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31)

KK:在做什么在做什么在做什么

KK:骚扰.jpg

小南瓜:[图]

电脑屏幕的照片,康辞只看了一眼那些密密麻麻的德语就头痛。

陆朝南果然开始翻那本专著,但他毕竟非专业,说得容易,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康辞就更一问三不知了,只好给陆朝南加油。

KK:进度怎么样了呀[探头]

小南瓜:难

小南瓜:[快哭了]

小南瓜:你上课又玩手机?

KK:

他对陆博士不合时宜的人格切换见惯不惊,但依旧无言以对。

KK:国际法,期末写论文的那就划划水嘛!

KK:我想你了QAQ

这话发出去后康辞暗笑,他知道陆朝南吃软不吃硬。过去调戏小南瓜时,他发嗲发憨说肉麻话对方就没辙,现在名正言顺,不怕陆朝南嫌他没好好说话,康辞总觉得,或许有些时候正经禁欲的陆朝南其实乐在其中也说不定?

他接吻时霸道又强势,和平时完全不同。

果然,小南瓜先回了个熟悉的句号,就不和他计较上课玩手机了。

小南瓜:乖了

小南瓜:下课我来接你

KK:?别吧

KK:我怕他们看见

小南瓜:也对

小南瓜:那我偷偷尾随你

KK:???

KK:大哥你好可怕

KK:[发抖]

小南瓜:嘤

接着他唯恐不够,给康辞弹了个流泪猫猫头。

这是什么东西啊!!!

猫猫头太可怜,与陆朝南太违和。

康辞几乎把头偏到了自己肩膀缩成一团才没大庭广众笑出声。那表情包康辞不敢看第二眼了,他忍得肩膀都在抖,无暇顾及讲课老师是否会注意到角落的异常情况。

可陆朝南那句下课见诱惑力十足,余下二十来分钟,康辞推测着他会不会真的出现,不时往教室后门看一眼,这样那样的FABCIF总归没脑子去复习了。黄家新都发觉他不对劲,又试探几次,康辞打马虎眼,冒着冷汗糊弄过去。

临下课,康辞为摆脱形影不离的黄家新,戳戳他:一会儿你有别的安排么?

去吃饭啊。黄家新理所当然地说。

我不太舒服,想先回宿舍。康辞脸不红气不喘,就不吃了。

黄家新不疑有他或许意识到了懒得拆穿顺从道:哦,好,那你想吃什么有胃口了给我打电话。

有了这句承诺,下课后,康辞硬是拖到了黄家新先离开、教室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这才背起书包抱着手机慢吞吞地往出口挪动。

电梯人多,教室楼层不高,康辞望一眼没找见陆朝南,猜想他大约在楼下等,干脆拐进了楼梯间,同时给陆朝南发语音。

南瓜瓜你到了吗?光华楼,我从楼梯跑下去!

语音似乎是被对方立刻接收的。

因为下一秒,陆朝南的回复便弹了出来:知道了。

这话让康辞嘴唇发麻,他脚步停顿半拍,似乎那天电影院里陆朝南也这么回答他的小声抗议红外线会看到。

红外真能看到么?

就算看到了,会有人在意么?

康辞有片刻走神,拐过一个楼梯口,却突兀地捕捉到刚走过来的身影。

他的手被握住,然后陆朝南迅速地一起揣进了羽绒服温暖的外兜。

楼梯间少有人路过,陆朝南牵他的瞬间康辞浑身如同过了电,脊骨升起一小股酥麻,接着发热,好像出了一层汗有紧张,也有本能的心动。

全身血液立刻循环加快,言语不受理智约束。

你又康辞望向走廊漏进的光,你怎么找到我的?

直觉吧。陆朝南笑笑,就觉得你会出现。

说完,陆朝南低下头,飞快地轻啄了口他的唇。

我也好想你。他往前走了半步,手指在外兜里缠了又缠,昨天晚上还在一起打游戏,但总感觉十几个小时不见就过了好久。

什么啊,不要说这种话

堵在喉咙的字句就此失去排列组合的顺序,成了一堆零碎的单音节,康辞后背贴着白墙,不知是否会让黑色外套蹭上灰尘。他不想去顾忌,抓住陆朝南的领口逼迫他不能直起腰,嘴唇微张着,要他再亲。

离楼梯口只有两三级台阶,尽管藏进了阴暗的影子,但随时可能有人路过。

康辞却突然不在乎了,明明很怕被发现。

他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受了刺激,竟就此涌上一股谁爱看谁看的冲动。可能是陆朝南毫无预兆的吻,可能是那句想你太直白。

陆朝南亲亲他,然后拥抱着康辞靠在墙角。

大约过了好几分钟,他才放开,摸了摸康辞的脸,一句想吃什么吐出两个字,突兀的手机铃声骤然打断暧昧情愫。

康辞差点收回握在一起的手。

陆朝南拽着他,示意往下楼方向去,同时看了眼来电提示,叹一口气。

喂,小茜。

是陆朝南的妹妹,康辞听他提过,因为两人一个姓应该是亲生的,陆朝南很宠她。其实康辞有点想见传说中的陆小茜,他们得以认识,对方可说功不可没。

那边少女的声音听不真切,只看见陆朝南本来因愉悦上扬的唇角却有点下沉了。

知道了。他垂着眼应,我会回去的。

陆朝南挂电话时呼吸有暂停了须臾,康辞从他脸上捕捉到一眨眼的失落。

不,说失落也不尽然,很复杂的表情,就像明明遇见高兴的事了可总是愉快不起来,反而心里压了块石头,想逃避,不肯面对。

康辞惊讶于自己的猜测,犹豫着,捏了捏陆朝南的掌心。

怎么了?他问。

天气有点阴,冬日,光华楼下的妖风助纣为虐,严寒几乎要钻入骨髓,冷得一阵刺痛。

头疼。陆朝南波澜不惊地说,被风吹的。

学长你跟我还不说实话啊?康辞委屈得很,我什么都告诉你。

他说着,手要往外拿,又被陆朝南一把抓紧。

昏暗天光让他们的影子成了浅淡两条,倾斜着飘在草坪上,随时会被风吹走。

陆朝南目视前方,皱着眉:不是不是的,我家里,我妈妈这个周末会回国,刚才陆小茜专程提醒,喊我记得回家。

康辞啊了声:你和阿姨关系不好吗?

没有。陆朝南说得艰难,她很爱我,但是我的原因,总怪她当时的决定害得我只能在这儿念书。

康辞眨眨眼,他忽地记起陆朝南当时是在德国读LLM的。

发生什么事了吗?

但陆朝南选择掐断了话头,他卡着康辞的指缝,掌心温暖紧贴,连生命线都必须连在一起那么用力。

不过最近想通很多事,祸福相依。他带着康辞往天光更亮的地方走。

如果不回来,我就遇不到你了。

第39章 捣乱起哄

微信收到黄家新的消息:团本开组了,给你和南瓜留个位置?

正逢周末,康辞仰躺在家里床上,有气无力地回复他。

不了,南瓜今天有事,给我留个坑就行。发出这句话,康辞确认时间已经快到,干脆又发了一句话,我先上线吧。

御剑江湖每次更新版本时总伴随着新副本和装备的不停提升,黄家新的游戏基友里不少是副本团的团长,他有热衷此道,常带康辞去凑人数。可自从康辞将生活重心放在写论文上面,团本逐渐就不去了。

算来距离上次打团本,都过去了一个多月。康辞交了论文终稿,陆朝南没空陪他玩,干脆把游戏捡起,随便混两个小时。

黄家新的基友叫维维豆奶,是个日常开着变声器的男装大佬究其原因,维维说一开始别人知道她是女团长,总觉得不靠谱,担心没人跟团才开的变声器,不过现在她指挥技术好,性格不错,不需要再借助变声器就能稳住局面了。

甫一进队,康辞卡顿片刻,先听见了团队语音里的大嗓门。

无情砍崽好久不见你啦!维维根本不给他留面子,当着十几个人点名,听你室友说你最近在网恋,这么乐不思蜀?

康辞打字:?给我留点面子

维维豆奶大笑:还要给你留面子?你的侠侣是那个第一涂山我们服玩PVE的谁不知道,你俩击杀首领数遥遥领先,就这么喜欢绑一起吗?

[团队][无情砍崽]:

[团队][无情砍崽]:我俩刷好感度

得了吧!维维豆奶打趣道,我还没见过传说中的小南瓜呢,今天还有涂山的坑,你要不要喊她一起?是软妹吗,你不喜欢就归我了哦

看来有时候网恋对象风头太过了也不行,康辞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团队][无情砍崽]:南瓜在忙事情

[团队][无情砍崽]:不想看我,那我退了

维维豆奶:啊啊啊欧皇不要!求小红手等会儿帮我摸箱子

康辞笑了笑,点开地图,飞去今天的副本云中迹。

作为主线剧情之一的重要补充,云中迹在玩家中的人气一向不低。

剧情党喜欢看里面的NPC修罗场,仙气缭绕、美轮美奂的瀑布悬崖又是截图党的心头好。作为20人的团本,云中迹的难度属于中游偏上,掉落装备也不差,因此很受PVE欢迎,每到清CD的最后期限入口处总是人头攒动。

康辞落地时就被密密麻麻的人群弄得连卡了好几秒钟,私聊频道滴地一声,他以为有什么事,点开后先无语了两秒钟。

[私聊][三千少女的梦]:哥哥网恋吗quq

康辞:

他打开微信发语音:黄家新你好无聊!

组织是在考验你的定力!

康辞:考验个屁,我心有所属,再见。

黄家新爆发出一阵怪笑,笑够了,又问:你真的和小南瓜在网恋?

查户口啊你康辞的反抗明显弱了很多。

闻言,黄家新更嘚瑟地回复他:查什么户口,我是想提醒你网恋就网恋,别露出马脚!那天夜不归宿我还记得呢,不知道和哪个漂亮学姐去玩康康,把我哄好点儿,不然回头就跟小南瓜通风报信某人脚踩两条船!

康辞心里猛地咯噔一声。

他试探道:你还能联系到小南瓜?

当然!黄家新说,我加了他游戏好友的!不跟你说了,快进本一会儿开打了。

片刻的悬空感刹那间放松,康辞呼出一口气:还以为黄家新猜到了什么,不过如果他知道了陆朝南就是小南瓜的话

要不要逗逗他呢?

这念头掠过脑海只有一会儿就被康辞否决。

黄家新是他的好友,但到底要不要告诉对方并非他自己说了就算毕竟陆朝南还要在法学院混的,黄家新这大嘴巴

康康,你还愣着干什么,进本啦。

康辞不安地眨眨眼:哦,来了。

维维豆奶开的是金团,属于一部分玩家投入而另一部分玩家只为装备出钱垄断交易。固定打工人员变动不频繁,包团的老板就换得勤快了。

康辞有日子不跟她打本,这次是进去准备捡几件夜隐职业的装备。他不太注意其他人,进本后径直收缩了团队频道,交钱给维维豆奶,随后就专心跟着黄家新打BOSS。

每个BOSS之间有剧情机关,黄家新干等着没事做,又来骚扰他:康康,说真的,小南瓜是不是也在虹市?

康辞:?

黄家新问:我总有预感你俩已经见过面了

康辞抿起下唇,在私聊里小心地打字。

啊这,别乱猜。

他如此抗拒,黄家新倒也没有连连追问,发来一条长语音:别呀,我就是纯好奇。不过你现在支支吾吾的,没关系啦,等想说的时候再告诉哥们儿。但有个事啊,不管和谁谈恋爱,一定别憋着,受了委屈可以随时找我倾诉。

室友认真教育他的语气像个语重心长的家长,康辞失笑。

好嘞黄妈妈。

黄家新:滚!

视线转回屏幕里,云中迹的第二个BOSS开了,黄家新投入战斗专心热火朝天地打输出,留给康辞一个倔强的背影。

以手托腮,康辞愣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心跳有点失掉了节拍。

他记得告诉过黄家新小南瓜是男的。

黄家新猜到他的恋爱对象是小南瓜。

黄家新不傻,他一定猜得到自己喜欢男生吧?

可即便如此对方却什么也没说,只叮嘱他,不要受委屈还憋着。

傻逼康辞笑骂。

没多时笑容逐渐消弭,康辞表情复杂又窝心地想,他读大学时朋友的确不多,现在看来,有黄家新一个能知心知己还担心什么呢?

好友可以不说一句话,就明白他的所有。

有了好友的暗示和安慰,学业顺利,家庭关系和睦自从他参加文献综述比赛后,康寰就再没找茬阴阳怪气,甚至还发朋友圈夸他恋爱也无比和谐。

前些日子的水逆似乎完全过了,康辞终于也幸运起来。

眼见开剧情还有一会儿,他点开陆朝南的QQ,给忙碌状态的人一顿猛发表情包。

KK:在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KK:不理我

小南瓜:= =

小南瓜:在宿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