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御书屋笔趣阁>都市言情>温柔陷阱> 分卷(32)

分卷(32)

但是对方的言辞并没有很过分,应青远也没有想同对方计较的样子,直至对方要伸手过来的时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只手就直径地抓着那人的手臂。于飞把他往后拉,冷着脸看着面前的人。

你要干什么?于飞本身长得就凶,平时在宿舍倒也和善,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只是抱团的时候多少有点隐隐的优越感,却谁也不敢去触对方的底线,生怕惹上不好惹的对象。

于飞打篮球,力气本身就很大,加上生气的时候,紧紧地捏着对方的手腕,痛得对方有点呲牙咧嘴。

于飞你是不是有病!

我觉得你应该回去照照镜子,说不定明天你就看不到这张脸了。

于飞俯下身子凑到了对方的耳边低语,露出的笑容十分骇人,生生让对方突然间生出了一股力,把他的手给甩开。

有病。

冷哼了一声,于飞才不关心对方怎么样,上下的打量着应青远,担心问道: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应青远抬头看着对方,对方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他忍不住脱口:飞哥,你是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于飞就手用力地压着对方的头顶: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于飞也的确没有受那些人的影响,回去了之后排挤更加严重了,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不搭理。

班上也有他是同性恋的传言,不过大多数都要忙着学业,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些八卦。偶尔聊一聊,也并不会有人表露出很明显的厌恶,只是说支持与不支持罢了。

于飞并不大关注这些,比起这些非议,他更多的是在意自己的学业以及一些实习的经验,在大二的时候,跟着社团的学长就开始从底层开始做起。因为他上手快又肯吃苦,很快还没有到大三的时候就接触了公司的项目。

等到那些人发现于飞甩他们一大截的时候,想要跟他缓和关系也来不及了。

在大二的时候,于飞就已经征求家里的同意,跟辅导员申请出去住。

应青远也是一样,不过相比于飞,他要好一些,关系比较好的舍友都知道他和于飞的关系,一般的也没有人知道,只是知道他谈恋爱了而已。

因为于飞担心他会受到跟自己一样的情况,平时来找他的时候,保密工作都做的特别好。

两个人大二的时候就同居了,挑了一间在两人学校中间的房子。跟所有的同居情侣一样,他们也有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在于飞的记忆里,自己好像没有跟应青远吵过架了。

应青远选择继续读研,同时参加了很多的比赛,攒下了一笔不少的奖学金。

家里人一边纠结,一边又默认两个人的关系,即使心里不接受,面上也维持着和和气气的模样,两家父母倒是也渐渐联络,对彼此没有什么芥蒂,倒是见到两个人亲密的模样还是有些心梗。

不过没有关系,至少父母是爱他们的,愿意为他们妥协,总有那么一天,或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会彻底放下成见,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

一直到于飞出来工作,应青远成功上岸,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里优秀,回去的时候两家人过年还能约个时间热热闹闹地说话;倒是应爸爸的酒量不好,每年都要闹上那么一回。今年倒是安分了许多,说着两个人要不要去国外领证。

两个人关系两家都熟知,只是说,还是不要那么高调。

于飞一直担心应青远会不会委屈,但是应青远从来不觉得。

两个人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去领证,没有别人的鲜花与祝福,买了些喜糖,扎了袋子和祝福卡分发给同事或同学。

领导是知道于飞的伴侣是个同性,收到喜糖的时候叹了口气,只是按照公司对正常新人那样,给他批了假。

应青远也调整了时间,跟导师请了假。

说是结婚蜜月,两个人不过是去旅游。

彼此间都比以前的照片成熟了不少,唯一不变的大概是于飞还是很喜欢黏着应青远,在他的耳边老婆老婆地喊着,群里面也经常偶尔发一些小日常炫耀炫耀。

并不是多么轰烈日子,细水长流,挺好的。

两个人提着行李,踏上了旅程;这回于飞拿了驾照,自己开着车,从各条公路到他们计划好的旅行地方。

他们看到了一路的风景,也遇到过天气恶劣的情况。

他们被暴雪困在小镇中,遇到过车子抛锚停在野外,碰到过转弯时突然跳出的矮鹿,也见过民间淳朴的乡情。

大多数人都对他们抱以友好的一面,知道他们是一对恋人之后,还有当即祝福他们的。

他们见过了太多的偏见,也拥有过许多的美好。

因为暴雪的缘故,他们无法返程,两个人在这里暂时留了下来,等到天气好那么点的时候再离开。

应青远一向讨孩子喜欢,于飞还是令那些孩子害怕。

不管是小女生们还是那群小男生们,总喜欢围着应青远的身边转啊转,偶尔见不远处的于飞盯着他们,有小豆丁悄悄地问:青远哥哥,阿嬷说你们是爱人,什么是爱人啊?

爱人就是你想要跟他一直在一起啊。

啊?另个小豆丁惊呼,脸上有两团明显的红,因为吃惊张嘴呼出的气都成了白雾:那阿远哥哥你是不是要一直跟那个凶哥哥在一起啊?感觉会好可怕。

应青远被童言无忌逗笑,因为声音太大,在不远处的于飞茫然地看着他,心里就起了心思,在小豆丁的耳边轻声道。

我不敢。小豆丁怯怯道,偷偷地看着于飞,见对方也看着自己,飞快地收回自己的视线,夸张地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脯:吓死我了。

不怕。应青远笑得眉眼都是弯弯的:凶哥哥不打小孩子的。

得到应青远的再三保证,几个胆大的小豆丁慢慢吞吞地往于飞的方向走去,然后有个胆大动作灵活地爬上了于飞的背上,发现对方真的没有打自己,高呼道:这里好高好高的!快来!凶哥哥不打人!

听到孩子们的称呼,应青远笑得更加大声了。

因为小孩子突然就爬上来了,于飞害怕把小孩子给摔了,身体僵硬着,任由着这些小豆丁爬在他的身上,还有更过分地说要骑大马。

看着那一双双期待的小眼睛,于飞有点顶不住,一下子没有防守就直接放开城门,让敌人攻破进来了。

于飞成为了比应青远还要受欢迎的外人。

因为他身子高高,可以给他们骑大马。

玩到了夜幕降临,远处的紫色与蓝色大片地融合,镇子各处响起了各种的喊声,小豆丁们跟他们说了再见,约定好明天还要在这里骑大马。

于飞的脸色一僵,还是答应了。

听到他的回答,小豆丁们欢跃着,成群结队地蹦跳着回家。

四下无人,应青远踩着雪向他而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直接跳起挂在他的脖子上。对方身后的雪地上长长的一条坑,是对方拖过来的痕迹。

飞哥,飞哥。

对方垫着脚尖亲着他的下巴,讨好地看着他。

于飞捏了捏对方的鼻子,因为对方可怜的表情,对刚刚的事情不了了之。

你想领养孩子吗?走回去的路上于飞问道。

似是惊讶地看着于飞,应青远想了想:等我们三十五岁的时候去领养一个吧,你说我们是领养一个女孩还是男孩呢?我们

茫茫大雪之中,应青远牵着他的手喋喋不休道。他戴着一顶帽子,深红色的围巾的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脸上两团红晕跟那群孩子的一样,显得格外的可爱。因为手会生冻疮的缘故,应青远靠近他的那只手塞进他的口袋里。对方还带着书生气和少年的气息,就好像他们刚认识的那一会。

于飞看着他的目光缱绻又温柔:

都随你。

挡住道路的雪很快就被铲好了,于飞和应青远也得赶回去过年了,在离开之前,小豆丁们难得难过的对象还捎上了于飞,让他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

应青远提议跟这些小豆丁们一起拍照。

拍了很多张,两个人告别依依不舍的镇民们,踏上了归途。

车内要暖和许多,于飞开着车,应青远看着相机里的照片,时不时作出点评。

晚上到了落脚点休息的时候,应青远躺在他的身边睡觉,于飞有点睡不着,拿出相机翻开里面的照片。

有很多他们跟小豆丁的照片,照片上的应青远就像是落入人间的天使,所有的孩子都爱他。

直到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于飞指腹摩挲着上面的画面。

两个人的十指相扣,戴着戒指的手紧紧地握着摆在面前,应青远的笑容明媚,为这个冬天的寒冷带来了一份暖意。

于飞看了很久,然后把相机放后,缩回了被子里。感觉到身边的暖意,应青远咂了一下嘴,然后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

他借着微弱的光看着自己身边的爱人,忍不住轻笑。

外面寒风凛冽,啪啪地拍打着窗户,可是屋内这片黑暗的小天地是这样的暖和。

这里有火,有温暖的被褥,还有他的爱人。

至死不渝。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

御书屋笔趣阁 qiwue.com 地图 导航