尺。

[团队][无情砍崽]:?

[团队][小南瓜]:手滑

[团队][无情砍崽]:哦

接着夜隐继续挖草,完全没有了从前对小南瓜一举一动的好奇心。

这画面,陆小茜情不自禁看了陆朝南一眼。

打游戏多年,从未因为谁有过波动的青年眼睫低垂,眼角的痣有点黯淡。

她慢半拍地觉出不一般来,活像发现新大陆:陆朝南你不是吧!你真的喜欢人家?怪不得老爸的话听不进去,原来打算搞网恋

陆朝南按W键的动作没变,缓缓地转过头,面无表情地望向陆小茜。

她从善如流地起身。

我去学习了。陆小茜推开门,想了想又缩着头,迎着陆朝南的死亡凝视问,你们打算奔现不?看过照片没?对方是哪里人

陆朝南说:滚。

哕!陆小茜做了个鬼脸,跑了。

打发走了烦人的妹妹,陆朝南转向游戏。

他像没听见陆小茜一口一个的喜欢,一门心思钻研着无情砍崽突如其来的冷落。

康辞已经挖草快满一小时了,算算体力也该用得差不多。可对方依旧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相持,虽然气氛并不僵硬,陆朝南感觉得到康辞对他怀有某种芥蒂,或者仍然心情不好。

刚才跟蓝昭私聊时没见他心情有问题,看来,就是故意了。

但哪怕故意,总有原因吧?

陆朝南托着下巴,思考了几种可能性都不能自圆其说。既然无法从网游世界溯源,那一定是因为现实,他仔细回忆,觉得问题也许出在运动会那天。

摔倒时,康辞都还没有特别委屈。

医院也还乐观着,甚至有空问他打不打游戏。

去宿舍冰敷,耳朵倒是挺红的

中途收衣服时离开过,回来,康辞的样子像受了什么惊吓。

电脑好像没关

所以,是被看见了吧。

桌面的截图。

提出要康辞来宿舍的第一时间,陆朝南其实没想起来电脑处于待机状态。发现显示器亮的黄灯后他只慌乱了一秒,随后决定随它去,无所谓了。

就像RPG游戏设置两个选项,陆朝南事先并不知道自己期待康辞碰或者不碰,好像哪一种结局他都可以接受。

可到现在,陆朝南发现,他居然更期待康辞真的自己看清那张截图。

一团乱麻的起源被攥进手心,紧随其后就是抽丝剥茧。

正如同自己最开始的混乱,康辞现在的压力源除却小南瓜的本尊是谁,恐怕还要加上其他的一些,毕竟不是谁都脸皮厚到能发现自己当面说人坏话而无动于衷。

忽地有些好笑。

不过居然急得第一时间就把显示器关了?

也许,康辞现在还觉得自己蒙在鼓里,于是想尽可能地装作正常。但他装也装不像,演技拙劣,刻意疏远就变成了异样的冷落。

陆朝南托着腮,凝望游戏里还在忙着挖草的无情砍崽。

现实的结,从现实下手比较好。

康辞你好,本周日如有空闲时间,请与我联系共同讨论学术问题,收到请回复。

他编辑完草稿,感觉语气有点僵硬,陆小茜的劝告不合时宜地涌上脑海,想了想还是都删掉了康辞肯定不太喜欢,会被吓到。

那换一个。

ZN:康辞,周末有时间吗?想请你喝咖啡[玫瑰]

作者有话说:

康辞:?不去

明天见

第25章 断头饭吗?

站在约定的公交站时,康辞还有点怎么会这样的无言以对。

那天他已经竭力无视小南瓜了,可效果不佳,两人沉默地玩了会儿游戏,还是小南瓜先说有事下线。康辞自不可能如以前一样追问,他巴不得对方放过自己。

结果就收到陆朝南的微信,问能不能请他喝咖啡。

本来想用腿伤当理由直接拒绝,但康辞不擅长撒谎,他明明已经能正常走路出门,只是影响跑跳,这么骗人,好像不太耿直。

没游戏这层关系,退一步讲,陆朝南出于自愿要帮他,牺牲周末时间,康辞不能对不起他那句对我有点信心。

不过喝咖啡

根本是个幌子吧?

上次被按着看论文的心理阴影还在,陆朝南的请客无异于挂羊头卖狗肉,肯定是要和他聊文献综述比赛的事儿。嘴上说着助教不就是个学长又不会影响我的成绩,但他又很想和陆朝南见面。

不就莫名其妙差点跟陆朝南网恋?

又没恋上,陆朝南不知他心里的小九九

尴尬个屁啊。

公交309路停在面前,康辞往后退了半步,注视陆朝南挎着那个运动背包下车。

下课后的时间,陆朝南总穿得十分运动,而这风格也意外地与他相得益彰。

这天他穿了件薄荷绿的卫衣,搭迷彩工装裤。

款式颇时髦,在校园里都很少见,稍不注意就会显得臃肿浮夸。不知因为脸和身材太优越或者气质有点走路带风,陆朝南好像能适应各种不太常见的夸张色彩,并随时有股与正装大相径庭的青春感。

以及与正装没什么区别的,领口处露出锁骨时一点点欲拒还迎的禁欲。

很好看,很戳性癖。

康辞不知多少次暗自遗憾陆朝南为什么长嘴,默默地赶在被陆朝南发现前移开视线,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学长。

堵车,久等了。陆朝南抱歉地说,你走路没问题吗?

康辞顺着他的示意抬了下伤到的左脚:现在已经不用拐杖了,受力多注意就行。

没有故意让你走路,不好意思啊,我的车今天限号。陆朝南好像在对他解释,家里还有一辆车今天送妹妹去学校了。

你还有妹妹啊。康辞随口说。

旋即他想起来,小南瓜的账号不就绑的他妹妹的身份证吗?害自己出笑话。

陆朝南只嗯了声,没有多提家里的事:要不,我去扫辆单车带你?

算了吧,没那么娇贵的。康辞失笑。

陆朝南点点头,走过他时拍一把康辞的肩,带着力度把他往岔路方向引。收回手时偶然擦过后背,康辞自脊骨升上过电似的麻。

走吧。他说,朝康辞弯了弯眼角,我们走慢点,痛了就说,大不了背你。

没事。康辞说,眼神飘忽不定。

好端端地怎么又提背不背

是陆朝南不对劲,还是他的思想不对劲?

康辞竭力调整自己忽视这些异常,连同突然过速的心跳一道,暂且封存。

陆朝南和他约的咖啡店在虹市图书馆附近。

邀约的当天得了康辞肯定答复后,他先发了个地址,康辞说没去过,于是陆朝南建议康辞直接坐309路公交到图书馆。此前康辞还颇为不爽,觉得陆朝南为什么不开车,哪知不等自己问,对方已经给了答案。

看来有时候直言不讳还是有点好处的。

康辞暗暗地想着,又看了眼陆朝南,低下头,两人的影子正拓在石板路上。

步行大约八百米,穿过一部分虹市最有名的文化街区,就到了。

文化街区在解放前是租界,小洋房历史悠久,经过修缮后现在有的仍作为私人住宅,更多则是免费的博物馆和艺术家们的画廊沙龙。

街道并不宽阔,少有汽车,沿街种满了梧桐树,年代远的甚至需要两人合围。

正值深秋,虹市的白昼虽然还保留着阳光灿烂的温暖,梧桐树却已褪去绿意变作金黄。起风了,便落叶归根,打着旋儿无声地飘在柏油路上,被不经意的行人一踩,发出咯拉的清脆响声,像秋的旋律拐了个弯。

康辞很少来这片,他对艺术和历史没有特别的兴趣,以为这条街不过是虹市旧风景的一张名片,并不能在他心里掀起什么波浪。

可现在,他与陆朝南安静地并肩而行。

梧桐叶偶尔擦身而过,落在两人的影子上。院落低矮围墙还保留旧时的样式,半开放的栅栏缝隙伸出三两花枝,只是春夏都过了,看见的只有树叶脉络的深褐色纹路。

风带着凉意,却并不感到萧条。

他在草木行将枯死的特殊色泽中,突然懂了平康路的情调。

只是为什么要和陆朝南

康辞偷偷一斜眼,抿着唇,无法描述是遗憾还是满足。

到了。陆朝南停在一座小门前,进去吧。

位于平康路与紫荆街的交叉口,半人高的铁艺花篮里正盛放着一小簇向阳花。红砖楼房,底层略下沉的落地窗前,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摆着POSE自拍。

康辞抬起头,对上了颇有热带风情的招牌:MaiTai。

木门推开时牵动风铃,旋律动人,里面光线稍微昏暗了点,灯开得恰到好处,营造出暧昧却温暖的氛围。不知哪儿来的如同木头被烧灼后产生的松香味,卡座的柔软垫子,方格桌布,拼合在一起后,是能让人彻底放松的深秋。

但看光线并不像能读书的样子。

真为了请他喝东西?

陆朝南应该是这家店的常客,他熟门熟路将康辞带到临窗的一个位置。

比起卡座,这儿更逼仄些,坐下后像整个人都陷入了被棉花与阳光填满的洞穴,懒人沙发舒适散漫,康辞情不自禁叹了口气。

起码,陆朝南和他今天见面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尴尬。

染着金发的服务生拿的咖啡单,全是英文,康辞选得很纠结。陆朝南坐对面,他那边倒不是沙发了,而是个很简单的草编坐垫。他两条腿稍向外伸着好像无处安放,修长手指握着柠檬水杯,正望向玻璃窗外发呆。

菜单稍往下压一些,露出双略垂的眼睛不安地眨了眨。康辞看不进去印刷的花体英文,放肆地偷看陆朝南。

这人缺德归缺德,但长相还真有点是他的菜

如果不是助教,他俩是不是有机会那个,那个,稍微地,发展一下?

要喝点什么呢?服务生热情的招呼打断了他的奇妙思维,第一排是我们的招牌咖啡,第二排是特调

我我就要杯dirty吧。康辞说完,赶紧把菜单塞给服务生。

对面的青年不明所以地一翘嘴角,尽管收敛,的确是在笑。康辞摸了摸鼻子,不敢问陆朝南想到了什么。

他目光下垂,打量了一会儿陆朝南搁在身边的包,感觉瘪瘪的,不像装满了东西。

康辞不禁好奇道:学长,你电脑呢?

电脑?陆朝南一愣,带电脑干什么?

啊?你出门不带电脑?康辞也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