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40)

康辞看一眼身边专心打帮战的陆朝南,艰难地说:嗯,算是吧。

所以你的双人竞技退队也是为了跟他打?

差不多。

那小南瓜怎么办!黄家新蓦地义愤填膺起来,你嫌弃人家是高中生就不带人家玩?康辞,做人要厚道,小南瓜对你那叫一个掏心掏肺

陆学长就是小南瓜。康辞说。

某人按技能的动作一停,抬起头,朝他眨了眨右眼。

电话里,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异样的死寂后,黄家新吞吞吐吐、结结巴巴:等会儿,那个、那小南瓜不是,不是个男高中生吗?怎么变、变陆学长了?

康辞:嗯,就就变了啊。

黄家新嗓门一下子变得很低:我操,那你、你不是跟小南瓜在谈恋爱。卧槽康辞!你现实的男朋友不会也

本来打算晚点跟你说的。康辞把手机放在桌面,情不自禁抓住陆朝南,需要从他掌心汲取一点勇敢,对是你想的那样。

黄家新:

黄家新:你和陆朝南?

康辞坦然地应:我和陆朝南。

不是,我、我得缓缓。黄家新那边好似坐下了,声音虚弱了不少,我还是没懂,那可是陆学长啊!康康,你怎么你这是什么心态,找虐?还是找爹?你不说他低情商还特变态吗,不是说他肯定是没性生活才折磨你吗?

陆朝南敲键盘的动作越发僵硬了些,面露疑惑,对康辞轻轻一挑眉。

特变态找爹,他是知道的,但这最后半句

说谁呢?

康辞听清时一张脸刹那间涨得通红,匆忙地低下头。

卧槽,造谣被当面抓获。

黄家新这猪队友!

想骂人,但康辞一张嘴,舌头险些咬了:我没、我,我那时对他认识有偏差!现在深入了解过了,偏差纠正,他人很好啊情商也不低,就说话直我没他什么你不要乱讲啊你知道个屁

他越说越中气不足,何况被某人抓了手。

两人尴尬片刻,康辞感觉捉住自己的那只手顺袖管摩挲腕骨,右边身体霎时麻了大半,飞快地说:我这还有事,改天约你吃饭!再见!

黄家新也立马挂了电话,估计要去消化这个消息。

没了大嗓门,可那些言语还绕梁三日,陆朝南薄薄的单眼皮一抬,面无表情,极力压着想笑的尾音:你说我什么?

康辞干脆利落地往床上一倒,来吧,我认罪认罚。

打完帮战再跟你计较。陆朝南摘开一边耳麦,今天我都杀了雨里萧瑟五次了,你不来看热闹,躺在那儿很舒服?

康辞用被子捂住脸,还沉浸在巨大尴尬中。

我已经睡着了。

是吗?陆朝南轻笑,放了个阵控住雨里萧瑟,把人头留给了不梦君。

屏幕弹出协助击杀+1时,他若有所思地对赖在博士宿舍的某人说:最近你们快考试周了,要不等考完,请你和你几个同学吃饭?

温暖的羽绒被动了动,里面传来康辞瓮声瓮气的回答:比起被你请吃饭,他们可能宁愿再考一个月吧。

然后被一个盲盒砸中了头。

陆朝南:乱讲。

作者有话说:

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因为晚上还有一章

第50章 关于未来

尽管陆朝南没在开玩笑,也释出了真诚,可陆学长要请你们吃饭这句话,康辞到底没有直接告诉黄家新。

他怕黄家新接下来都变成行尸走肉无心期末考试。

所以还是等考完试再给对方惊吓好了。

年末时,冷空气经由东河、南桥一路卷到虹市,雨夹雪连绵不断地下了快一个星期终于消停。等康辞从图书馆的自习桌抬起头,才发现原来时间过得那么快,他对节日与新年都失去了概念,无法描述是浑浑噩噩还是忙忙碌碌。

大学二年级是个不尴不尬的学年,没有了初入校园、看什么都新鲜的锐气,也还没面临保研实习找工作的压力,按理来说应当正好享受当下,但实际上各种比赛、课程作业和小组讨论叠加着,也并未让人轻松多少。

康辞翻完最后一页民法笔记,头有点痛。

他注意力集中久了就会低血糖,两眼发黑地自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匆忙吃掉,康辞晃了晃脑袋,闭上眼,静静缓过了这一会儿难受。

算着自己的复习进度感觉已经完成任务,他松了口气。

等会儿吃什么呢康辞天马行空地想着,艇仔粥,冒菜,还是普通的简餐?门口那家新开的牛排三明治很好吃,要不去给陆朝南买一个?

陆博士最近忙着翻文献和论文开题,已经累得不行了,这个点多半在宿舍补觉。

康辞翻了翻陆朝南凌晨四点多回他的消息,心道也不至于这么拼吧,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人一年就要把博士读完,又想起陆朝南的黑眼圈,顿时心疼了。

现在已经中午了

康辞收拾书,单手点开屏幕输入。

KK:起床了吗懒蛋

KK:给你买饭

意料之外,某人竟然秒回。

小南瓜:[亲亲]

小南瓜:[玫瑰]

小南瓜:那我等你

小南瓜:但是我好饿啊[快哭了]

KK:

KK: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精神分裂

KK:再卖萌没饭吃

小南瓜:嘤!

相同把戏次数多了就不好玩了。

话是这么说,康辞看见那个字加感叹号时仍低头掩住嘴角笑意。

他泡图书馆通常在陆朝南补觉的早上,等对方起床,他就把书和复习笔记都拿到博士楼去谈恋爱、复习外加得一个在读博士免费指导,一举几得。

我走了啊。康辞站起身,小声地朝对面的钟岁岁示意。

女生推一把眼镜,意味深长地用口型打趣:约会呀

康辞故意撇嘴。

钟岁岁笑得更开了,用笔记遮住半张脸挥手,让他快走。

她和黄家新算得上康辞在本专业都最亲密的两个好友,又有一层不近不远的血缘关系,正在康辞打算如何跟钟岁岁也坦白时,对方就已经猜到,旁敲侧击问了几句。先是小南瓜,后来到了陆学长,康辞虽没明显承认,钟岁岁完全懂了。

康辞跨出一步,想了想又走回来到钟岁岁身边:有个事。

女孩抬起头:嗯?

等考完试陆朝南请你吃饭。

钟岁岁面露诧异,又惊又喜地控制音量:为什么呀?

康辞: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钟岁岁消化着这个邀约,问:所以他的意思,是向我们公开你俩的关系?学长这么信任我么?那、那我以后能找他借参考文献吗,哥哥,你不会介意吧?我还想加学长微信聊下学期的中期考核

康辞佯装愤怒地黑脸:不给!

嘁,一个运动会没跟你去校医院,看你记仇的。钟岁岁不理他了,低头奋笔疾书,能不能换个角度思考,要那天我陪你一块儿还有陆学长什么事

明天老时间,给你带糖。康辞弹了把她的马尾辫,走了啊。

走出图书馆时心情尚好,康辞刚要到了三明治店老板的微信,远程下单后。

这会儿快到饭点,这时间共享单车有限,康辞一眼瞄到藏在花丛后藏着一辆。果断地三步小跑,可他刚掏出手机,斜刺里蹿出一个身影,抢先一步对着车头的二维码下了手。

康辞定睛一看,脚步停顿的同时脑子里没来由冒出两个字:晦气。

居然是崔洋。

对方也是刚从图书馆出来的样子,但书包空荡荡,可能下午还要继续这会儿着急去远一点的五食堂吃饭。复习周,除了少部分到图书馆都要化全妆的同学,大部分人都灰头土脸,崔洋自然不例外。

他似乎瘦了一圈,脸色苍白,和康辞神清气爽的样子对比鲜明。

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运动会那事在康辞这儿早过去了,而那以后,崔洋收敛了不少,再加上后半学期选修课纷纷考试完毕,两人几乎就没有交集了。尽管崔洋偶尔还是会阴阳怪气几句,也明显不似从前刻薄,更像不太恰当的玩笑。

虽然康辞还是很不舒服。

要么就算了吧

康辞喉头微动,预备要走时崔洋却喊住了他:康辞。

只好强迫自己对上崔洋视线,康辞挠了挠头发:有事吗?

恭喜你,文献综述比赛拿了校内二等奖。崔洋面如菜色,让这句恭喜听上去并不真情实感。

康辞感到意外,仍说:哦谢谢。

你的论文我看了。崔洋推着车,手指不安地抓紧龙头,我承认这次你的成果的确很不错,但有一个疑问这些真的是你独立完成的么?

寒冬腊月的冷风拂过,康辞蓦地一激灵。

比起曾经不说人话的陆朝南,好像崔洋才是那个一开口都能让他的怒火噌地烧到顶点的人。听着刺耳,仔细一想其中深意,康辞更生气了,话里带刺:你什么意思?获奖名单公示的时候你没提反对意见?

崔洋一愣:我不是我你、你不是让陆学长指导的么!

所以呢?康辞反问,你在暗示什么?

我怎么就暗示了?崔洋嗤笑一声,你不用这么敏感吧康辞,不就是个论文比赛吗?你成天往博士宿舍跑,这么对陆朝南献殷勤,至不至于?

康辞眨眨眼,突如其来的困惑让他的火被浇灭一半。

难道不是说他论文造假?

他沉默着,崔洋以为自己猜对了,越发得意地说:他都不干我们助教了,教你那些东西指不定都是瞎说。就算你现在讨好他了,毕业论文他能帮你写吗?等到那会儿他自己都忙不过来吧,你一个副院长的儿子,何必

哦,我乐意,跟你说不明白,也没必要。康辞看他像看一个小丑,心情也冷静了许多,班长,你不是瞧不起学长么?

我瞧不起

你管我跟他献殷勤呢?康辞笑嘻嘻地说,我乐意。

崔洋鼻子里哼了一声,却并不表态,跨上单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单车沿途洒下清脆的铃声,恰好与教学楼的下课铃重叠。人声逐渐沸腾,康辞在原地站了会儿,心底只觉得滑稽。

看来是他一直以来都高估崔洋了。

对方就不折不扣的杠精,他何必再给眼神呢?

所以我确实不该跟他计较,显得自己智商低。康辞抓着牛排三明治,说话时都有点吞字少词,这个真的不错,你多吃点。

陆朝南还对着电脑:我等会儿的,把这章内容看完。

康辞递到他嘴边:一会儿都凉透了。

陆朝南拗不过他咬了口,面包屑跌在桌面,被康辞拿纸巾擦掉。这姿势虽然别扭,喂食效果却十分显著,康辞让陆朝南吃着,凑过去看他批注在书本旁边的单词。

你德语水平怎么样啊南瓜?

他突发奇想地问,陆朝南看书都慢了半拍:嗯?也就还好。

这人偶尔在专业领域凡尔赛,上次顺便翻一翻,再上次随手写一写,现在康辞并不相信他的就还好。

他想了想又问:德语难学吗?

意识到康辞的话外音,陆朝南把笔扔到旁边:你想出国了?

我就问问

话音未落,康辞捕捉到陆朝南眼底一闪而过的惊喜犹如湖面掠过的亮光,再也装不下去:行吧,对,我在认真考虑申请国外LLM的事。

陆朝南深吸一口气,别过头,忍住立刻亲吻他的冲动。

真的吗?他想问出原因,可当时我刚来你们班当助教,康院长通过顾老师传话,还说你根本就不想学习只喜欢玩,让我多观察多引导你

对啊,我是不喜欢学习。

陆朝南:那为什么

康辞蓦地凑近他:南瓜。

诶、诶?

因为我不想差男朋友太远。康辞说,理由够充分吧?

面前的男生还有十几岁尾巴时的青葱和朝气,有时冲动,对世界和社会的所谓规则理解得不够透彻,只知道撞着满怀单纯的热爱,把他说过的话认真装进计划表,然后在可控范围内顺着他的建议思考未来。

或许这是年纪小的男朋友的可爱之处,又或者只因为这是康辞。

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男朋友改变的。陆朝南说,不确定地压着自己的兴奋,你想待在国内,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可以

南瓜,你听我说。康辞打断了他。

陆朝南放下书,正襟危坐。

想出国读书这事以前我爸妈就提过,但那会儿我根本不喜欢上学,更别提读研了,成天就知道摸鱼划水,所以没往心里去。康辞很少跟他提自己的所谓规划,刚开口时有些艰难,随即越发流利,你上次说到可以一起出国,我觉得对自己也是个机会你问过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去做,我当时不知道答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