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分卷(62)

少女可能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确定,轻咳了一声又自言自语道:奇怪,这个孩子怎么那么弱?吾都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点儿妖力,难道有先天的病症?

景澄:我听得见。

少女:

景澄又道:我不是妖,我是人。

少女鼻子动了动,道:吾在你身上感应到了血脉的气息,但是好微弱,只能支撑你化型,这难道是与人类结合的后遗症?

景澄眸子微动,看着她人型猫耳的样子道:你您是赫连家传说中的那位先祖?那您知道怎样才能不让我化型吗?赫连家百年也只出了两个会不定时变成猫的人,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我,实话说,这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不便。

少女歪了歪头,你这个小辈倒是很坦诚,当着吾的面说不愿要祖先血脉的传承就不怕吾责罚你吗?

景澄垂眸看了看自己的爪爪,又抬头道: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责罚也没关系。

他想和江渊光明正大的去每一个地方,想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肆意妄为的活,想不用担心变化的时间和变回的时间,想让江渊不再因为他推掉自己重要的事情,更想不论什么时候都和江渊能手牵手走下去,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也能回抱他,还有即使害羞的时候也不会因为刺激突然变成猫。

少女道:你知道吾为何族吗?

景澄摇摇小脑袋。

少女严肃道:九尾灵猫。吾之一族,血脉尊贵,有九命,可登上仙界。你身体内拥有吾最纯净的血脉,即使微弱也可助你长生,若吾指引你修炼功法甚至可以人身达到三尾,你可知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血脉传承?

景澄道:可这不是我想要的。

少女有些意外于他的无动于衷,在她的印象中,人类都是向往长生不老或者成仙的,有很多人甚至为了这些走上邪路到最后被十二道天雷降下天罚劈了个灰飞烟灭,可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

她在虚空中坐下,好奇道:那你想要什么?

景澄耳尖微动,随即慢慢晕开红色,他想和江渊一起变老,一起死去,同葬一陵,来生重逢,永生永世都周而复始。

可是他不能这样说,于是他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少女倾听着他的心声,抬眸看他,这个孩子,比她进入凡间之后见到的所有人都要赤诚。

景澄看着她,语气中甚至带上些恳求,您可以成全我吗?

少女朝远处看去,那里有一只纯白色的猫正在向山顶奔跑,地上遍布荆棘,他却执意向前,每一步都落下点点猩红。

吾记得你的母亲,赫连家拥有吾血脉之人都要经过吾的考验来验证他是否有资格接受吾的传承,同时接受考验的还有他未来的伴侣,人心难测,一旦生有歹心必将天下大乱,你的母亲也同你一般带着她的伴侣来到了这里,可是,吾却没有见到她的伴侣,因为她的伴侣因为恐惧直接离开了这里。

你认为,你的伴侣会离开吗?

景澄笃定道:不会。

少女看了他一眼,又问道:如果你们之间只能活一个,你会选择让他活吗?

景澄毫不犹豫道:不会。

少女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

景澄紧接着又道:我会和他一起死,我无法想象没有我的他会怎样生活,更无法忍受在我死后未来有一天有人会取代我在他心里的位置。景澄两只爪爪紧了紧,轻声道: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没办法,江渊是我的,不管生和死他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也一样。

少女道:人类本性多变,不乏阴险狡诈之徒,你如此这般将心赋予,又怎知他会同你一般想的那样好?

景澄道:江渊就是那样好。

少女笑了一下,道:那便看看罢。

景澄怔了一下,然后见少女一挥手,不明所以的时候听到了细微的奔跑声,他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纯白色的猫踩着满地荆棘朝山顶而来,他睁大眼睛,失声喊道:江渊!

少女抬手敲了敲他的禁制,道:他听不见你的。

景澄紧张的看着他的四肢,原本纯白色的毛发被染成红色,他不时地抬头好像在看着什么,然后速度又快了起来,完全不顾他受伤的四肢。

他受伤了!

吾知道。少女有些懒洋洋的说,还有1分钟,他赶不来的话,你就会从这里掉下去。

景澄怔了一下,随即怒道:我不需要他用这种方法来证明爱我!

少女翘起一条腿,看着他道:吾需要,这是吾的考验,啊对了,不论他怎样跑,到达这里的时间永远都差一秒,你身下的石峰一消失,这里就是断崖,你猜他是会选择站在陆地苟生还是选择救你呢?

景澄脸色很难看,这样的情境他根本救不了我。

少女笑了笑,像一个真正的天真烂漫的女孩子,答对了。

江渊看着一直随他而来的倒计时慢慢接近终点,拼命的向前奔跑着,四肢已经麻木的没有知觉,但是他依然没有停下动作,眼中终于出现山顶那个小小猫咪的身影,可是倒计时已经接近尾声。

少女道:没时间了哦。

景澄两只爪爪拍在禁制上却传不出任何声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渊四肢聚集越来越多的血液。

3米,2米,1米

景澄身下的石块传来噼里啪啦的碎裂声,禁制空间消失,他一下子坠入断崖,唯一听到的就是江渊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澄澄!!!!!

要死了吗?

少女素手一抬,所有空间就此定格,江渊停留在离断崖只有半米的位置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可以转向那个猫耳少女。

给你一个选择题,你马上会重新变成人,也会随着惯例冲下去,但是人可以用手撑住山崖让自己悬在边缘捡回一命,但是这样的话你就够不到他了,你会怎么选呢?

话音刚落,没有给人一点思考的余地空间便再次动了起来,景澄继续往下坠着,江渊变成了人型因为惯例冲到了崖边掉了下去,然后,少女就看见那个人类少年借力登了一下山壁朝着那只小猫飞了过去,将小猫紧紧地护在怀里之后像是说了什么,然后就落入了层层云雾之中。

少女思索着那个人类少年的口型,是后悔了吗?啊,好像不是,他的口型是

澄澄别怕。

嘭!!他们落于荆棘之上,鲜红的玫瑰花瓣飘了满天,那是用江渊的鲜血灌溉出来的。

吾会将你化型之力封存,再将你的血脉引渡与他一半,你二人仅承继长寿之力,共看万里河山,百年后一同寿终正寝,算是吾予你们的贺礼。

江渊!

祠堂中蒲团上的一个少年骤然坐起身。

旁边伸出一双修长如玉的手一下子揽过了他的腰把他抱在了怀里,耳边气息滚烫。

澄澄乖,我在这儿呢。

景澄伸手抱住了他,哑声道:刚才

江渊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安抚道:是给我们的考验,祖先应该认可我们了,还给了我们贺礼,乖,没事了。

景澄抬头看向祠堂,两侧燃着长明灯,庄严肃穆,最中央是一个大牌位,上面只刻着一个字:音。周围便都是按照族谱排位的族人们。

江渊拉着他起身,看见前方的桌案上摆着未燃的香便拉着景澄走了过去,两人一人拿了三根在蜡烛上点燃然后又走到蒲团前跪了下去。

景澄看了一眼江渊,江渊也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同时行礼。

陈伯在外边站到正午祠堂的门才传来了动静,他转头看向门,微笑着等着里面的两个少年出来。

吱呀

景澄和江渊牵着手走了出来,看见陈伯,景澄脸上一红却没有松开。

陈伯看着他们相牵的手笑了笑没说什么,道:两位小少爷,午饭的时间到了,咱们去吃饭吧,等吃完了饭,老爷和夫人恐怕还有事情要交代江小少爷。

说了这话,陈伯就在前边带路,景澄在后边和江渊窃窃私语。

诶哥,你说我姥爷会跟你说什么?

说该怎么做才能照顾好你吧。

是吗?你不一直把我照顾得挺好的吗?

我觉得不够。

我觉得够好了啊。

还能更好。

有多好?

澄澄叫声哥哥就告诉你。

告诉我吧哥,哥哥~

轻笑声愉悦的响起,修长的手指顺便捕捉了银白发丝的一缕阳光,然后应道

嗯。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