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23)

没有陆朝南,大家对点名这项作业检查重新回到了得过且过的敷衍状态,甚至有了嗡嗡的说话声。康辞旁边,损友正和几个男生偷偷评价新助教:

唐老师上学期不当辅导员,原来去考博了啊

她人很好的,也不凶!

不知道唐老师有没有男朋友

某三个字落入耳畔,康辞一个激灵,忽地想起来除了学工办公室和教室,他还在哪儿见过唐柠:运动场,穿运动服戴棒球帽的单马尾美女。

短短两周过去,她的头发剪短了,烫出颇有层次的卷,有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与那时的青春学生感大相径庭。

康辞回过神,感到怪不得的同时,回想起一些不可思议的细节。

那天唐柠在运动场,旁边就站着陆朝南。

所以他问陆朝南怎么会来时,陆朝南淡淡地只说自己是帮忙。康辞当时就疑惑,现在却突然有点明白了。

本科和研究生院向来分开,但作为行政的老师,不管是参加教师项目或者做一些辅助工作,唐柠都有充足的理由参与到运动会中。陆朝南只当过助教,非要被抓来当志愿者或免费劳动力的话,应该就是被唐柠邀请。

他们都在顾青教授的组里,都读博士,况且还前后脚做了助教。

顾青的博士不止他们俩,能够这么交接班,一定是因为认识什么的吧?

对了,那天钟岁岁还说学长和一个美女站得很近,现在知道是唐柠了,那他们一定比普通程度的认识还要上一个台阶。

或许还有暧昧关系?

忽略其他,冷淡的博士学长和同组阳光开朗又大方的新学妹,简直像偶像剧男女主角的搭配。唐柠甜美可爱,性格那么好,会不会是陆朝南喜欢的那类型?

陆朝南喜欢的类型是怎样的?

在想什么。

可完全控制不住瞎脑补。

陆朝南确实没说过关于喜欢的任何话题,包括在游戏中。他自作多情,居然会认为对方跟自己是一样的,就这么陷入了一厢情愿的暗恋。

甚至连暗恋都不算,所作所为,就像自我催眠。

没找到表达机会,没捋清后续动作,陆朝南不来听课的消息像突兀地给尚未发生的故事强硬地画上句号。等综述大赛结束,失去了见面的理由,如果那时还说不清游戏里的身份,他们是不是立刻恢复成普通的学长学弟的关系?

可能还要糟糕,他们差得太多了。

但说清楚又怎么样呢?

顶多,闲暇时陆朝南可以找他一起刷刷副本。

思绪不可抑制地往坏结果一落千丈地俯冲,康辞心乱如麻,托着腮,手中的笔无意识地在白纸上画着圈圈。

桌肚里的手机忽然振动,康辞眨了眨眼,拿出来。

小南瓜:在上课吗?

小南瓜:怎么把QQ名字改了

陆朝南是在检查他有没有好好听课吗?

康辞好笑地想,因为这句平淡的问话他刚才的纠结仿佛减轻一大半。手机放在桌面,康辞抬头看一眼讲台上正和同学们扯白扯到了外太空的教授,回复对方。

KK:随便改改,你现在干什么呢?

小南瓜:高铁上,帮老板出差

小南瓜:我好不想去

KK:[疑惑]

小南瓜:只能带笔记本,跑不动游戏了[委屈]

KK:哈哈哈我帮你做日常!

小南瓜:哼

看陆朝南的冷漠反应,康辞憋着笑,坏心眼地输入:告诉你个好消息,那个烦人的助教以后都不来听课了!终于不用看他脸色啦!

小南瓜:???

小南瓜撤回了一条消息。

小南瓜:哦,恭喜你。

看清楚对方撤回重发的全过程,康辞猛地趴到桌面。

动作幅度太大,身边,黄家新诧异地转过头,小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

康辞摇摇头,保持着把脸埋进两条手臂中间正拼命憋笑。某人的前后转变太可爱,他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了,缓了好久,才让表情别太扭曲。

康辞重新点开手机屏幕,对着这条咬牙切齿的恭喜思考对策。

KK:还换了个美女学姐代替他!

KK:学姐又漂亮又善良

KK:我也没有很开心啦,一般般开心而已。

小南瓜:(`)

小南瓜:开心就好

不痛不痒的感觉,康辞撇嘴,继续火上浇油道:南瓜,你不是也在虹市吗?有没有女朋友哇?没有的话,我可以介绍你和学姐认识哦。

为表真诚,他还憋着心里泛酸的劲儿,给对方塞过去一个甜甜的猫咪表情包。

小南瓜这次没有马上回复。

玩笑开过头了,这是康辞脑内涌现的第一个念头。

他们俩现在可以说叫透明马甲,陆朝南当然知道他指的是唐柠。如果对方正是唐柠的男朋友,康辞的话显然不知轻重,甚至,但凡陆朝南玻璃心一点,都会觉得他的语气轻佻,很不礼貌无论身份是唐柠的学生还是学弟。

被冒犯到了?

康辞有点后悔,同时,又有种诡异的报复快感。

手机终于重新亮了屏幕,康辞点开QQ。

小南瓜:不用啊

小南瓜:有喜欢的人我会自己追的

KK:你喜欢哪种?

这话问得没有犹豫,康辞真的很想知道,也真的有点怕知道答案。

和上回一样,回答来得很晚。

小南瓜:这个嘛[苦恼]

小南瓜:看他是哪种人。

小南瓜:到时候他会知道的。

陆朝南用的词是他。

而且接连两句。

治学严谨的陆博士会手误不止一次的可能性太低了,康辞仿佛被闪电劈中,魂不守舍了好几天陆朝南心里喜欢的人的指代词,单人旁,男的。

那么,会不会存在某种可能,陆朝南也对同性可以产生好感?

康辞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说的是自己。

小南瓜出差,陆朝南不在学校,少了见面的理由只能用微信沟通论文的事。初赛的死线逼近,康辞秉持着只要不被刷下来就好的心态提交了。

没过,就是天意让他对这个人冷静冷静,进一步思考说实话或者继续装。

可现阶段,康辞还无法做到不想他。

陆朝南替顾青出席的研讨会在东河,离虹市不过三小时高铁。说久不久,但陆朝南总没回学校,没有设备也无法上游戏,竟拉长了思念的距离。

每天按部就班上课、写作业、看论文,闲暇时与室友打篮球,玩游戏,帮小南瓜清日常任务,空余时,再披着马甲调戏调戏陆朝南可惜对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不像最开始那么好逗,很没有意思。

日历眨眼就翻到了月底,新助教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最开始还有女生会问唐柠陆学长什么时候回来啊,到现在,似乎也觉得陆朝南的短暂助教生涯已经终结,带着点遗憾藏起了疑惑。

秋天即将结束,虹市愈来愈重的晚雾带着湿润与冰冷裹挟深绿的香樟。

银杏几乎全黄了,可惜阳光不明亮,本该摧残的金色蒙上一层阴翳。

连日的夜雨让气温骤降,康辞还绷着不肯穿厚衣服。他在家连打了几个喷嚏,客厅的庄女士坐不住了,拎起一件防寒服冲进康辞卧室。

穿上!她抖开外套,去年买了,你一年没穿过,还是崭新的呢!

康辞看了眼那辣眼睛的红绿配色:妈!春捂秋冻!

庄怡丽不听:你都冻出病了!

言罢拿着靠近,大有你不自觉就我帮你穿的意思。康辞反抗未果,哼哼两声,把自己裹紧了难看的新衣服里,瓮声瓮气问:行了吗?

行了,走吧!

周末在家,难免遇上应付饭局。

这天康寰教授约了几个一起打麻将的牌友没什么意外的都是虹大的老师说是切磋,打完麻将又要吃饭。康辞作为家属被迫列席,往饭店的车上已经想好了早退的一百零八个理由,就等着挨个实施。

饭店约在虹江畔,最近很火的一家新派本帮菜,据说一座难求。

康寰提前三天定位子,这才有了设宴的机会。他作东道主,家里人自然也来得最早。庄怡丽帮忙安排菜色,康教授也凑过去,把儿子撂在一边让他自己玩。

只是没玩多久,客人也到了。

经管的陈教授和家属,金融的李书记和家属,教务办的许老师和她刚结婚的先生都是熟脸,看着他长大的一群人,对康辞而言都是叔叔阿姨。他乖乖地跟在庄怡丽后面打招呼,汇报下学习情况,然后缩进角落里。

众人寒暄不已,这时,最后一个客人终于推门而入。

康寰笑着迎了上去:哎哟,顾老师,就你姗姗来迟喽

某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康辞一愣,扭过头,彻底僵在当场。

雕花的包厢门被外面光线一照,栅格纹路全落在来人的驼色风衣上。他跟在教授身后,旁边是个高挑女孩,正侧过脸聊着什么。

周遭的声音仿佛走远,他满心只看见那一对璧人,心口又开始发疼。

怎么会,陆朝南也来了?

今天刚好开组会,想着就把两个小孩带过来一起蹭个饭。顾青教授和蔼地说,康老师,贸然打扰,没关系吧?

哪里哪里,是该让康辞跟师兄师姐认真学一学

康寰转头叫人:阿辞,过来啊!跟学长打个招呼,你们见过没?

四目相对时,康辞喉咙有点发抖。

何止见过。

甚至是他现在最想见的人。

作者有话说:

明天还要继续吗~要继续就

第29章 明知故问

我们见过的。陆朝南礼貌地对康寰点了点点头。

言罢,他看向康辞,自然地将背包挂在衣架上,补充似的说:很熟。

久违的声音拨动听觉神经,若有似无,不知在暗示什么。康辞的脸噌地一下,全红了。紧接着他低头看一眼自己喜庆的红配绿,手忙脚乱把拉链往下拽,慌忙脱了,团成一堆往沙发角落里藏。

好长时间都没见面,结果被陆朝南看见那么丑的样子。

康辞尴尬得恨不能钻地缝。

可惜没有地缝给他钻,他不说话,陆朝南也没再继续,转过头去和庄怡丽、康寰与各位教授打招呼,言谈间很有些不卑不亢的气质。

康辞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坐回了位置上低头无意识地画着手机屏幕。

阿辞,对吧?

悦耳的声音突然靠近,康辞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时形容不出复杂感慨,只呆呆地应了一声:啊小唐老师。

唐柠坐在他旁边,笑容一如既往的明丽:叫学姐就好啦,老师,好老哦!

不擅长和女生相处,遑论他与唐柠本就没什么交集,康辞笑笑,将注意力转回手机屏幕,企图用各种暗示告诉唐柠他是个社恐。

或许唐柠惯于同学生打交道,并未将康辞的躲避放在心上,自来熟道:之前就听师兄说起你,又努力又聪明,他夸你写的那篇关于担保责任的文献综述很全面,刚好我研究的方向在担保法,想拜读一下你的综述,可以吗?

师兄,这哪个年代的叫法

可陆朝南竟会对唐柠提起他吗,又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呢?

好像是有点感冒了,否则怎么会有点呼吸不畅。

康辞吸吸鼻子,小声说了句谢谢,却没答应要把论文给唐柠看。

他的抗拒有点明显,唐柠没有强求。她笑笑,发现提起陆朝南时康辞眼睛会不易察觉地亮一亮,便道:陆师兄很在意你哦,他平时话少,我找他聊天他都不太吭声,但提到你就像突然打开了话匣子。

不太清楚。康辞揉了一把耳朵,那里正在发烫。

面对女生他总不想深入接触,唐柠连着两次找话题都没得到回应,本是有点尴尬地坐着,身后绕过一个人,拉出康辞另一边的椅子。

我坐这儿好了。陆朝南的声音并不向对着他们,谢谢康老师。

师兄你来啦!唐柠招呼他,正和阿辞谈到你。

一股熟悉的薄荷烟味道,身侧有人落座,带起一小股清新又辛辣的风。烟和同样后调的衣物清新剂中和后没那么惹人反感,成了某个人独一无二的标识。

说我坏话呢?陆朝南问。

唐柠笑呵呵地:怎么可能说你坏话嘛

不好讲。陆朝南话里有话地说,余光若有所思地掠过康辞。

康辞转过头去,和陆朝南四目相对后骤然移开。

什么叫说我坏话,又在指桑骂槐。

康辞不自觉地撇嘴,露出个颇为委屈而嫌弃的表情,用手指摩挲屏幕。

而陆朝南的存在感太强,仿佛记忆被拉回自习室遇见对方的那天,靠得很近的座椅,陆朝南扶在他的后背的手,说话时,温和醇厚的声线能让他浑身一麻。

耳朵已经红得快冒烟了。

好在很快,开席解救了暂时性社恐患者。

聚会的主角仍然是教授老师们,几番寒暄后,角落里的家属就不再是讨论的焦点。康辞对这结果求之不得,干脆埋头苦吃。

他坐唐柠和陆朝南的中间,开始不觉得有何不妥,等吃了五分饱,慢半拍地发现不对。

唐柠有意找陆博士聊天,话题都正正经经,比如某教授那篇论文你有下载过吗老师组会今天那篇文章你有什么理解。陆朝南基本都会答,言简意赅,偶尔多说几句,基本都是学术问题,并听不出任何暧昧情愫。

可也许唐柠笑得亲切,陆朝南不那么大声说话时显得温柔;也许康辞心里有鬼,某种猜测挥之不去,总觉得他们两个是在借学术讨论聊一些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