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37)

不是精神病,治不了。陆朝南抢答。

徐向东气笑了:我不是这意思!你老子好歹在外面待了那么些年,思想不至于僵化成老古董,我他妈我就是不太能理解,你什么时候变这样的啊?

陆朝南对他的疑惑也很迷茫:我一直这样,不是变不变的问题。

你老徐一时语塞,猛灌了自己半杯水,这才说,好吧,我们暂且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想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么?

回忆到康辞,陆朝南先是抿了抿唇,随后目光轻轻一闪躲,可里面的神采仿佛已经溢出来了,声音都放柔许多:比我小好多,是虹大的学生,我们兴趣很一致,聊起来就没完。不过他有时候比较任性,我想是因为他得到过很多爱总体来说是个讲道理的稳重的小孩子,我们刚才一起没多久,他已经为我考虑了非常多了。

没有提家庭情况和长相,也没有其他任何,他只是说起那个小几岁的男朋友时整个人就不一样了。

徐向东不是傻子,而他也知道陆朝南肯告诉他这些,一定不是冲动。

错愕过后,老徐严肃地说:好吧,既然你已经开始恋爱了,那我没有干涉的权利。只能建议你做个负责任的人,这是目前我对你最大的要求。

听着简单,但要做到却不是可以只坚持一两天的。

责任感,陆朝南想老徐是有的,但不在家庭。他赞同老徐的观点,他确实应该负责任地认真地将这段感情努力维系下去。

我明白了,一定会做到。他答,谢谢爸。

徐向东却没任何放松,他皱着眉问:这个事薛璞知道吗?

陆朝南沉默了。

于是徐向东立刻明白结果:她还不知道。

我打算稳定后再跟妈妈说。陆朝南倒也不忸怩,怕她受不了。

徐向东忽地笑了:受不了?你以为阿璞是什么人呢,她只会比我想得更多。她对你是很严格,要求很高,可有什么地方真正在管束你、不让你独立思考吗?小南,我有个建议,这个问题或许会让你和你母亲进一步理解彼此。

陆朝南嗯了声,可姿态仍然很封闭。

老徐:不过你要实在不想就算了,但你肯定得告诉老陆。

陆朝南:

他又开始别扭了。

似乎看出来陆朝南的犹豫,老徐郑重地说:小南,不管你以前怎么想,现在有没有对他改观我觉得老陆付出这么多年不是图你能喊他一声爸,但你应该至少在心里当他是值得尊重的长辈,做人要会感恩。

陆朝南依旧不语。

有些话重复多了就没意思,你都二十五六岁的人了。老徐叹了口气,从小到大,哪怕出去读书那几年,老陆对你怎么样,还需要我说么?

对他的照料、教育还有关心,无论徐向东或者薛璞,他们付出的只怕都不如陆建明。

康辞那句话还记忆犹新,他对你好,肯定因为很喜欢你啊。

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向来的称呼都是叔叔,别扭归别扭

但好像从小到大他只跟陆建明吵过架。

知道了。陆朝南最后说。

略显沉重的话题似乎可以告一段落,餐后甜点也慢吞吞地端上来了。

手工冰淇淋的味道十多年都不变,是徐向东的最爱。

对他的感情生活略微了解,话题便开始往学习那方面去了。科研强迫症作祟,他开始问陆朝南毕业论文的情况,倒不像陆建明,夸他那几篇论文发得快,语重心长地劝他慢工出细活,急不得,一定要有详实的数据基础。

各个学科有共通之处,陆朝南难得与他交流这些,听得于是也十分专注。

手机铃声响起时,冰淇淋几乎化成了奶油状的液体。

他看一眼提示,是秦杨。

抱歉地朝徐向东示意,陆朝南接了微信电话:什么事?

看我给你发的消息了吗?秦杨单刀直入地问。

陆朝南:没看,我和我爸吃饭,静音了。

秦杨霎时就急了:还有多久吃完?能提前走人么?你老公今天上线做副本任务,结果被天下第一那傻逼带人堵在了门口,他气不过还手,结果被挂着通缉继续杀。现在死去活来好几次了,现在世界频道都是刷他ID骂人

我马上回来。陆朝南说完,看了眼徐向东的表情,又补充,你能先带个团去让他进副本么?死太多次我怕他包里的东西都被打掉了。

带个团不太行,今晚打帮会物资。你刚说不用,我也没想到真打得起来秦杨迟疑片刻,说,阿梦带人去,行不行?

陆朝南说都可以,挂了电话。

他火烧眉毛的表情太明显,还不待开口,老徐先问:有事吗?打打杀杀的。

打游戏,我男朋友。陆朝南知道跟他解释起来就没完,直接杀死了对话,跟你说了也不懂,我现在得先回去,改天再聊吧。

老徐到底是老徐,对陆朝南间歇性没大没小见惯不惊了:行行行,忙你的,谈个恋爱谈得轰轰烈烈别管我了,我打电话让老陆出来陪我喝一杯。

陆朝南这会儿也顾不上怼他别骚扰陆叔叔,抓起桌面的钥匙,匆忙离开。

目送陆朝南背影消失在拐角处,他斩钉截铁的语气还在耳畔,徐向东摸着咖啡杯,心情复杂了半晌,忽地笑起来。

他怎么会反对?

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类似的想法。

在看见陆朝南瞥过手机那一刻的表情他就该知道,小陆对恋爱挺认真。

吃饭地点离家里更近,陆朝南虽有心立刻去到康辞身边,但十万火急,他只能把现实见面稍微放一放,赶回了溪南区的家。

电梯要等,他直接去楼梯口一路小跑。

周五,陆小茜还没下晚自习,他开门时,陆建明和薛璞也都不在。

有片刻迷茫,陆朝南很少面对回家后一个人也没有的场景,不容他多想写什么,先回房间开电脑。同时,他试探着给康辞拨了个语音电话他有种预感,康辞会不承认。

不多时对方就接通,语气无比活泼:陆老师!你吃完饭啦?

嗯。陆朝南调节着声线,平复因为爬楼梯有点喘的呼吸,你在干什么?

看刑法的复习笔记。康辞说,过完元旦就考试了嘛。

游戏停在登录界面,陆朝南略压低了声音:真的?

那边,康辞全无异常地说:是呀,我跟你视频?

不用了。陆朝南输入密码按下回车,心情复杂,又没法对他撒谎,我听秦关月说你被刷世界了对不对?

听筒里有一瞬间的沉寂,但紧接着,康辞更快乐了:哎,什么意思?你打算冲冠一怒为蓝颜了啊?无所谓的事,你好好陪叔叔聊天,散步,不是说要一起去买书的么?过好你的周末啊陆朝南,千万别来帮我打人。

怎么可能陆朝南失笑,我已经回家了。

康辞突然着急:别别别,就在复活点挂机呢,早没起来了!他们人好多的,你来了也是一起送人头,真的,别来!

角色蓝昭出现在待机界面,光标在进入游戏晃动。

不用雨里萧瑟更眼熟的小号,陆朝南深思熟虑过。

小南瓜毕竟是个涂山,尽管他选择了暴力输出的玩法,在单人竞技里十分风骚,但野外1VN并没有胜算。再加上涂山生存能力不行,想把雨里萧瑟杀十遍需要康辞配合或者不梦君的配合。

所以只能上大号,反正他也揍过雨里萧瑟了,大不了一起被挂论坛。

微信里,不梦君催他:蓝昭,赶紧,人都到了就等你。

耳畔,康辞却说:陆老师,行行好吧,刷世界又不会要我的命。我现在就挂着写作业呢,都不看了。听我的嘛,这游戏不值得你生气,小心长皱纹!

小朋友懂事太多,好像有时候也挺令人烦恼的。

陆朝南轻声问:不给我个出风头保护你的机会啊?

不给。

那我过来陪你?

这次,对方明显犹豫了下。

陆朝南追着说:我爸找朋友喝酒听歌去了,家里一个人都没,好无聊。

康辞:那、那那你来吧可不是我求你啊

嗯,是我求你。陆朝南想象他的表情,夸张地说,好需要你,如果半小时内见不到我一定会气得长皱纹。

康辞:

康辞:再见。

你在哪?陆朝南忍着笑。

家。康辞哼哼,地址你知道的。

嗯。

康辞又说:但我有一点点想喝奶茶

陆朝南笑了:好,给你带。

电话那边,康辞的声音蓦地充满朝气:真给我带?要纯绿妍去冰加桂花冻换牛乳茶,哎,最近的季节限定是不是芝士草莓?咸奶盖好喝的。嗯学长要不喝一杯草莓吧,给我尝两口就行!

陆朝南:?

突然有种当了跑腿工具人的感觉。

康辞还在撒娇:南瓜瓜,陆老师,蓝昭大神,求你了!爱你!

陆朝南:哦。

这份爱好廉价。

作者有话说:

明天休息,在空掉的存稿箱里反复扒拉

第47章 一些过去

康辞家附近没有那家他想喝的奶茶店,等陆朝南去最近的购物中心拿外卖自提,再开车去到那座小区,距离他们打电话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冬天,日落之后就少有行人,九点多横生出几分午夜感。

陆朝南把车停在街边,刚打算给康辞打电话,就看见小区大门里蹿出一团模糊白影。拨号到一半的手机被放回支架,陆朝南降下车窗,后视镜里,他情不自禁地弯着眼角。

康辞好像穿着睡衣跑出来的,家居服又厚又暖,黑白色,像只毛茸茸的国宝。

他戴着帽子,衣领裹到了下巴,发现陆朝南的车牌后往这边小跑几步。在车窗边,康辞微微低头,双手往小腹的口袋里一揣,心情好得全看不出他才刚在游戏里遭遇了一些郁闷场景。

我猜时间就差不多了。康辞往驾驶室伸头,奶茶呢奶茶呢?

陆朝南谈条件:亲一下。

康辞动作顿了顿:啊?

跑腿费。陆朝南理直气壮。

没意料到他还来这一出,康辞脸红又好笑,语带抱怨地小声说他幼稚,迎着对方期待的明亮眼神忍住尴尬碰了下陆朝南的唇。

过家家式的亲亲因为陆朝南的回应成了深吻,被他手指勾住衣领伸进里面抚摸喉结时康辞浑身战栗,脊背如同过了电,从腰到腿都突然酥软。陆朝南指尖轻轻地按着那个敏感的地方,攫夺仅剩氧气,等康辞不得不扶着车窗支撑自己时才放开。

现在去干什么?陆朝南问,去你家?

肯定不会送了奶茶见一面就走,庄怡丽在家看电视,他出门时什么也没说但对方肯定猜到他有约会。这会儿把陆朝南带回去,康辞想到老妈可能说的话,就有点无法面对。

他犹豫着:我妈在家呢。

陆朝南:上车。

不去康辞家里也好,陆朝南刚和老徐聊过出柜,经不起再次去面对谁的家长。就算庄怡丽或者康教授不在,他也有点心力交瘁。

或许康辞看得出来,康辞总是很能明白他的。

信任与默契不能一朝一夕建立得稳固坚实,单凭他们从课堂相遇至今的短短数月根本没可能做到。那些御剑江湖每天的日常两小时缓慢叠加,康辞披着游戏角色的皮肤,对他分享快乐,吐槽郁闷,偶尔虚虚假假地透出一点三次元的信息,他听了,回应了,所以渐渐地他们之间总能明白对方所想。

网络很奇妙,它改变不了一个人最本质的性情,却能叫自己轻而易举卸下心防。

要不是一同打游戏在前,他们或许甚至不会那么快互相喜欢。

拉开副驾驶的门,康辞先兴奋地抱起想了一晚上的奶茶:真买了两杯啊?

陆朝南点头:你不是想喝嘛。

瓜哥,喝一口。康辞把那杯冰沙的芝士草莓举到陆朝南唇边,给个面子。

他略略回神,就着康辞的手吸了口奶茶。

下一刻陆朝南被冰得皱起眉:唔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康辞咬住他刚用过的吸管,几乎已经眉飞色舞,这份安利我就没卖失败过。

不爱喝奶茶的陆朝南违心地说:嗯,好喝。

缓慢发动车子开出去几步,陆朝南瞥一眼副驾驶抱着奶茶手机快乐聊QQ的康辞,那句话还是咽不下去:冬天少喝点凉的,对胃不好。

康辞转头看他,好像面对老年人无可奈何了。一路默然,经过红绿灯时他忽地伸出手在陆朝南脸颊飞快地贴了一下。

得到的只是颇为宠溺和无奈的眼神。

被车内薄荷味的香氛萦绕时如同陆朝南的拥抱,暖气微微地烘着,车窗外有点小雨,将街灯的光源四周涂抹开来。

车载音响放的流行歌告一段落,康辞终于从难受又委屈的心情中缓了回来。

他这天好端端地去做日常,想趁着人少快速进副本,免得被人察觉身上有通缉令。可事与愿违,还没走到门口就被拦截,康辞下意识地回击几下,但对方好像一点血都不掉,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别人是有备而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